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

在战犯管理所里的张焕相(2)

2014-04-05 07:20 抚顺七千年 未知 3035
伪满参议府参议、曾任过司法部大臣的张焕相生于1881年,抚顺县人,在当地他家可算得上是颇有名气的大户。据伪满战犯们交待,张焕相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五期步兵科,他本人虽不大会说日语,却在旧社会军政两界是个较出名的干将。“九·一八”事变前,在东北军中历任要职,曾任哈长护路中将司令...


  1954年春,当最高人民检察署派来东北工作团开展侦讯工作期间,曾组织在押的所有的日伪战犯参加日本战犯、伪满总务厅次长古海忠之的典型认罪发言大会,伪满战犯目睹了下层日本战犯因为上层日本战犯交待罪行不老实,而对他们进行面对面的揭露和批判的情景,大受触动。会后,伪满战犯座谈大会感想时,不少人都补充交待了自己的犯罪思想和具体罪行,而张焕相却仍然一言不发,拒不表态。这当然激怒了全体在押的伪满战犯,便群起而攻之。有的让张焕相交待“九·一八”事变后,他主动由关内回到东北的动机和追求;还有的指出张焕相在伪满时期是向日本人提“条陈”(即建议)最多的一个大臣,并让他一一交待那些“条陈”助纣为虐的具体内容;也有的揭露了张焕相为日本人当奴才的事实。他们说张焕相曾在原籍抚顺县营盘乡新屯家门前两侧修建日本神社,每天早晚都携带家属去参拜,每当日本要人去他家时,他还特意去参拜天照大神给日本人看,以示他对日本帝国忠贞不贰。在在押伪满战犯的一致谴责声中,张焕相被迫低头认罪,并在会上初步交待了一些罪行,还表示会后要继续交待罪行,把他过去犯下的罪行全都交待出来。

  在张焕相初步认罪的基础上,我们同他进行了个别谈话进行教育,既肯定了他的进步,也指出了他的不足之处,主要是还未真正从思想上认罪,而是迫于形势,为交罪而交罪。比如,他只交待自己曾向日本人上了那些“条陈”,并不深入交待这些“条陈”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危害,只交待如何修日本神社,却不交待修神社和参拜天照大神的动机,等等。我们进一步给张焕相指出,他在伪司法部任职时曾制定了一系列法令,镇压了大批爱国志士。如制订《叛徒惩治法》后,就使大批爱国者死于这条法令之下。经过我们多次教育,张焕相才从思想上对自己所犯的罪行有了较深刻的认识。

  张焕相的自我交代

  1954年夏的一天上午,天气晴朗但有些炎热,我打开侦讯室的窗户,照例清扫了室内卫生,把办公桌子上的文件和证明张焕相罪行及接受改造的有关资料整理一下,又重新复视一遍审讯提纲后,遂请看守人员提张焕相受审。当把张焕相提到后,张焕相说了声“报告”推门进了侦讯室,回身把门关好。他穿着白色衬衣、黑色制服裤子,头发有些花白,两眼还很有神。我见他垂立在屋门旁,便用手示意,说:“你坐吧”。张焕相朝我鞠了一躬慢慢地坐下了。在头几次讯问时,他有些傲气,但又极为小心地回答我的问话。例如,我问道:“对于伪满司法部的职能你能清楚一些谈谈吗?”,他沉思一会回答说:

  “我谈。伪满司法部名曰对检察法院负有监督和部分立法的职能,但伪满的一切权力归日本关东军。由于我应有权力不能自主运用,对关东军,对溥仪,对张景惠不训服,后来才被撤换,把我放在溥仪眼皮下当了一名参议员的闲差事……”

  当我问张焕相在自己家乡建造“日本神庙”,供奉所谓“天照大神”、举行隆重迎奉仪式,是出于谁的意愿时,他对我的这一番问话惊呆了。他全身有些发抖,加上天气有点热,头上的汗水流淌出来。他一方面拿出手帕擦汗,一方面不由自主的软绵绵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看来思想有些沉重,嗓子也有些发紧,语无伦次地答话:“我罪该万死,悔不当初,一时冲动,干此蠢事,还望宽恕。以前回您问话,多有得罪之处,请骂请罚,罪臣认愿!罪臣认愿!我几经风霜糊涂了,糊涂了,真该死!真该死!”他还要往下说什么,我没让他继续说,便让他坐下。他坐下后,我对他进行了政策教育和形势教育,以解除他的幻想和侥幸心里。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伪满大臣  张焕相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