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考古

历史考古

清入关前对辽东汉区统治探微

2013-08-03 08:57 抚顺七千年 朱诚如 3304
努尔哈赤率后金军队入居辽沈地区开始,到清军完全占有山海关以外地区,这二十多年时间是努尔哈赤、皇太极在辽东统治时期。本文旨在考察这一时期的统治政策、社会经济以及社会矛盾的基础上,进一步探索一个落后的少数民族进入经济文化较发达地区后,从其初始的文明程度较低状态,到逐渐适应,并为其后来...
  努尔哈赤率后金军队入居辽沈地区开始,到清军完全占有山海关以外地区,这二十多年时间是努尔哈赤、皇太极在辽东统治时期。本文旨在考察这一时期的统治政策、社会经济以及社会矛盾的基础上,进一步探索一个落后的少数民族进入经济文化较发达地区后,从其初始的文明程度较低状态,到逐渐适应,并为其后来入关统一全国,积累了丰富的统治经验的过程。

  女真是我国境内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民族。明朝时,生活在我国东北境内的女真人主要分三大部,即建州、海西、野人女真。自明初开始,明廷不断加强对女真地区的联系和统治,永乐年间就在女真地区设置建州卫军民指挥使司,任命指挥使、千百户、所镇抚,赐予诰印、冠带、袭衣、钞币等信物。永乐十年(1412年)又分设建州左卫,以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六世祖猛哥帖木儿为卫指挥。到了万历年间,东北境内女真地区基本上都由明廷设置了卫所。政治上的隶属和经济上的交往,使女真和明廷之间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在三部女真中,建州、海西两部女真较早就开始了向汉民族聚居的辽东周边地区迁徙。其中建州女真于明正统年间经明廷允许,迁徙到与辽东汉区紧邻的浑河、苏子河流域,在这里生聚蓄积。这里就是日后清太祖努尔哈赤的“龙兴”发祥之地。

  由于建州女真迁徙到紧邻汉民族聚居区,汉民族地区的先进文化、先进生产技术迅速在女真地区传播。女真族是一个善于学习、勇于创新的民族。尽管他们当时处于落后的生产方式,但他们很快便开展与汉族经济、文化的交流。汉族地区的铁器等生产工具被交换到女真地区,使女真地区的生产力迅速得到了提高。而女真地区的各种土特产也丰富了汉族地区人民的生活。这种民族间的相互接近,相互渗透,相互交流,相互影响,既促进民族之间的融合,又带动了女真族的发展。

  一

  明代女真人在与汉人交往的过程中,政治、经济得到进一步发展,特别是建州女真在明正统年间定居在以赫图阿拉(今辽宁省新宾县永陵乡为中心的苏子河、浑河流域)以后,发展的步伐日益加快。

  万历年间,建州女真的杰出首领努尔哈赤适应建州女真各部日渐形成的统一趋势,首先是从建州女真本部展开了兼并战争。努尔哈赤以遗甲十三副起兵,采取了“恩威并行”,“顺者以德服,逆者以兵临”的方针,从万历十一年(1583年)到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前后,历时十年,统一了建州各部。迄止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经过30多年的兼并战争,各部女真基本上都统一在努尔哈赤的部下。

  努尔哈赤兴起于明王朝日益腐败之际。努尔哈赤祖父因给明军作向导,死于战火。他在袭祖、父职任卫指挥以后,“继祖父之志,仍学好忠顺”[1],并“时送所掠汉人,自结于中朝(指明廷)”[2],得到明廷信任,先后加升都督职衔,晋封为龙虎将军。努尔哈赤少年时代曾投在辽东守将李成梁部下,“每战必先登,屡立战功,成梁厚待之”[3],因此而与李成梁及其子李如柏结下十分密切的关系。明人有说“建酋(指努尔哈赤)与成梁谊同父子”[4],亦有说“如柏兄弟与奴酋有香火之情”[5]。《国榷》作者谈迁则说,努尔哈赤“幼孤育于成梁,年十六遣归本部”[6]。上述记载是否属实,姑且不究,但至少可以说,努尔哈赤与李成梁父子关系非同一般,而这种关系对于努尔哈赤的成长以及他对辽东汉区的了解却是至关重要的。努尔哈赤本人受汉文化影响很深,他十分注重学习汉民族先进的经济文化,信用有才干的汉人。据朝鲜《李朝实录》记载,早在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有人就在建州女真“见折(浙)江绍兴府会稽县人袭正六……。老乙可赤(即努尔哈赤)号为师傅,方教老乙可赤儿子书,而老乙可赤极其厚待”[7]。努尔哈赤手下还有个歪乃,“歪乃本上国人,来于奴酋处,掌文书”[8]。萨尔浒之战中被俘的朝鲜人亦亲见“胡人(指努尔哈赤)文书,辽人董大海、刘海专掌”[9]。可见,努尔哈赤身边掌笔墨的秘书之类的人物,主要是汉人。这些有一定文化修养的汉人在女真社会中必然产生很大的影响和作用。甚至努尔哈赤的亲信侍卫亦有不少汉人,“高皇帝创业之初,有洛翰者,本姓刘,中原人。以佣至辽,初给事于建州,颇勤俭有勇力,高皇帝赏识,拔为侍卫”,深得努尔哈赤信任,“倚如左右手”[10]。总之,努尔哈赤自青年一直受到明封为龙虎将军、多次到北京朝贡、经常来往于辽东汉区、广为结识辽东明将、甚至身边文书武卫都用汉人的耳濡目染的汉文化熏陶。他熟悉汉语,能读汉文书籍。《满文老档》记载努尔哈赤的训谕中,对于中国古代典章文物非常熟悉,言必称汉唐,奉明制为圭臬。由于上述种种原因,努尔哈赤对中原,特别对辽东的山川风物、明廷弊政了如指掌。明人也承认:“辽人兼辽兵、辽马、辽饷,奴酋习知。”[11]所有这一切,都为努尔哈赤人居辽东奠定了基础。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清入关前  辽东  汉区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