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近代抚顺

近代抚顺

日本兵警恶行录之三:逞凶伤民众

2013-04-27 12:28 抚顺市档案馆 高群 1027
1924年春夏之间抚顺还是雨泽调和,禾苗畅茂,但入中伏后就一直无雨,持续干旱。眼瞅着秋收无望,百姓人心惶恐,粮价也开始暴涨。县农会、商会提出设坛祈雨,县知事黄世芳顺应民情,定在8月21日起设坛祈雨三天,并照会日警支署和炭坑事务所。8月22日早8时许,黄世芳知事亲自谒坛拈香祭告后,...

     1924年春夏之间抚顺还是雨泽调和,禾苗畅茂,但入中伏后就一直无雨,持续干旱。眼瞅着秋收无望,百姓人心惶恐,粮价也开始暴涨。县农会、商会提出设坛祈雨,县知事黄世芳顺应民情,定在8月21日起设坛祈雨三天,并照会日警支署和炭坑事务所。


    8月22日早8时许,黄世芳知事亲自谒坛拈香祭告后,率农商各界千余人由浑河取水道过岸回头,拟赴千山台大悲寺跪香。11点钟行至旧车站北边通行大道时,忽然有日警阻止前进,用刀枪拦击。黄知事本来步行在后,闻报后急忙同县警察所长崔国藩、商务会长王琳走到队伍最前面,看见多名日警手持匣子枪,气势汹汹地横在道上,而且还要打人的样子。黄知事等极力劝阻,日警不理,所幸有比较熟悉的日警署警部捕菊池赶到,黄知事急与之接洽,日警才稍微收敛。马俊礼、张玉会、贺运魁、吕秀发、赵宝德等五名商民被日警打伤,重者卧地不起,血流如注。我方农商人等看见此等惨状,全都心怀不平,徒手向前要与日警抗争。黄世芳知事担心演变成重大冲突,极力阻止,并下令商会武会长将祈雨人带回,并叫人将伤者送到满铁医院救治。然后,同崔所长、王会长一起到日警支署找中尾署长,诘问因何日警阻路伤人。中尾称“贵署祈雨,我不知道”,黄知事问“已与照会,因何不知?”中尾称“未见”。于是中尾让属下找出照会,说照会因于译员有病还未翻译,所以不知情,并对发生这起意外事件感到惭愧。黄知事问下一步如何处理,中尾署长说查明肇事警察后一定撤职惩办,还说敝署长管教不周,也请关东厅给予处分。黄知事说被害者刀枪伤痕都在,肇事者就是井上、屋漆两警士,事情已清楚,无须调查。中尾署长说还须仔细查问并极力安慰,然后一同到医院察看了伤者,并给以慰问。


    黄知事回署后,知会地方检察分庭对伤者验伤,并填具五份伤单,所幸伤处并不致命。详查事件原因是:祈雨队伍行至旧车站北边时,有日警阻路,不让前进。因当时人多,有停下不走者,还有仍然前进者。日警见拦不住,就用刀滥砍,并用枪追击,以致事发。


    黄知事认为,千金寨街原在矿区之内,四面包围,无论何往,均难飞过。所幸四外之道,商民均未出卖,虽多阻碍之处,尚有通行之路。旧车站北边大街,是由东、北、西三面进站之大道,一向无阻断行人之举。此次日警出面阻拦,这不合情理;警察本是维持治安秩序之人,日警不尽职守,野蛮伤人,这是执法犯法。这两种行为,是蔑视我官民,实在难以忍受。于是黄知事起草文件,除向日警支署严重交涉外,还于8月25日向奉天省长公署、外交部奉天交涉署、奉天全省警务处、奉天高等检察厅、奉天东边道道尹公署呈文报告。


    8月28日,日警务支署向县公署送吾乡出口两警士受伤检案书,捏造事实,反咬一口,诬称日警被我商人殴伤。


    9月8日,奉天省长公署指令抚顺县,称“呈为日警捏送吾乡出口两警士受伤检案书案经驳回由,呈悉。该日警支署于吾乡出口两警士受伤检案书,既属捏造,由县备函驳回办理,尚无不合,应予备案。仰即知照并仰特派交涉员查照,此令。当时张作霖是东三省巡阅使、奉天督军兼省长,这一指令是对黄世芳知事的认可。


