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

孙相适:铮铮铁骨赵文喜

2013-07-05 06:30 抚顺七千年 孙相适 2798
新宾满族自治县新宾镇北山高耸着抗日英烈纪念碑。纪念碑背面“抗日英烈名单”中镌刻着一位抗日英雄的名字——赵文喜。他的赤胆忠心,他的铮铮铁骨,永远镌刻在人们的心里。
孙相适:铮铮铁骨赵文喜 图1

  摘要:谨以此文悼念抗日英雄赵文喜烈士。

  新宾满族自治县新宾镇北山高耸着抗日英烈纪念碑。纪念碑背面“抗日英烈名单”中镌刻着一位抗日英雄的名字——赵文喜。他的赤胆忠心,他的铮铮铁骨,永远镌刻在人们的心里。

  赵文喜是新宾满族自治县平顶山镇杉木厂村人。

  杉木厂地处新宾、桓仁两县交界处老秃顶子北麓脚下。站在村里,向东南可见老秃顶子那雄伟的身姿。老秃顶子是著名的东北抗日联军根据地,是杨靖宇将军率领红军进行艰苦卓绝抗日斗争的地方。

  赵文喜1906年生于杉木厂,弟兄5人,他是老二,个头较高,四方脸,浓眉大眼,五官端正。1930年(25岁)参加平顶山保甲队任班长。1932年4月,辽宁民众自卫军成立抗击日寇,赵文喜率领十几名保甲队员参加李春润领导的辽宁民众自卫军第一方面军,在李大光部下任排长。11月份,队伍在宽甸县牛毛坞地方被日伪军打败。赵文喜召集自卫军余部约一排人上山当了山林队(俗称胡子),报号“大喜字”,继续与日伪斗争。

  1934年,杨靖宇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由磐石县南下到了桓仁县仙人洞村,开辟以老秃顶子为中心的抗日游击根据地。抗联战士臂戴红袖章,上印黄五星,所以老百姓称之为红军。赵文喜决定投奔红军,但其他主要成员不干,这样,赵文喜只与一名队员离开山林队来到红军驻地。

  红军的胡部长和金主任对赵文喜说:“你当过胡子头,要抗日空手不行。”赵文喜说那好。他侦察到桓仁县八里甸子警察署5名伪警察押3辆大车到县城取给养,往回返必经暖河子。赵文喜决定见机行事。伪警们在暖河子一家富户吃中午饭,赵文喜假装帮这家洗菜烧火,当汉奸们喝得热闹时,他将5支枪拿走,然后回到红军部队。胡部长和金主任很高兴,立即同意他留队当司务长。赵文喜空手夺枪的事情迅速传开,人们送他绰号赵大胆。赵文喜参加红军给各路山林队很大震动,多股山林队受其影响也加入了红军。

  不久,抗联任命赵文喜为共产党领导的桓兴反日农民自卫队第一游击队队长、东北抗联第一军第一师游击大队大队长(下辖4个分队)。1934年6月,赵文喜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支队伍主要活动在平顶山、苇子峪一带,发动群众,建立组织,支援前线,打击日寇。

  1935年3月,家住苇子峪乡甸边子村房木沟的15岁的黄生发找到赵大队长要求参加红军,赵文喜破例收留,让他当自己的传令兵。后来赵文喜将黄生发推荐给第四团团长隋相生当传令兵,1936年春,黄生发被调到抗联三师给三师政治部主任柳万熙当传令兵,1937年冬,又被军部调去给杨靖宇当警卫员。1940年2月15日(正月初八),杨靖宇身边只剩下6名战士,而且4人受伤。杨靖宇命令黄生发带领另外3名伤员往回走,避开敌人,找关系住下养伤。这是一条生路。他自己与两名警卫员继续在敌人的包围之中坚持战斗。2月18日,两名警卫员下山弄吃的,中弹牺牲。2月23日(正月十六)16点30分,杨靖宇将军牺牲在濛江县保安村三道崴子大地上。黄生发是杨靖宇牺牲前最后的见证人。他在解放战争时期率领蛟河县保安团英勇作战,解放后,出任吉林省公安总队政治部主任、省建设厅副厅长,1993年逝世,年73岁。赵文喜当初慧眼识人功不可没。

