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李延国:远去的大罐

2014-07-08 14:57 抚顺七千年 李延国 1038
龙凤地区的矿工和百姓曾以此为荣,介绍起家乡总是这样说:“那是小日本造的(指井架楼),德国西门子设备(指绞车),那大罐贼快(每秒8-12.1米)”。其实说白了,大罐就像火车的车厢,功能是运输人员和材料

远去的大罐


 

李延国

 

李延国:远去的大罐 图1

 


    历史永远定格在这一刻,随着1999年10月10日龙凤矿的破产,大罐也停止了每天的升降。


  大罐是下井矿工对龙凤矿井架楼内提升装置一罐笼的俗称。


  龙凤地区的矿工和百姓曾以此为荣,介绍起家乡总是这样说:“那是小日本造的(指井架楼),德国西门子设备(指绞车),那大罐贼快(每秒8-12.1米)”。其实说白了,大罐就像火车的车厢,功能是运输人员和材料,一共分3层(每层约高3米,长约5米)。据《龙凤矿志》记载:提升大罐采用了德国戈培式卷扬机,用并户吊瓶式在大滑轮大绳的两端吊挂上罐笼。绞车操作系统在井架楼上端。


  1982年当我成为一名采煤工人第一次下井乘坐大罐时,师傅告诉我头几天坐大罐耳朵会不适,要是耳鸣的话就咽口吐沫,但大罐的速度还是让人感到心跳、呼吸的不畅。


  提升大罐的绞车在老一辈矿工眼中笼罩着一丝神密,既使在今天还健在的老矿工和他们的后代还讲着这样的事:日本人统治龙凤矿时,对中国人开大罐(指开绞车)并不放心,开大罐的工人头上吊着一块铁块,开大罐的中国人工作时睡觉的话导致事故,铁块会掉下,先把开大罐的中国人砸死。我查閲过《龙凤矿志》和《抚顺矿区大事记》等资料,也曾到绞车室实地查看,随着岁月的流失,事情的真伪已难以说清。


  听伪满下过井的老人们讲,日本人很讲迷信,当时井下遇难矿工不能走大罐,要从位于东洲区小新屯的西山麻机道运出。禁止女人坐大罐,认为女人有生理期,不吉利。解放后,矿工乘大罐也有着自己的忌讳:不能说死、掉下去等不吉利的话,在罐内不能打斗,亮着的矿灯不能直照他人的眼睛。


  每天升入井高峰乘坐大罐就像乘坐拥挤的公共汽车。一些恶作剧在这里会时常发生,有些人故意拥挤自己认为“来气”的人,风凉话故意说给坐罐的矿领导,表达着自己的意见。最经典的莫过于讲段子,经过矿里几位“能人”加工的和领导有关的段子至今还在流传。有时段子传到领导耳中,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让人哭笑不得,也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那个时代干群关系的和谐。


  乘坐大罐,真有点飞机起降的味道,初次坐大罐的人不免有些紧张。矿医院有个大夫下井救援,因为高度紧张,下罐后就昏了过去,被人赶紧抬到罐上升井。救人者成了被救者。这方面的段子不少,成了矿工们喝酒时的“佐料”


  井筒有着自己的通风系统。一些有经验的矿工会根据风的变化,在提升的大罐上判断出地面是否晴天,气温的高低,奇准。


  为了保证矿工的安全,每年矿里会对大罐及提升装置做一次检修。西机电,运输车间的能工巧匠要分工明确,互相配合,必须在十几小时内完成任务,否则会影响煤炭产量。毫不夸张地说,当年这些矿山的钳工、电工、铆工的技艺,协同作战的本领,已经成为一代人的记忆,连今天市内各劳务市场打工的技工师傅都对矿山前辈佩服有加。


  随着龙凤矿的破产,大罐停止了升降,井架也孤单地耸立在已变成私人厂房的矿大院中,偶尔被人提起。遗憾的是,破产后提升装置部件曾被人偷窃,给重新启动带来极大的困难。好在如今的龙凤矿井架已列辽宁省第六批文物保护单位,迎来一些考证者和拍摄者,它所承载的历史重新得到了人们的尊重。(图片由摄影家赵君提供)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矿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