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考古

历史考古

赵广庆:多尔衮死后的那些事(2)

2014-05-13 06:01 抚顺七千年 赵广庆 2367
多尔衮,生前威风八面,死后血溅辕门,悲哉,惜哉!1650年(顺治七年)11月6日,这天多尔衮心情烦躁,无法静下心来处理朝中政事,于是他率诸王、贝勒、大臣们到喀喇围场(在滦县境内)围猎,士兵们赶出一只虎来,多尔衮勉强射了三箭,也没射中,由于体力不支,只得...


  面对着多尔衮,使我们想起了明朝的宰相张居正。他生前令行禁止,八面威风,人人在他面前发斗。可是当他一死,立即就招来撤封,紧接着就是抄家、发配。全家老小无一幸免。多尔衮和他的同伙们走得也是这条路。历史上那些飞扬跋扈和那些功高盖主的人,大概都走这条路,有大体相同的下场。


  多尔衮的可悲之处集中体现在他死后。有一个人叫匡卫国,他是明末清初来华传教士,与利马窦齐名。他写了《鞑靼战记》。书里说顺治皇帝发现自己的叔叔(多尔衮)活着的时候,怀着邪恶的企图,进行爱昧(指与自己的母后)的罪恶活动,他十分恼怒。多尔衮死后,命令卫士把他的尸体掘出,用棍子打,用鞭子抽,最后砍掉脑袋,抛到野外。多尔衮雄伟壮丽的陵墓化为尘土。


  多尔衮被抛尸的事不知是真是假。如果是真,那可是最严酷的惩处。因为按照宗教的规定,死人的坟墓是神圣的。后来,又有吴晗辑《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书中记载说:“摄政王(多尔衮)之以谋逆黜庙……其葬处,掘去其金银诸具,改以陶器云。”吴晗的书没有抛尸的记载,但确实掘了坟。把墓中的金银换成了陶器。挖坟掘墓也不是通常的举动。


  当时有位名叫彭孙贻的人,他是明末清初著名学者,他弃官不仕,著书多部。他在《彭氏旧闻录》中记载这样一件事情:1643年夏天,盗墓者曾将多尔衮陵墓的正坟挖开,只见地宫中摆放一只三尺多高的蓝花坛子,里面放着两节木炭。当时看管墓地的汪士全向盗墓者解释说:“九王爷身后被论罪,其中的金银圆(元)宝都被掘去,据说坟地遭过九索(挖抄九次)。坛子是骨灰罐,是一个虚位(象征性的尸棺)”。


  我们可以这样认为,顺治八年对多尔衮身后事宜做了如下处理,第一,废除了对其本人和对其家属的一切封赐;第二,从太庙中将其画像摘除;第三,废除了其陵寝原有的规格,停止对其陵寝的祭拜和守护;第四,严查和严处其死党成员;第五,将其罪行招告中外。


  古今中外对“谋逆”之罪,都是严惩不贷的。他身后的罪名从惩处到昭雪延续了120多年,此间他的坟墓不单疏于管理,而且定然是破坏严重。所谓“平地”说,也不是不可能,但不会是顺治八年当年的事。


  顺治的愤怒从何而来?有人说并不是他公开对外所说的多尔衮所犯的那9条罪状,仇恨来自隐情。这个隐情就是多尔衮与他妈妈博尔济锦氏的“英雄美女”的那桩事。那时他还幼小,只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皇帝就是皇帝,谁惹了他,谁就难逃灭顶之灾。从理论上讲,多尔衮事件是宫廷权利斗争的结果,不能用情场来解释。


  多尔衮的墓地,在他生前早已修成,据有关资料记载,地点在今北京东直门外新中街附近。占地300多亩,墓坐北朝南。中有月牙河,河上修神桥一座。桥北修宫门三间,宫门内修东西朝房和碑楼两座,内有两块驮龙碑。正对宫门有享殿。月台上有大宝顶一座。宝顶北边是半圆弧的“跨栏”墙,院墙内外植有松柏树。有材料说,多尔衮定罪之后,他的这些墓地建筑被“夷为平地”。究竟“夷”到什么程度,不见记载,说成“平地”也未可信。吴晗的书记载的是“确实掘了坟,把墓中的金银器换成了陶器”。如此说来对陵墓并没有彻底铲除。后来,乾隆朝又在原址重修了陵墓,据说规模也很辉煌。辛亥革命以后,末代睿亲王中铨将大部分地面建筑拆除,凡能卖的物件,都换了银子。1938年,在这里修了跑马场。1954年,北京进行大规模城市建设,将“九王坟”地带铲平,建成现今的新中街。

 

该文章所属专题:赵广庆专栏

赵广庆先生

  赵广庆(1935-2022),辽宁省阜新县人,蒙古族。曾任抚顺市委宣传部副处长、处长,抚顺市文化局党委书记、局长,抚顺市建委编辑室主任,《抚顺年鉴》编辑部主任、抚顺市地方史研究会副理事长。

  赵广庆先生是抚顺市宣传文化系统有成就的领导人之一,常期以来,他在从事我市宣传文化工作领导工作的同时,致力于抚顺史、清前史、辽东史、东北民族史研究,是知名的地方史研究专家。他先后撰写出版《抚顺通史》《抚顺史略》《抚顺城市建设史》《抚顺史研究》《抚顺百科大事典》《赫图阿拉》等8部专著。编辑出版《当代抚顺》《抚顺年鉴》等11部资料。在抚顺地方史研究领域做出卓越贡献。

标签:多尔衮  死后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