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民俗   > 故事传说

故事传说

满族神话传说故事(四)

2012-03-03 17:06 网摘 花海飘香 1478
  很古代很古的时候,果勒敏勒珊延阿林(长白山)还没有人烟。不知道是那一年,也不知道是那一天,一个虎背熊腰的小阿哥出现在蓝瓦瓦的天池边,他整天在天池抓鱼。天池里有各种各样的鱼,小阿哥吃鱼肉,穿鱼皮,伴着满山满岭的森林和...

  女真先祖的传说虎尔哈格格

  (白玉芳)重新编辑整理

  很古代很古的时候,果勒敏勒珊延阿林(长白山)还没有人烟。不知道是那一年,也不知道是那一天,一个虎背熊腰的小阿哥出现在蓝瓦瓦的天池边,他整天在天池抓鱼。天池里有各种各样的鱼,小阿哥吃鱼肉,穿鱼皮,伴着满山满岭的森林和狼虫虎豹,一个人过着孤单的日子。


  有一天早晨,天亮的格外早,蓝蓝的天空里出现一大片彩云,从云彩里飞下九个天女,腾云驾雾地落在长白山,看到天池水湛蓝如镜,池边绿野花坡,喜欢得不得了,再加上刚才路过太阳的时候,热得出了一身的汗,就一个个地都脱了羽衣兽皮裙,下到天池里游玩了起来。


  正在水里抓鱼的小阿哥刚一出水,看到一个个雪白的女儿身子,正在水里穿上穿下,他吓得一激零,我的讷(满语:妈妈)哎!打着哆嗦猫(满语:躲藏)在水里,半天也不敢动弹一下。

  九个天女像九朵洁白的芍药花,飘浮在蓝蓝的水面上,她们一会儿聚在一起,一会儿又游向四面八方,最小的九女向小阿哥猫着的地方游过来,到了跟前,冷不丁地发现水里蹲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她吓得“哎呀!”一声惊叫,“你是谁?敢来偷看我们!”小阿哥从水里站起来,哆哆嗦嗦地说了一句,“我是来抓鱼的。”就再没敢吱声,低下头看着水里。八个天女一看有凡人,扑腾、扑腾地打起水幕,升起白云,飞回九十九层天上去了。“你是那个哈拉的,住在什么地方,家里都有什么人?”九女见小阿哥说话诚实,长得英俊,还挺害羞的,就红着脸儿先开口问他。

  “我叫菡普,家住老林子里,是吃百兽的奶长大的,小时候,我讷(满语民间口语:妈妈)照山大王的样子,在我的头上画了三道杠。人们就都叫我完颜(女真姓氏,现大多姓王、汪)。现在,就剩我一个人了。那你叫啥,你的家在那?” “我叫女真,家住白云山。哎,小阿哥,我再问你,你是怎么到这来的?”“我从小爱抓鱼儿,有一次我在一个泡子里抓鱼,忽然下起了大雨,只听“咕嗵”一声,一个大怪物从天上掉进水泡子里,象鱼不是鱼,肚底下还长着腿。它咕嘟着厚嘴唇啪叽啪叽地大口喝水,好家伙,那个能喝劲,不一会,就把泡子里的水要喝干了,天上的雨也停了,原来,那天上下的不是雨,是它带来的水。它瞪着圆咕隆咚的眼珠子,可怜巴巴地瞧着我。我就问它,“是要水啊!,”怪了,他能听真我的话,向着我点了点头。

