•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传记专栏

著名爱国人士王卓然自传(16)

时间:2012/3/3 8:58:51   作者:未知   来源:网摘   评论:0
内容摘要:  1938年,我去汉口时,我的长子王福时因为在天津租界出了一个秘密刊物《救国通讯》,宣传抗战,日本人缉捕甚紧,他逃到香港。为生活起见,创办一个“内外文化供应社”,目的在将外国科学工程及参考图书向内地输入,将国内抗战刊物及图书向国外输出。我到重庆后,因...

  从开始经商到侨居日本

  1938年,我去汉口时,我的长子王福时因为在天津租界出了一个秘密刊物《救国通讯》,宣传抗战,日本人缉捕甚紧,他逃到香港。为生活起见,创办一个“内外文化供应社”,目的在将外国科学工程及参考图书向内地输入,将国内抗战刊物及图书向国外输出。我到重庆后,因后方有抗战建设之需要,营业逐渐开展。香港沦陷后,王福时回到重庆一次,又转往加尔各答,仍继续我们的“父子公司”,作文化内外交流事业,生活赖以补助。

  我从参政会解职后,因为我二女儿的爱人朱寿庚办了一个大山煤矿,拉我作董事长,干了一个时期,因为煤质不好,销路不佳,兑给别人。华侨司徒美堂归国,经友人荆有岩等拥护,组织华侨兴业银行,拉我入股作了一名监事。到了1943年,我看抗战不久可以胜利,乃靠华侨兴业银行之支援,组织中国国际兴业公司,备作战后进口贸易,不幸受“法币”毛荒之累,临时业务不敷开支,至抗战胜利时,所收300万元法币资本已消耗净尽,于1946年6月,乃只身飞南京。我到南京时,正值马叙伦、阎宝航等上海和平请愿团体去下关被国民党特务殴打,因伤入中央医院。

  我由重庆出发前,重庆的和平团体,本来要我代表他们,与上海和平团体联合起来。至此我请教于黄任老,他忠告我看看情形再说,免受国民党之毒手,因去上海。候阎宝航伤愈后,我劝他急速北上,加入革命队伍,免步李公朴、闻一多的后尘。不久我的老妻由重庆来会,乃相偕北上,转往沈阳,重开我的国际公司,得老友沈阳商会会长金哲忱氏之援助,小增资本,赖以活动。

  但旧日政治上的敌人又出现了,日本人留下的房屋,全归“房地产管理局”掌管,我本来暂借中山路164号房屋开张,等候正式承租,但是国民党支部函房地产管理局长张振鹭氏,说我的思想有问题,不要准我承租。同时全国商会在南京开会,沈阳市商会想推我代表出席,国民党的东北指导员齐世英氏也出面干涉。骆宾基氏由狱中呼援,我三访当时“行辕”军法处长储铁氏营救,亦为国民党攻击我的口实,尤以办《东北报》的马毅氏仇视我更甚。我想“老子惹不起你们,还躲不起你们吗?”正赶上中国对日贸易开放,东北区可由商会推举一个赴日商业代表,幸而没有竞争者,我以老友金恩棋、卢广绩(沈阳市商会)正副两会长的推荐,得以被推出国。


标签:王卓然自传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