    9月9日,黄世芳知事再次向外交部奉天交涉署致函,严加驳斥了日警捏造事实的无耻伎俩。在函中,黄世芳称“祈雨为众人所为之事,众人祈雨循走通行道路,无通知之前例。查向来军警送迎长官至车站站台时,必先通知日警。此次祈雨由浑河取水回头,拟赴千山台大悲寺跪香。寺在千山台之阳,非由旧站北方东折通过铁道南西道口之大道不能绕过,此项大道系通南区共行之县道,于铁道用地无关,本无通知之必要。况祈雨又商农集合而成,共计一千三百人,齐心祈祷,与军警行动不同,虽内中有(知事)带卫兵二名、商会之商团八名,不过为拥护龙驾,并无其他用意。龙驾在众人中间,知事与会长、所长等在龙驾前后护行,所有祈雨众人非在前导,即在后随,前方并无巡警,仅商团一名,鸣锣引路。松田桥派出所巡查并无斟问行路之举,如果该巡查有斟问巡警或祈雨人之事,应早有人报告,知事必有一番核计。松田桥距旧车站约有二里之遥,何至抵旧站以北而遭暴动伤害之惨。且经行之道路,虽系炭坑所修,而中国旧有大道两条均未出卖,我方车马行人自由向无禁止之说。此番祈雨人众,遽然禁阻,实出情理之外,如此限制商民一举一动,均得通报日警,商民万难容忍。”


    此函还一一驳斥了日方伪造的事实,其中称“至于井上巡查被夺草帽一节,当时未闻共说,奉到前因,找商会王会长等斟问,其事旋据覆称,当时人众有无其事,查询多人,并无知者。及斟问受伤人,亦均不知,实无从查考。知事详核此节,无论现查不明,即查有其事,日警最文明,亦应通告或照会职署,必有相当惩戒之法,何竟因此小节先之以刀砍,继之以枪击,致伤我商人五名之多。如谓众人围殴所致,则祈雨人每人头带柳圈,手执柳枝小旗,并无其他棍棒。附件内谓棍棒殴打,实系以抵制手段图赖,无可讳饰。非然者,果有受伤之人,当时何不领验,且知事等当时偕菊池警部捕同赴日警支署,彼时中尾署长外出,候至多时,及其回头谈判约有二点多钟,嗣又同到医院验视受伤人一点多钟,前后三点多钟之久,未见彼方有受伤之人,亦未闻有受伤之说。越至两三日,始送检案书到县,知事查其事不近情,当即据理驳回,并呈报在案。今其附件内,非谓群围刑事,即谓众殴巡查,一则曰包围,再则曰袭击,而我方被该警砍击所伤之五人,一人肘部受伤,二人头部受刀伤,二人脚部受枪伤,验单俱在,均系日警用刀用枪所为,当同菊池警部捕等在场验明,何不提及,足见其报告失实,希图蒙混抵赖。且当日在该署与中尾署长谈判多时,彼谓未有通知我,谓此系中国通行大道,无通知之例。彼以无词,嗣以我商人受伤五名,问肇事警察如何处置,彼谓尚须调查。我谓伤证俱在,肇事者井上等已经认明,无调查之必要。彼谓仍须查明肇事者,究系何人。我谓事实状况均已眼同证明,此外并无他事,彼亦唯唯,遂一同到医院视察受伤人,各以温语安慰而散,此皆当日肇事详细原委之实在情形也。乃其附件内并谓打玻璃窗、夺华人帽等情事,更见其事后罗织,以形容祈雨之不规,而掩饰彼警士之无过。然而伤证确实,当在洞鉴之中,岂空言蒙混所能抵赖,所有经过及拟走各道线,理合绘图具文之。呈覆鉴核施行,谨呈外交部奉天交涉署署长钟。”


该文章所属专题:高群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