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清前人物

清前人物

舒尔哈齐(3)

2013-04-15 11:02 抚顺7000 zixun 4366
爱新觉罗氏`舒尔哈齐。是努尔哈赤同母弟,父亲塔克世。母亲喜塔拉氏额穆奇。生于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卒于万历三十九年(1611)。

    万历二十四年(1596),新年伊始,舒尔哈齐开始了新的追求。当努尔哈赤刚刚宴请了朝鲜使者申忠一,舒尔哈齐以“我亦当接待为由,也以同样规格宴请申忠一,并向申忠一力言:“日后你佥使若有送礼,则不可高下于我兄弟”(申忠一《建州纪程图纪》)。这表露了舒尔哈齐对已获权位与财物的不满。此时,舒尔哈齐的野心已暴露无遗,权势的诱惑使他变得贪婪而自私,忘却骨肉亲情,一种与努尔哈赤分庭抗礼的情绪已溢于言表。

    万历二十五年(1597)七月,舒尔哈齐为了改变“迹处青山”,“身居绿林”的地位,第二次进京朝贡。明廷对他的接待规格也随舒尔哈齐的忠诚程度而升级,这次他受到了都督、都指挥使的高级礼遇。对于明廷的特别优抚,舒尔哈齐感铭肺腑。此后,他对明廷的宣谕,“无不听命”(辽宁档案馆藏《明档》、《屏风档》3号),在政治上同明朝越来越近。

    明辽东总兵李成梁在得知努尔哈赤与舒尔哈齐兄弟间有隙时,他因其势,用其隙,采取了“以夷制夷”“惟使之相争,不使之相吞”的策略。为进一步拉拢舒尔哈齐,李成梁还让儿子李如柏纳舒尔哈并的女儿为妾,以结姻好。舒尔哈齐与明将李成梁的联姻,无疑又把自己的地位提高了一步。万历三十三年(1605)二月三十日,舒尔哈齐妻子病故,李成梁派守备佟某立即筹办祭礼,动用“夷税银两”置办“桌席二十张”,外加“白羊只等物”,前往隆重吊祭。表示明廷对舒尔哈齐的倚重与支持。面对明廷的如此“殊恩”,舒尔哈齐拥明之心愈加坚定了,而努尔哈赤与舒尔哈齐兄弟间的裂痕也愈加深了。

    万历三十四年(1606)十二月,在努尔哈赤数年来亲自进京朝贡的情形下,舒尔哈齐第三次代表建州女真入京朝贡,明廷再次以“建州等卫夷人都督指挥”的名义如例赏赐。那宣赫的头衔,几乎冲昏了他的头脑,他满载明廷的赏赐,回到赫图阿拉城。此时,他对自己的政治地位感到不满,思想发生着急剧的变化。一个借助明廷以自立的想法在他脑中出现、清晰并巩固下来。因此,与努尔哈赤的政治关系日益紧张,在议论大政问题时,常常发生激烈争吵。

    随着矛盾能加剧,导致舒尔哈齐与努尔哈赤在军事上开始各自为政。兄弟间的矛盾终于在统一海西女真的过程中爆发了。

    万历三十五年(1607)三月,东海女真瓦尔喀部蜚悠城部众鉴于建州女真强大的势力,要求归附。努尔哈赤命舒尔哈齐作为统兵主帅和努尔哈赤的长子褚英、次子代善及大臣费英东等率兵3千,前往迎接归顺的500编户,并取乌拉所属东海瓦尔喀部蜚悠城。因舒尔哈齐曾娶布占泰的妹妹为妻,又将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布占泰,这种姻亲关系,促使他把蜚悠城属500户民众归附一事,暗中通报了乌拉贝勒布占泰。布占泰得知后立即发兵万余人,在建州兵归途上进行拦截。双方在图们江畔的乌竭岩遭遇,展开激战。当时,褚英、伐善奋勇拼杀,经力战而突破重围。而舒尔哈齐则独率500人“滞留山下”,“未得掩杀大敌”,消极对抗的态度已十分明显。

    战后,工于心计的努尔哈赤,对舒尔哈齐里通布占泰,又不参加战斗,不但没有责罚,反而赐于舒尔哈齐“达尔汉巴图鲁”的称号,毫无战绩的舒尔哈齐没有了往日受赏时的傲慢,这一次,他是闷闷不乐地接受了不属于他的封号。
    然而,几天后,努尔哈赤却以“不力战罪”,逮捕了舒尔哈齐的心腹常书、纳齐布二将,并宣布二个月后处死,以削弱舒尔哈齐的力量。舒尔哈齐闻知后,以“诛二臣,与我死无异”(《清太祖高皇帝实录》卷3,第30页)的咄咄逼人的态度,迫使努尔哈赤让步。“二将免死,罚赏书银百两,夺纳齐布所属牛录”(《清太祖武皇帝实录》第2卷,第3页)。自此,舒尔哈齐与努尔哈赤的是剑拔弩张之势。

    “一山难容二虎”。这时,舒尔哈齐感到,他很难共存下去了,便明显地倾向了明朝。于是,后金宫中,又上演了一幕萁豆相煎的悲剧。

    万历三十五年(1607)三月以后,努尔哈赤“不遣舒尔哈齐将兵”(《清史稿肥娑哈齐传》?0册,第215卷)剥夺其兵权。对此,舒尔哈齐满腔忧愤,痛感与努尔哈赤势难并存。为了争权夺势,兄弟间的手足情谊几乎消磨殆尽。他处处排挤努尔哈赤,登上都督佥事的企图已化为乌有。因此,他常出怨言,认为“活着还不如死了好”(《努尔哈赤传》)闰崇年著第281页)。于是,与长子阿尔通阿、三子札萨克图、二子阿敏谋划,欲离太祖,移居黑扯木,并令人伐木备造房屋。舒尔哈齐的这一选择,似乎为他的生存和发展带来一线希望。黑扯木位于明朝的重镇铁岭东南42公里的大城附近(《清太宗实录》卷7,台湾华文书局影印本第116页),处在明朝的军事保护伞下。黑扯木北接叶赫,东邻乌拉,这样舒尔哈齐自以为可以借助两翼力量,立于不败之地。为此,他采取了两面策略,一方面命三个儿子在黑扯木营造基地;一方面,为蒙蔽努尔哈赤不再与努尔哈赤处处作对,整日在府第宴请宾朋,饮酒作乐,企图解除努尔哈赤的戒备。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舒尔哈齐  清前人物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