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

小德字轻取照雅沟警察署(2)

2013-06-12 07:49 抚顺七千年 孙相适 1931
本文是笔者于2003年根据时年87岁的吴景春老师口述写成。本文所述战斗经过,在1991年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曹文奇主编的《兴京抗日烽火》344页《姜延宾回忆录》和529页《抗日军击毙兴京县日伪警察名单》里面得到印证。但是,姜延宾当时在第二队当文书,没亲身参加战斗,而吴景春是自卫团的一员,亲身经历了这次战斗,所以,吴景春所述更具体、更详实。

小德字轻取照雅沟警察署 图1

 

  1936年6月,程国军大队第二队即全胜队奉命攻打照雅沟警察署。双方在夜色中进行一阵枪战,第二队进攻失利,牺牲3个战士,不得不撤了回去。事后,警察署伪警察增加至50人,又补发许多子弹。几天之后,第二队再次攻打,仍然没有成功。

 

  第三次攻打照雅沟警察署的任务交给了第三队即小德字队。小德字决定智取。在收编之前,小德字在照雅沟警察署里有两个内线,一个叫赵金衡,一个叫连庆发,他俩虽然身穿伪警服,但暗地里多次帮助小德字,比如:衣兜里装上几盘子弹,借故出去到五道沟,交给胡子。这次,他俩依然做内应。

 

  赵金衡,大高个,家住警察署附近。他对杨署长说:“胡子很可能还来,胡子若来,我儿子有被绑票的可能,我想请几天假把儿子送到沈阳亲戚家去。”杨玉柏一听便准了假。赵金衡在沈阳买了七八把锁头,到无人处,把锁头都扔了,只留下钥匙带在身上。回到警察署之后,有一天中午,他假装洗脚,趁身旁无人,便拿出钥匙逐个试警察署大门的锁头,真就有一把钥匙能打开锁头,赵金衡心中暗喜,于是把其余钥匙扔了,与小德字联系。小德字决定农历六月初四半夜行动。

 

  1936年农历六月初四(7月21日)子夜时分,照雅沟警察署里一片寂静。两个炮楼上只有哨兵在放哨,实际是在打磕睡,几十个警察在大寝室里睡觉,寝室里一个叫戴清禄的警察刚下岗回来,把枪往炕上一放,头朝里躺着,一个老龄警察给他上了一个大烟炮,他“吱啦啦”地抽着大烟。办公室里杨署长和另外3个士绅一直点着灯打麻将。赵金衡悄悄上了围墙,手拿一捆点燃的香,远处能看见这香火的小亮。30多名战士在小德字率领下悄悄地接近了警察署,到近前时,拍几下巴掌,赵金衡回拍几下巴掌,接着赵金衡下了墙,拿钥匙打开大门锁头,红军轻手轻脚地进了大门。人员分成三伙,赵金衡、连庆发引领,两伙摸上炮楼,解决了哨兵,一伙摸向大寝室。

 

  这时候,韩警长走出屋门要到东南炮楼查岗,他看见东房山头有许多黑乎乎的人影,叫声“不好!”就往炮楼跑,红军举枪把他打死。与此同时,寝室里抽大烟的戴清禄听门外有脚步声,把枪抓在手里,一个叫全局好的红军战士一掀门帘进了寝室,戴清禄开枪把他打死,第二个战士紧跟着进屋,一枪将戴清禄击毙。众红军涌进寝室高喊:“都不许动!”警察的大盖枪都在炕脚底下,有一个姓谭的巡官起身到墙上摘匣子枪,被红军从后背打两枪,当即死亡。又一个当官的匣子压在枕头底下,他刚伸手摸枪,被红军一枪打死。“不许动!谁动打死谁!”警察们谁也不敢再反抗了。红军把枪支、子弹、军衣全部拿走,叫警察们只穿裤衩到院子里站着。

 

该文章所属专题:孙相适专栏

作者简介

    孙相适,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人,1941年生,满族,母亲爱新觉罗氏溥字辈闺秀。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迁居抚顺,专心研究清前史、抚顺地方史和满族姓氏。曾任《清前史研究》刊物执行主编。2014年出版50万字专著《走进满族姓氏》。其散文、诗赋散见于抚顺报刊。

标签:轻取  警察  警察署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