  1935年春,赵文喜率部在大四平闹子沟设伏,用不到30分钟,活捉日伪军33名,击毁6辆汽车,缴获大量物资。

  1935年冬,赵文喜率部参加智取窟窿榆树(今大四平)警察署战斗。他和几名游击队员化装成胡子,先到东南山上打几枪,而后冲进村里。接着,少年营政委李敏焕率领40余名战士化装成日本治安队开枪佯追胡子,胡子不敌逃走。李敏焕等气势汹汹来到警察署,署长孙海臣急忙列队迎接,李敏焕训话:“你们这些废物,看见土匪进村为什么不打?你们分明通匪,都统统缴械!”汉奸们立刻莫名奇妙地将武器放在地上。与此同时,战士们已经将孙海臣捆绑起来,然后点燃这座罪恶巢穴。红军没费一枪一弹,拿下警察署,为民除掉一害。

  1935年12月间,赵文喜率部随少年营来到宽甸与凤城交界地区,这里有个地主王家真是伪自卫团团长,铁杆汉奸作恶多端,王家大院养了200多名团丁。李敏焕赵文喜指挥部队将大院包围,政治攻势不成,火烧强攻,击毙王家真,自卫团全部缴械。

  1936年3月,抗联一军一师后勤部长韩震在仙人洞头道岭子召集地方武装领导人开会,不料有人告密,敌人从平顶山赶来包围了会场,下午1时,敌我双方交火,在韩震指挥下,赵文喜等勇猛还击,战斗两个小时,最后赵文喜等突围成功,韩震部长不幸牺牲。

  从1935年始,日寇实行恶毒的集家并屯政策。为了解决抗联的困难,一师后勤部派赵文喜到敌人统治区从事地下工作。他经常一个人到敌人心脏活动,化装成各类人物,广泛联系三教九流,建立联络点,神出鬼没,为抗联弄到药品、子弹、粮食等等军需物资。

  为了避开无谓的牺牲,也为了工作方便,赵文喜将家从杉木厂秘密搬到小甸子与哪尔吽之间的板桥子。板桥子向北紧挨着倒木沟(今叫西安)抗联三师,向南过岭是皇木厂与李麻沟红军密营。这里的家成了抗联的联络点,监视敌人活动的哨所。

  伪搜查班、苇子峪警察署探知到赵文喜家在板桥子。1936年秋,敌人在板桥子将赵文喜的妻子史氏和8岁儿子小喜子抓走,娘俩不为威逼利诱所动,任凭严刑拷打坚贞不屈,丧心病狂的敌人将母子俩杀害于平顶山万人坑。赵文喜的弟弟赵文明偷偷到万人坑收尸,但早已被日本狼狗吃掉了。

  1936年初冬的一天,赵文喜一个人从哪尔吽去往偏砬河开展工作,在一个急转弯处突然与从苇子峪驶来的熄火暂停的日伪搜查班两辆汽车遭遇,车上架着机枪,站满了持枪的日伪军。一个叫赵文礼的搜查班队员认出赵文喜,大喊:“他就是赵文喜!”敌人立即下车将赵文喜包围,赵文喜寡不敌众落入敌手。

  在平顶山伪警察署内,日本指导官劝赵文喜投降,许以高官厚禄,赵文喜轻蔑一笑,严词拒绝。此招不行继而使用美人计,让赵文喜住进一间舒适的房间,一个日本女郎走进房间称愿许身为妾,以色挑逗,赵文喜将她推个脸朝天,怒喝:“你给我出去!我不吃这一套!”。

  敌人老羞成怒施以重刑。伪军打手的皮鞭棍棒雨点般向赵文喜打去,赵文喜被打得皮开肉绽,昏死过去,敌人将凉水灌进他的腹内,再用脚将其肚内水踩出。无论怎样折磨,赵文喜死不开口。敌人无奈,将它投进监狱。

