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清前人物

清前人物

觉昌安

2013-04-09 14:02 抚顺7000 zixun 6875
觉昌安,又称教场、叫场、觉昌刚,约明嘉靖三年(1524)生于佛阿拉城。都督福满第四子,清太祖努尔哈赤的祖父。
    觉  昌  安
    (约  1524-1583)
    觉昌安,又称教场、叫场、觉昌刚,约明嘉靖三年(1524)生于佛阿拉城。都督福满第四子,清太祖努尔哈赤的祖父。

    觉昌安少年聪颖,乖巧伶俐,“素多才智”,深受其父福满的疼爱。兄弟6人,觉昌安行四。六兄弟成家后,均分居另过,只有他留在父亲身边。据《清太祖武皇帝实录》载:觉昌安住其祖居赫图阿拉地方。可见,他是福满得意的儿子,成为祖业的唯一继承人。

    自少年起,觉昌安就随同父亲到抚顺、开原等马市进行贸易,显现出他聪明过人的商业头脑,很受父亲器重,因而他很早便成为一名职业的女真商人。

    明代的贡市制度,是女真人走向文明的窗口。著名的辽东马市和贡敕制,是女真经济繁荣的金路和金桥(滕绍箴:《满族发展史初编》)。明代京城与关外各地市易场所、关口、通道,象一条条动脉,将关内外连接起来,形成统一的匿内市场。明朝边区与内地的经济交流,互通有无,是多民旗国家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是边疆少数民旌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的重要渠道。正是这种商品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女真巴颜阶层以重要财源,加强了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而觉昌安正是在这个时期,成长为女真人的一个富商大贾。

    自辽东马市发展成为综合性交易市场后,市马亦参杂它物交易,成为关内外货物集敬地。明政府鉴于市易成为女真各部生产和生活赖以生计的物质源泉,便从经济利益出发,采用军事与经济两手,加强对女真实行政治统治。明廷明确指出,马市贸易的政治目的“皆羁糜之意”(《明宪宗实录》)。而羁麋的重要内容即是马市抚赏政策,即“朝贡互市皆有抚赏”。这种朝贡、互市抚赏之“小费”,对于女真巴颧阶层,实则是巨大的收益,具有极大的吸引力,此即为明代女真的巴颜阶层同明朝官方之间架起的一道金桥。

    觉昌安时期,明朝已经先后开设辽东马市10余处。其中有开原、广宁、抚顺、清河、宽甸、永甸、瑷阳等,马市贸易十分繁荣。马市原本官营,后出现了私市。辽东马市作为贸易市场,南货北来,北货南输。这中间贩运者既有官商又有私贾,既有汉商义有女真买卖人,交错往来,互利互惠。关内汉族商人有时自关内各省长途贩运,有苏杭的绫罗绸缎,精美的景德镇瓷器、山东的棉花、布疋,山西的名酒等。女真人尤其对汉人的缎帛需求十分强烈。他们“得尺绮文帛,则宝爱之,其富者华服锦绣,金珠离饰,以靡丽相尚”,许多人“垂涎睥睨”,十分羡慕(《明经世文编》卷248,第2613页)。觉昌安作为女真商人看到南北货物供求有利可图,所以积极从事市场交易,经常出入辽东各个市场,既有自采自卖之产品,又有收买他们之物,转卖市场,从中倒买倒卖。据《辽宁省档案馆藏明档乙106》载:“买卖夷人叫场”混同“买卖夷人小四等”,“买卖夷人摆洪等”之间,进入马市进行私下交易。

    当时进入贡市即官市必须有敕书,这是明官府给女真人开的身份证明,否则关卡检查,“不许验放”。但想入贡市者多,而敕书少,因之盗卖洗改敕书现象经常发生。敕书成为踏上金桥之路的许可证,有了敕书馁可以获得例赏、市赏等,但没有官衔便很难获得敕书。因此觉昌安千方百计的谋求官衔和敕书,通过与父亲到京城进贡之机多方活动,终于从明廷讨回敕书20道,并被授为都指挥使(茅瑞征:《东夷考略方ㄖ萜》)。在福满?个儿子中,唯有觉昌安授有官职。从此,他便以官商的身份,进出于马市了。据记载:从万历六(1578)四月七日到七月八日三个月中,叫场(觉昌安)等743人,先后七次到抚顺马市用粮食、麻布等物与明商交换猪牛等物(《定辽后卫经历司呈报经手抽收抚尝夷人银两清册》万历六年六月八日,明档乙105)。觉昌安从中自然获得不少抚赏银两,并发展成“市夷头目”。

    嘉靖晚年,觉昌安的亲家王杲控制建州各部通往清河、抚顺各市的货源与交通要道,贩卖貂皮、人参、松子等,交易大兴。“结彀连骑,炫熿于道”,获取重利,大有统一建州三卫之势力,俗称阿古都督(《万历武功录》卷11),觉昌安及子塔克世等全族归附了王杲。隆庆至万历初年,王杲依仗其势,无视朝廷边关的政令,于万历二年(1574)进入关市,大肆索赏。他自恃雄长各部,坐骂关市,还以箭刺人。这个时候,抚顺备御官贾汝翼在验马时,又无端责备数十女真人,引起女真人的不满。边吏贪得无厌,索取了王杲的金、银,却借口把马匹退回去。王杲与众首领不服,乘机煽动,要求明廷撤换备御。王杲又联合速把亥、歹青、委正等“三卫”各部蒙古骚扰明边(《万历武功录》卷11)作为王杲的属下,觉昌安自然也参加了王杲的活动。

    作为“市夷头目”,觉昌安显然不仅带领部落商人进人马市互市,而且在市场上能够左右行情,呼风唤雨,囤贷居奇,贱买贵卖,投机捣把。努尔哈赤起兵时,多次提到“遂以父、祖十三副遗甲起兵”一事。经考证,这些铠甲即此时,觉昌安由佟家当铺里廉价购买,并送回家中收藏的。

    觉昌安曾随王杲扰边作乱,明廷边臣骂他是“贼首”,他觉得这样长此下去没有什么好处,便背着王杲,派其家丁“潜行通款于明”。史载:“建州贼首,草场、叫场等,遣其部落王胡子、李麻子等四名到关”(《东夷悔过人贡疏》),较早投靠了明廷。觉昌安一方面向明廷表示悔改,一方面仍然支持王杲。万历二年(1574)王杲再次扰边后,巡抚张学颜急请朝廷速罢辽东市赏。同年十月,他协同明总兵李成梁誓师讨伐王杲。觉昌安和塔克世被迫作了明军进军的向导(《清建国别记》)。王杲寨破兵溃,本人乘乱逃脱。边官扣押了觉昌安作为人质,命令其子塔克世寻查王杲归案(《姚宫詹文集》卷1)。王杲初隐居在建州左卫阿哈纳寨中,被塔克世探知,明兵破阿哈纳寨,王呆逃至海西王台处。王台忠顺明廷,将王杲捕获,并献俘于明廷,王杲被枭首于北京街头。王杲死后,因觉昌安有引导官军剿杀王杲的功劳,被晋升为建州左卫都督(《武录》卷1)。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觉昌安  清前人物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