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   > 满族文化

满族文化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4)

2013-09-26 06:25 吉林省民族研究所 郭淑云 2428
鸟是满族古神话的重要主题之一和萨满教祭祀的重要崇拜对象。神鸟创世神话在崇信萨满教的北方诸民族中,有着广泛的流传。在黑龙江流域诸民族中传流着,天地初开时,遍野洪波,生灵无处存身,是白水鸟、野鸭、野雁、天鹅等搬来砂石、填出滩地,才有了大地。[①b]在那乃人中,也有鸟参与开辟宇宙与宇宙相通的观念。


  (二)萨满教的天穹观念强化了满族先民的鸟崇拜意识。萨满教观念认为:下三层为地母巴吉赫赫所居;中三层为人类及其它弱小精灵所居;上三层是诸位神灵栖息的九天神@①。在原始人的想象中,登谒神界是人力所不及的,而身生双翼,振翅凌空的禽鸟却可自由地翱游于人、神之间。因而,鸟被视为天的使者,神的化身,倍受崇祀。

  (三)在长期的渔猎中,满族先民常得禽鸟之利。鸟类对原始人类来说,主要不是衣食之源,但它们却给人类诸多恩惠,佑助人类获取衣食之利,保护人类的生存与发展,这一方面表明人类与大自然共生共存的自然法则,另一方面也是人类观察自然、适应自然、利用自然这一历史进程的反映。

  鸟对人类的用途和功绩是多方面的。

  1.鸟不仅是原始森山莽林中人类难得的伙伴,而且是人类之师。原始人的巢居形式,即仿鸟巢而建筑;鸟屎,被猎人称为“雀书”,视为吉祥物,在森林中,遇见鸟屎,便不能迷山,凭着鸟的导引,即可走出迷津。

  2.判断季节:判断季节:猎人通过候鸟的南来北往,判断季节的变化。鸟类在大自然的王国中,出于生存的本能,形成了以适应自然为特征的生存规律。满族先世通过长期观察,逐渐认识到北方什么季节有什么鸟来临,并相应地进行某种生产活动。农耕出现以后,尤为如此。如:春季燕来,5月,布谷、天鹅、百劳飞来,开始春耕;入夏,九尾鸟至;天寒时,鹰雕则由极北到此越冬;11、12月波里昆(千里红)迎雪而来。候鸟类为觅食和育子,必按季南来北往,相当准确,满族先民凭据鸟来判断季节。

  3.观天候:禽鸟还被满族先民用来观天候。鸟畅游于天际,天气的阴晴,风雨变幻,江河的旱涝,鸟类都能敏锐地感知到。满族先世在长期的观察和生活实践中总结出许多天象方面的知识。如云雀径飞鸣唱,预示着天晴;大雁在湖边集群旋转,意在多觅食物,储存备用,预示着暴风雨将来临,湖水要上涨;苏雀云集,表明冬雪瑞沃,否则便要出现冬旱;鹰雕落一地,争夺食物,预示着将要变天。满族先民通过鸟类的动态,观测天象和自然物候,并据此安排生产,决定自己的行止。

  4.测地气:考察一个地方的地气好坏有多种方法,通过鸟类验察也是一种常见的方法。往昔,氏族在决定迁徙某处前,由萨满亲自捕捉此地禽鸟,割开嗉子,通过嗉内的虫类、草籽的饱瘪,判断此处地气的优劣、有无瘟灾等,然后方能决定迁徙与否。选择捕鱼地点,观察水患水灾,也多窥水鸟而知:“浩泽无羽,安存虾鱼;鸟蹈浊浪,必生中鱼。”鸟集捉鱼,必择鱼虾丰盛的江河湖沼,满族先民通过观测水面上鸟羽、浪涛,便知水中鱼情。

  5.测灾异:灵禽类天性机敏,对瘟疫、烟火、野兽有极强的反应力。如乌鸦遇兵、野兽、僵尸、烟火时,群鸣报警。如发生山火,乌鸦能辨别火势、火灾朝着与火漫延的反方向振翅高飞。麻雀被满族尊为“挚友”。麻雀平日静飞,主宅院吉利;若麻雀舌闹喧天,必有隐火、毒蛇、瘟疫等异兆。此外,猎民在山中常迷路,何处泉水能喝,何处水质有毒,很难判定,满族猎民常观鸟类、水鸭饮水,方敢食用,并暂时安家。

  6.狩猎助手:鹰雕类猛禽具有非凡的捕捉动物和觅食能力,目光锐利,勇不可挡。满族先民们在长期的狩猎生产中,逐渐掌握了鹰的习性,摸索出由“蹲鹰”、“熬鹰”、“过拳”、“跑绳”等组成的驯鹰过程,最后达到只要听到猎人的呼唤,鹰即能飞回其手臂,这时野生鹰就成为“熟鹰”了。放鹰时,只要猎手将猎物哄喝起飞,野鸡、河鸡、山兔等便会立即被擒,成为狩猎生产的得力手和工具。

  7.战争利器。根据鹰的上述特点,在部落战争时代,鹰被用作战争的武器,平时用与敌方服装、旗帜颜色一致的布包裹肉食,带着布包哺喂饿鹰,久之形成条件反射,打仗时,将战鹰放出,一见敌方的服装颜色,便猛冲入阵,利嘴尖爪,常使敌人遍体鳞伤,溃不成军。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族  崇拜    北方  民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