  一天,赵文喜又被提审,敌人将草盆村3名地方工作员抓来让他辨认,赵文喜一口咬定不认识,敌人只好将3人折磨一通释放。

  敌人多么想从赵文喜嘴里得到我党我军的秘密,将赵文喜绑在老虎凳上,腿下加砖头,上边用子弹头挖其筋骨。又用开水浇其后背。将黄纸蘸上煤油扔进其裤裆燃烧。敌人种种刑法都动摇不了赵文喜崇高的信念和钢铁般的意志。

  敌人无计可施采取了更加毒辣的刑法。魔鬼们狞笑:“给你美女你不用,留这玩意儿干啥?”用烧红的烙铁烫赵文喜的小便,最后敌人用烧红的铁钳子一块块将其小便夹下,赵文喜几度昏死。不久,赵文喜浑身溃烂。

  苇子峪警察署的日本军官,听到赵文喜的顽强事迹后,非要见见这个中国人不可。为此,伪军将赵文喜送往苇子峪。敌人怕赵文喜跑掉,用两个大铁钉将赵文喜的双手分别钉在马车的两个车箱板上,马车颠簸50里山路送到苇子峪警察署。许多沿途群众看到此情此景。现在,一些七、八十岁的老人还记得当时的情景。

  这个侵略军军官幻想用以柔克刚的办法征服赵文喜,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1936年12月,敌人再也无计可施决定就地处决赵文喜。在送向苇子峪万人坑刑场时,赵文喜精神抖擞,视死如归,向围观的伪军和百姓致意,唱起抗联的战斗歌曲,高呼“共产党万岁”,从容就义。年仅31岁。

  赵文喜的遗体被日本狼狗吃掉了。

  1993年出版的《新宾满族自治县志》卷二十八“人物志”之第一章“人物传记”为赵文喜立传。

  1999年5月,新宾县关工委、县党史办出版《地方史料》,书中有县党史办主任曹文奇撰写的文章《红军大队长赵文喜》,详细介绍了赵文喜的生平事迹。

  赵文喜的英勇杀敌,他的铮铮铁骨,感人至深非同一般,他是平顶山的骄傲。笔者有位从平顶山走出去的作家朋友刘志宽先生,他在博客《抗日英雄赵文喜传奇》中写道:“赵文喜烈士的感人事迹,虽然没有伟人为其题字,但是他与全国最为知名的刘胡兰烈士一样伟大,与江姐、周文雍烈士一样刚烈崇高。”刘志宽先生饱含激情填词一首,以志怀念。

  映山红慢·赞赵文喜烈士

  泣雨长白,
  日寇犯,神州舐啖。
  恶齿孽豺狼,血涎满嘴,
  生灵涂炭。
  钟馗赵氏惊敌胆,
  愤然捉鬼押罗殿。
  生死最无我,
  民族大义甘献。

  魔狱里,钢骨风威,
  经软硬,敌奸惊撼。
  赠日妓,大餐酒肉,
  爱恨情仇分辨。
  剜筋虎櫈裆烧纸,
  烙周身,手心钉贯,
  命根钳断。
  感天地,魂花永艳。

  笔者在平顶山走访时与许多人交谈,问知道赵文喜不?老年人听说过赵文喜的名字,事迹知道一些;中年人和青年人都说没听说过这个人,更不用说事迹。笔者多么希望能在平顶山街旁或者杉木厂村头出现一座赵文喜纪念碑。


该文章所属专题:孙相适专栏

作者简介

    孙相适,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人,1941年生,满族,母亲爱新觉罗氏溥字辈闺秀。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迁居抚顺,专心研究清前史、抚顺地方史和满族姓氏。曾任《清前史研究》刊物执行主编。2014年出版50万字专著《走进满族姓氏》。其散文、诗赋散见于抚顺报刊。

标签:孙相适  赵文喜  烈士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