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今日抚顺

今日抚顺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2013-06-27 20:27 抚顺七千年 雅典 6078
前些天,抚顺“武备衙门”古玩店店主李言胜给我打来电话,高兴地告诉我说,他前些天在外地收集到一宝贝,叫我有空去他店里瞧瞧。我追问是什么宝贝?他告诉我说是一只酒瓶。我答应说,有空去欣赏欣赏。早就听说周末有“文化大集”,我正好有空,背起相机赶往文化市场。在地摊前,见到了正在与其他...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1

  前些天,抚顺“武备衙门”古玩店店主李言胜给我打来电话,高兴地告诉我说,他前些天在外地收集到一宝贝,叫我有空去他店里瞧瞧。我追问是什么宝贝?他告诉我说是一只酒瓶。我答应说,有空去欣赏欣赏。
  早就听说周末有“文化大集”,我正好有空,背起相机赶往文化市场。在地摊前,见到了正在与其他藏友闲聊的李言胜。我提出要看看他的“宝贝”,他笑呵呵地把我领到了店里。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2

  从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李言胜拿出来一只瓷质酒瓶。我满眼狐疑地盯着这只酒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告诉我,这是伪满洲国时期生产的“贤友”牌酒。别看其貌不扬,这酒还挺有来历……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3

酒瓶的一侧有“满洲造酒 股份有限公司”字样。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4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5

  酒瓶的另一侧有“贤友”两字,落款是“孝胥”,孝胥应该是伪满洲国总理郑孝胥的题字。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6
  很多人都知道,郑孝胥是近代政治人物,追随日本侵略者,1932年任所谓的满洲国国务总理,兼文教部总长等,1935年下台。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7

  郑孝胥是汉奸,但他也是一位工于楷书的书法家。据说靠写字曾年收入二万金。网上搜索到郑孝胥的签名,对照酒瓶上的“孝胥”两字,果然不二样。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8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9

  关于郑孝胥的故事很多,传说他的题字,无钱不能求,有钱也不一定能求到。他自恃学贯中西,才高八斗,不是他认为适时的时候,其字是不轻易示人的。据说成立于1908年的中国“交通银行”四个字,就是当年以四千两银子从他手中索取的,一直沿用到现在。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10

  风光过后的郑孝胥,下场未免有些凄惨。据说他后来因为反对日本方面对满洲国的压制,而于1935年失势;1938年于长春过世,坊间传言是被毒杀。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11

  至于郑孝胥是什么时候给满洲造酒股份公司题的字,一时无法考证。值得注意的是,郑孝胥官至高位,又是书法大家,能为一造酒公司题字,想必该造酒公司在当时应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和背景。关于这一情况,希望了解这段历史的朋友在此文下留言,或者跟网站编辑联系。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12

  我不懂收藏,也不懂酒文化。关于“贤友”酒的来历,李言胜说,这酒很可能是抚顺生产的,因为在伪满洲国时期,抚顺确实有一个“满洲造酒株式会社”,只不过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他说,近期他准备专门研究一下“贤友”酒与抚顺的关系。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13

  告别武备衙门,我一直在琢磨着“贤友”酒到底是不是抚顺生产的呢?为此我咨询了抚顺老新闻人、今年已经八十八岁高龄的姚云鹏老先生。姚老在电话里十分肯定地告诉我说,伪满时期抚顺“隆泉海烧锅”的确生产过“贤友”酒。他说,这个酒在当时也算是名酒,至于售价多少钱,他想不起来了,只知道该酒是有钱人才能买得起的,矿工、小买卖人一般都喝不起。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14
伪满时期的烧锅存放粮食的园囤

  姚老提到的“隆泉海烧锅”,就是今天的抚顺启运千台春酒业有限公司。公司董事长李红军先生给我提供很多有关“隆泉海烧锅”的资料。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15

  据李红军先生介绍,“隆泉海烧锅”始建于1619年,由满族镶黄旗“牛录额真”李巴库,在新宾赫图阿拉城北门外,创建的“李记烧锅”。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16

  1925年,经抚顺商会副会长高绍臣的介绍,日本人野村龙太郎与“李记·隆泉海”烧锅老板李晋卿相识。民国十五年(1926年)双方达成协议,野村龙太郎以3万块大洋购入80马力蒸汽机等先进设备,入股合资经营“李记·隆泉海”烧锅。实力雄厚的野村龙太郎有日本官方支持,1928年粮栈街1号的“李记·隆泉海”烧锅全部被野村龙次郎占有。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17
野村龙太郎

    关于野村龙太郎这个人,我没有找到有关他的详细资料。不过,在资料搜集中,我们发现当年日本“满铁”第三任、第六任总裁也叫野村龙太郎,任职时间分别是1913、1919年。这两个“太郎”与染指“隆泉海烧锅”的“太郎”是否是一个人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很多人曾怀疑在当时的经济背景下,野村龙太郎能出资3万大洋入股“隆泉海烧锅”,是有日本官方支持的。所说的官方,我想很可能就是“满铁”,因为这与当年“满铁”公司的性质是相吻合。如果这种分析被证实,那么我推断这个“太郎”有可能只是控股人,不一定参与“烧锅”的实际运营。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18

  在我收集到的抚顺史料中,有一份是1941年日本酿造试验所出版的《酿造试验所报告》(第120号)。这份报告列出了大同二年(1933年)对抚顺“隆泉海烧锅”的调查情况。在这份报告中,企业代表人标注的的确是日本人野村龙太郎,而不是中国人。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19

  报告还显示了抚顺“隆泉海烧锅”的经营情况,这里我可以看出,企业总资本由当初的10万元增至25万元,造酒工人三班轮流作业,其中有高粱酒部工人(三班) 18名;曲子工人 7名;制粉工人4名;绍兴酒部人员10名;机关人员2名;力工2名;店员9名;打更苦力5名;炊事员4名;共计61名。此外还有包括日本人经理在内的13人。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20
伪满时期烧锅造酒使用的水井

  “隆泉海烧锅”使用的原料基本以地方所产高粱为主,年用量180万斤即5600石。原料配比是每班高粱1650斤/日,曲子130个(340斤)。每天用煤一吨半(每吨煤3圆20钱)。所酿散酒80%批发出售。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21
当时的各种酒提(计量工具)

  关于当年“隆泉海烧锅”散酒的价格,这份报告也给出了详细数字。即,零售每斤(1斤525克)11钱、批发每斤(1斤600克)11钱。酿酒所剩酒糟一个班次可卖到7元钱。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22
伪满时期中国酒工正在工作(踩踏麯子)

  日本人霸占“隆泉海烧锅”后,对中国从业者异常苛刻。资料记载,工人每天要工作16个小时,日本人还经常找工人的毛病,不是扣发工资就是残酷毒打。日本普通管理人员每月平均可拿到工资达50元,而中国工人每月最多才17元,少的一个月只有6元钱。照片上看,很多酒工是童工。

一只空酒瓶引出的历史故事 图23
当时的造酒车间

    一只酒瓶引发的故事并没有结束,有关“隆泉海烧锅”的一些情况我们将继续深入了解,非常欢迎知情者提供相关资料,不胜感激!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贤友酒  抚顺酒厂  古玩  满洲国  收藏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