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考古

历史考古

赵广庆:为翁寿翻案

2013-08-06 14:14 抚顺七千年 赵广庆 2070
翁寿是抚顺煤矿公司创始人----是抚顺地区早期民族工业先行者__翁寿被排挤出抚顺煤矿公司是时代的必然__沙俄霸占抚顺煤矿公司是非法的__所谓“矿权旁落”是日本...

  编者按:能否对历史人物做出客观、公正的评价,有时不仅是学术问题,也是历史观问题。在抚顺近代工业发展史上,王承尧、翁寿是颇具代表性人物。他们“以民族资本运作方式,挖出了后来被称作大‘煤都’的第一铲煤。”然而,百年来,人们对王、翁二人的历史评价迥然相反,一个被誉为“铁骨铮铮的民族资本家”,一个被视为“抚顺矿山第一叛逆者”。近日,年逾八旬的抚顺历史专家赵广庆先生撰文阐述了新的观点,这是抚顺历史研究领域的一个重大突破。


为 翁 寿 翻 案

  兼谈抚顺煤矿公司矿权归属
  赵 广 庆

  题要:翁寿是抚顺煤矿公司创始人----是抚顺地区早期民族工业先行者__翁寿被排挤出抚顺煤矿公司是时代的必然__沙俄霸占抚顺煤矿公司是非法的__所谓“矿权旁落”是日本侵略者鲸吞抚顺煤矿的借口__倒翁必然导致矿权的丢弃__翁寿所走过的悲剧道路真实地反映出殖民地经济一般命运__翁寿有过而无罪。


1905年  抚顺

 

       百年后的翁寿,虽在九泉之下,似乎也应重见天日。给翁寿“平反”,本质上是重申抚顺煤矿公司的主权。

 二十世纪初,辽东的资本主义经济萌芽初露。此时,在抚顺矿山涌现出两个代表性人物,一是王承尧,一是翁寿。是他们以民族资本运作方式,挖出了后来被称作大“煤都”的第一铲煤。

王、翁的资本主义经济幼胎,是伴随着外敌入侵而生成和衰落的。王承尧在外敌入侵,矿山存亡危机时刻,奋起抗争,显现出中国民族资本家的铮铮硬骨。而翁寿则是另一种品格。他的软弱性导致他在那段历史中的悲剧人生。

因此,后人往往褒王而倒翁。褒王是正当的,倒翁也确有理由,他不抗不争,悄然退出历史舞台。于是有人就将他列入了黑名单,他成为抚顺矿山第一叛逆者,第一罪人。似乎被牢牢地订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但是事过百年之后,经过翻箱倒柜,查找资料,又经过冷静思考,似乎还是有话可说,

翁寿的悲剧,是由三部曲构成。这就是外在的强敌、内在的软弱、时局的威逼。说翁寿软弱,这并不完全属于他个人,而属于那个时代,那个朝廷。说他丧权“叛逆”,却理不出属于他个人的内在的基因。历史裁判员们如果把自己也置身于百年前的那种环境中,对于一个初露头角的极其脆弱的民族资本家,在如此强大的外敌面前,应该要求他做些什么?

王承尧是抗争了,可是他在当时有没有过“软弱”的举止?请看下列史料:华兴利煤矿公司在受到帝俄的紧逼和巨大压力下,经奉天交涉总局徐总办出面周旋,……王承尧以个人名义引入道胜银行俄国股份,沙俄实现了侵夺抚顺煤矿的阴谋和骗局。”(见罗曼诺夫【帝俄侵略满洲史】323324页)。我们断然不能把王承尧“被逼”后的这种行径说成是“变节”和“卖国”。后来王承尧经过三七二百一十天的“愤然抗争”,“禀稿”遮天盖地,他也没有扭转乾坤,到头来也是一蹶不振,悄然中退出历史舞台,愤然中含怨而去。这是那个历史规定性所必然。

软弱与投敌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是抗争还是退缩?这种选择完全取决于个人的品格。是退缩还是投敌?这种选择完全取决于个人的政治取向。不能把人们的个人品格与人们的政治取向混为一谈。品格低下与投敌求荣,这中间有一道很深的沟壑。《红岩》中的甫志高是个软骨头,当他在投敌之前,这个“软”亦然是他的个人品格,属于内部问题,只有到了后来他投敌了,这个“软”性质变了,成为敌人。

倒翁的核心是翁寿招徕“洋人”,吸引“洋资”,这,需要回归历史,做出客观公正的分析。所谓吸引外资,指的是他开矿伊始,就有纪凤台入股。于是就有人说,抚顺煤矿公司当它呱呱落地之时,就是怪胎,就被沙皇俄国人染指。这,成为翁寿第一大罪状。


该文章所属专题:赵广庆专栏

赵广庆先生

  赵广庆(1935-2022),辽宁省阜新县人,蒙古族。曾任抚顺市委宣传部副处长、处长,抚顺市文化局党委书记、局长,抚顺市建委编辑室主任,《抚顺年鉴》编辑部主任、抚顺市地方史研究会副理事长。

  赵广庆先生是抚顺市宣传文化系统有成就的领导人之一,常期以来,他在从事我市宣传文化工作领导工作的同时,致力于抚顺史、清前史、辽东史、东北民族史研究,是知名的地方史研究专家。他先后撰写出版《抚顺通史》《抚顺史略》《抚顺城市建设史》《抚顺史研究》《抚顺百科大事典》《赫图阿拉》等8部专著。编辑出版《当代抚顺》《抚顺年鉴》等11部资料。在抚顺地方史研究领域做出卓越贡献。

标签:翁寿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