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清前人物

清前人物

东夷奴儿哈赤考(2)

2014-02-16 12:27 《筹辽硝画》 程开祜 2990
《东夷奴儿哈赤考》,此篇选自明程开枯撰的《筹辽硕画》首卷。程开秸字仲秩,安徽歙县人。《筹辽硝画》一书,收录万历、奉昌和天启时期内外臣僚关于辽事奏疏,大体按年辑录而成,共有四十六卷,二十四册。该书卷首有《东夷奴哈赤考》一篇,比较详细地介绍了建州地区情形,以及明朝和女真各部的关系

  奴儿哈赤,王杲之奴,叫场之孙,他失之子也。塞在宁宫塔,内城高七丈,杂筑土石,或用木值横筑之城上,环置射箭穴窦,状若女墙,皆用木板。内城居其亲戚,外城居其精悍卒伍,内外见居人家约二万余户。北门外则铁匠居之,专治铠甲,南门外则弓人、箭人居之,专造弧矢,东门外则有仓厫区,共计一十八照,每照各七八间,乃是贮谷之所。

  先年叫场,他失皆忠顺,为中国出力,先引王合拿送王杲,后杲男阿台将叫场拘至伊寨,令其归顺,合党谋犯以报父仇。叫场不从,阿台拘留不放。大兵征剿阿台,围寨攻急,他失因父在内,慌忙救护,混入军中。叫场寨内烧死,他失被兵误杀,因父子俱死。时镇守李总兵将他失尸首寻获,査给部夷伯插领回,又得寨内所得敕书二十道马二十匹给领。

  今奴儿哈赤继祖父之志,仍以学好忠顺,屡次送进汉人一十三名口。万历十六年五月内,贼酋克五十窃犯柴河堡,射死守堡指挥刘斧。巡抚顾都御史牌行分守栗参政,差通事宣谕奴儿哈赤,即将克五十斩首献进以后验马朝贡。奴儿哈赤祖叫场原领敕书,系都指挥使。后因送进人口,且归心听约束,加升都督职衔,然彼时奴酋祖父为我兵掩杀,尚孑然一孤雏也。此时惟北关之逞加奴、仰加奴最强,遂日抅西虏与王杲子阿台等,以攻杀南关为事。十一年,逞、仰二奴被戮,奴酋于是渐长豮豕之牙,与二奴子卜寨、那林孛罗遂相角立矣。

  二十二年,卜、那二酋思报父仇,又日与南关相讲,遂反戈以攻奴酋,不谓灭畋,卜酋竟为奴酋所杀。比北关请卜酋尸,奴酋剖其半归之,于是北关遂与奴酋为不共戴天之仇矣。

  二十六年,那酋又攻猛酋,猛酋力不能支,因质妻子求援于奴酋。奴酋利其妻妾部落,悉兵以出,袭而执之,猛酋寄命奴×几二年。奴酋乃伪以女许妻猛酋,而阴纵其妾与通,徐以私外母射杀之,尽得其所有,此二十八年事也。及我中国切责,欲问杀猛酋之罪,革其市赏,奴酋因悔罪,许妻猛酋子吾儿忽答以女,厚其妆奁,并原抢人口财物,送吾儿忽答归南关,中国原其悔罪,遂置不问。

  至三十一年,那林孛罗与白羊谷又纠庄南抢杀吾儿忽答,吾酋穷迫无归,因投奴寨自存。自后吾酋不返,而南关之敕书、屯寨、土地、人畜,尽为奴有矣。迩年以来,奴酋自称恭顺,每以北关戕杀吾酋为口实,尚自托于存孤之义,而实以与为取,以护为吞也。在北关,觖里于南关不得,又怀伊父未报之仇,每以奴酋吞并南关,谋犯内地为词。

  四十一年,北关又收奴逃婿卜占吉,而妻之以女,又悔奴酋所聘老女,转欲嫁与煖兔子把哈打儿罕,奴酋于是与北关深恨积怨,益不可解。时中国倚北关为外藩,乃主援北之议,使抢炮手戍金台失、白羊谷二寨,以至奴酋不愤,兵端自此起矣。初则差男莽骨太,带领马步夷人在于靖安堡、广顺关外地方,包寨周围约四白丈。继则侵入柴河、松山、白家冲等堡,拨夷人万余耕种,又继则领夷兵进境,径驰至开原南门外河滩列营。种种跋扈,其目中宁有中国哉,巳而破抚顺,夷抚安、三岔、白家冲三堡,覆淸河,险开原,再陷铁岭,在彼势若贪狼,在我御如拒虎,嗟、嗟!辽阳一块土半染腥膻,宁不寒心也。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