  我赶忙用手扒土,扒呀,扒呀,扒得十个手指的指甲都掉了,直淌血。好不容易把附近的一个大水泡子给挖通了,那清亮亮的水哗哗地往这里流,不大一会儿,这个水泡子里的水也满了,那个大怪物向我点了三下头,眼睛里还发出亮光,像是在跟我说“巴尼哈(满语:谢谢)。它一点头,这水泡子里就翻起了波浪,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它翻了一个身,哎呀,我的讷(满语:妈)哎,它卷起的水老高老高,直朝我的头顶上浇来,紧接着,就觉着有只大手把我抱起,升到了天空里,我睁开眼睛一瞧,哪是什么大手,是那大怪物头边上的鯆魣,耳边的大风呼呼地响,我吓得闭上眼睛,紧抱着它的胡须,耳朵边就听到呼呼的风声。等我睁开眼睛,就到了这里,赛音(满语:好)!这地方一池清亮的水,真是要多美就有多美,池里还有又肥又大的鱼,再看,那大怪物早已落在池里,它游了几圈,在池子里划出大大的波纹,钻进深深的水里,从此,就没有了踪影。我寻思这是个好地方,就在这住下了。哎,我跟你勒勒这些干啥,你又不是我的萨尔甘。这地方是我先到的,你们不言声地就来了,我没说你,你倒还说我偷看你,太冤枉我了。”听小阿哥说到这,女真笑了,她看着小阿哥那委屈的样子,心里也真是稀罕(满语:喜欢),她爽快地说,“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你做萨尔甘(满语:妻子)吧,咱俩一起抓鱼,吃了饭,你就是我的爱根(丈夫)了。”

  打这起,俩人住进紫霞峰下,如鸟进林,日日天天地在天池里抓鱼,熟鱼皮,你恩我爱地过日子。可是,好景不长,突然有一天,地下飞出石头,燃起火,巨大的声音就像打雷,天摇地动中,他们俩紧紧地抱在一起,看到红色的石块飞腾,水泡子里就像开了锅似的,石块堆成的山峰在增加,水也在不断的上涨和蔓延,很快就要漫到他们住着的山洞。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大怪物从水泡子里伸出两只巨爪,托着他俩,轰地一声,把天池撞了一个大豁口,天池水从豁口里奔腾而下,成为松阿里乌拉(满语:天河。现松花江),带着他们俩直往黑油油的土地和连绵的崇山峻岭流去。

  小阿哥和女真被大水冲到了一个大森林边上,俩人就落脚在这,打渔、狩猎、生了一群的小哈哈珠子。后来,一代一代又一代不知过去多少年,有了我们安车骨部,我玛法(爷爷)的玛法告诉我说,我们安车骨部是天女的后代,那个小阿哥就是我们安车骨部部的第一代玛法,他的名字叫完颜函普。

  神鹊的传说爱新觉罗·布库里雍顺被三姓人推举为贝勒之后,不知过了多久,建起了鄂多哩城。建城后,又不知过了多少年,由于布库里雍顺的后裔们不善抚民理政,至使族人反叛,奋起而攻打鄂多哩城。只见那刀兵血火之中,爱新觉罗的子孙们纷纷惨遭杀戳。

  真是天不灭宗呵!在那血肉模糊的尸体中,唯有布库里雍顺的正宗嫡孙范察,因年岁尚轻,人小体弱,在人慌马乱中幸免一死。待范察从死难的父兄尸体中爬出,撒腿逃命时,又被杀红眼的叛族发现,呐喊着追杀过去。

  惊魂未定的范察一看有人追杀过来,吓得面无人色,呆若木鸡,木桩般立在那里不知所措。就在范察死到临头的当口,忽然从远处飞来一只神鹊,不偏不依正好落在了木然伫立的范察头上,俨然鸟鹊在枯树木桩上栖息鸣鸠。

  这里,叛族们已追杀过来。追着追着,不知怎的,那落荒而逃的孩童忽然不见了,茫茫荒野上唯见一只鸟鹊在枯树木桩上鸠鸠哀鸣,振翅欲飞。此刻,日已西沉,天色将晚。叛族们追杀一日疲惫不堪,再加之那枯树孤鹊,给人以悲凉凄惶之感,使叛族们一个个顿觉争战之苦,自动停止了追杀,垂首返程了。

  又不知过了几个时辰,在神鹊的鸣叫下,范察才幡然醒悟。匆匆地整理了一下行装,沿着神鹊飞走的方向,逃命去了。

   就这样,爱新觉罗氏方留下了范察这一嫡传子孙。又经过了多少年的拚搏抗争,繁衍香火,才使得爱新觉罗家族重新自立于各部落之中,从猛哥帖木儿,历传至董山,妥罗、福满、觉昌安、塔克世,乃至努尔哈赤、皇太极,及至末代皇帝溥仪。

标签:长白山    故事  传说  森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