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   > 满族文化

满族文化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3)

2013-09-26 06:25 吉林省民族研究所 郭淑云 2729
鸟是满族古神话的重要主题之一和萨满教祭祀的重要崇拜对象。神鸟创世神话在崇信萨满教的北方诸民族中,有着广泛的流传。在黑龙江流域诸民族中传流着,天地初开时,遍野洪波,生灵无处存身,是白水鸟、野鸭、野雁、天鹅等搬来砂石、填出滩地,才有了大地。[①b]在那乃人中,也有鸟参与开辟宇宙与宇宙相通的观念。


  4.猛禽类,以鹰、雕崇拜和鹰神、雕神祭礼为突出。鹰雕叱咤风云,英武盖世,其翔万米,目锐若神,远在千米的驰兔、狐、鹿、蛇等均难逃其利爪,飞速如闪电,其翅尖可折锐木,其性喜寒冷。鹰的威武、勇猛、不畏严寒的品格,使满族先民无限敬畏。随着狩猎生产的发展,人类驾驭自然能力的提高,鹰被捕捉、驯化,成为狩猎生产的重要工具。在满族萨满教古老的大祭中,鹰祭颇为壮观、宏大,一般在春秋出猎前举行,鹰神临界时,以守护神的身份给请鹰的壮士们赐鹰服、兽帽、爬山用的铁角,为远征者身上涂抹烟膏,防止蚊叮蛇咬。代表鹰神的萨满还为请鹰人佩戴护身神偶,以示对他们的庇估。满族鹰祭为狩猎生产作了重要的精神准备,体现了原始萨满教与物质生产的密切关系。

  在满族萨满教祭祀中,鹰神被尊为动物神的首神。而且在创世神话中也占有显赫的地位。在满族尼玛察氏鹰神祭礼中,当鹰神附体后,萨满代表鹰神吟唱道:

  我是受天之托,
  带着阳光的神主,
  展开神翅蔽日月,
  乘神风呼啸而来,
  山谷村寨都在抖动,
  我旋了个云圈,
  又长鸣了几声,
  神鬼皆惊遁,
  众神退后,
  神武的披金光的神鹰,
  我来了![①d]

  鹰神降临时,展翅高翔,神态威武,生吞狍肝,其勇不可一世,宛如真鹰降世。鹰神的雄武和满族的崇鹰习俗,铸造了满族勇敢尚武的民族精神。

  此外,满族对乌鸦、喜鹊的崇拜观念也十分古远而普遍。“乌鸦救主”、“神鹊衔朱果”的神话传说,使乌鸦、喜鹊与满族的起源发生了密切的联系,因而,敬祀乌鸦、喜鹊之俗成为全民族的共同习俗。祭天大礼中,专设神竿祭,主祭乌鸦。史载:“满州……祭院中杆,以猪肠及肺先置于杆顶之碗中,以祭乌鸦用。[②d]”其实,满族先世对乌鸦、喜鹊的崇拜远在爱新觉罗氏家族兴起之先,特别是对乌鸦的崇拜尤为悠久,乌鸦不仅是创世时代的大神,在战争中误食黑草而成为黑鸟,而且是氏族守护神,在村寨边为人畜巡狩。如在林海旷野中突出异兆或见野兽尸体,乌鸦便满天飞叫,警示人类。

  二

  满族先世自古生息于白山黑水之间的林海之中、江河之滨,素有泛鸟崇拜观念。依据满族创世神话和萨满教神谕以及文献、民族学资料,考察满族禽鸟崇拜的缘由及根源,主要有三点:

  (一)满族先世生息的东北地区向来是百禽的故乡,这里湖沼密布,河川若网,气候适宜,鱼虾繁盛,为禽鸟提供了充沛的食源和理想的繁衍之所。这是禽鸟崇拜观念赖以产生的物质基础。

  满族先世在长期渔猎生产生活中,与鸟类朝夕相处。灵禽的聪慧、机敏的天性,翔天入地的飞翔技能,猛禽非凡的勇力,敢于与虎豹狼虫等野兽拼搏的气慨使原始人类仰慕不已,是人类可望而不能企及的。低下的生产力和谋生手段,使满族先民渴望获得禽鸟的觅食、飞翔能力,这种意识即是人的自然化。这种心理以及禽鸟超凡的技能使原始人类产生的神秘感是鸟崇拜观念最初产生的原因。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族  崇拜    北方  民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