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日寇在抚顺残暴推行的“集家归屯”

2014-07-16 21:05 抚顺七千年 李一鸣 3812
敌伪为了达到集权于县便于统冶的目的,乃废除区一级,扩大村一级政权编制,一九三五年十一月末将抚顺全县改划为一街、三十个村。十二月中旬各街村在敌伪监视下开始选举街、村长。一九三六年一月五日纠集各街村长在抚顺城中学校址受训,为期四周。

  一九三七年(伪满康德四年)5月间,我在敌伪统治的抚顺县公署内务局行政股充科员,曾经办理被集家归屯户的救济业务;又经同屯崔庆廉介绍他在当时受难经过(崔当时住高力营子屯下窝棚部落秋皮沟)。两相结合,按我所知所闻者就日寇在抚顺边境实行集家归屯,当时其中一个部落的情况记述于此。倘有不足,请知者补正。


  一、日寇实行集家归屯的原因和目的


  一九三一年九月,日寇本庄繁以两个师团(本庄师团与多门师团)和满铁守备队三个团的兵力,就发动了震动世界鲸吞东北的大事变。蒋介石畏敌、媚敌,采取不抵抗政策,把挽救东北沦亡的希望寄托于有名无实的国联调查。以致富饶的东北广大国土终于陷入敌寇之手。但处在水深火热中的东北三千万同胞不甘心当亡国奴,不甘屈服于敌寇铁蹄之下。事变后不到一个月,各地就相继组成很多个武装团体、队伍,同敌人展开了血肉斗争。仅在伪满东、南满地区就有赵亚洲、金山好、老北风、唐聚五、李春润、邓铁梅、长山好、大刀会等,高举反满抗日旗帜,向敌人展开此起彼伏的爱国斗争。可惜当时缺乏统一的组织和领导,被敌人各个击破,广大的爱国志士、义民,只得四处潜伏,待机再起。他们又遭到汉奸、走狗的出卖,因而丧失身亡者不知几几。敌寇在当时的抚顺守备队、抚顺宪兵队均设有恶狗圈,每将反满抗日的“犯人”,投进狗圈喂狗。狗噬人嚎,肉飞血溅,惨绝人寰。敌寇虽如此凶狠,但摧毁不了爱国志士们的斗争热忱,反而坚定了要把民族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与其隐伏遭到汉奸走狗的陷害,还不如同敌人斗争到底,为国战死为得为荣。因而在一九三三至一九三六年间,青沙帐起,警报频传,抚顺的敌寇守备队和伪警察队时遭狙击,疲于奔命。


日寇在抚顺残暴推行的“集家归屯” 图1


  敌寇认为山谷中的居民和零星的自然村落恰是“土匪”(敌寇污蔑爱国志士的称呼)孳生、联络、补给和生匿就食之所。倘将这些住民迁进大屯,烧光山谷间的房宅,则“土匪”就绝根断线,无处就食,亦难集聚,警报即自然减少。且山谷居民归屯之后,宛如集拘笼中,不但便于管理统治,亦且便于奴役压榨。敌寇企图收一箭双雕之效,因而施行“集家归屯”的残暴手段。


日寇在抚顺残暴推行的“集家归屯” 图2
高高的围墙说明工程很大,围墙下是很深的壕沟。


  二、集家前敌伪的部署和集家时的残暴行为


  1、改变行政区划。敌伪为了达到集权于县便于统冶的目的,乃废除区一级,扩大村一级政权编制,一九三五年十一月末将抚顺全县改划为一街、三十个村。十二月中旬各街村在敌伪监视下开始选举街、村长。一九三六年一月五日纠集各街村长在抚顺城中学校址受训,为期四周。同年三月一日,各街村开始办公,兹将改划后当时的行政区划列表说明:


伪抚顺县街村区划表(19333月)

街村名称

公所所

在地

划入主要屯名

抚西村

抚顺城

马金庄、永安堡、抚顺城、欧家屯、施家沟

兴会村

会元堡

会元堡、金花楼、新堡、四家子

方晓村

里仁屯

方晓屯、里仁屯、戈布街、连刀湾、滴台

黄金屯

下黄金屯

上黄金屯、下黄金屯、上寺、康乐屯、赵尔台子

前甸村

前甸屯

 前甸、二道房、鲍家、台山、靠山、大甲邦、大河

公家村

公家寨

公家寨、两家子、三家子、肖家崴子、下头冲、上头冲、中二冲

章党村

下章党

上章党、下章党、门进沟、关岭、寺沟、东沟

上年村

上年马洲

上年马洲、古唐沟、下年马洲、三家子、富尔哈、小寨子

河清村

河清寨

河清寨、北窑沟、长岭子、上哈达、关门山

达德村

下哈达

下哈达、阿及卜子、石门寨、得古、哈达背

营盘村

 

营盘、二伙洛、高力营子、新屯、漥浑沐、驿马站

铁背村

铁背山

赶马河、铁背山、城子后、东沙浒、西沙浒、竖碑

得力村

得力俄哈

得力俄哈、塔子沟、江南河、李家卜子、坎木沟

东社村

 

东社、西社、小社、台沟、温道河子、紫花岭

甲邦村

小甲邦

小甲邦、应城子、关口、吴家卜、心太河

搭连村

 

搭连、新屯、万达屋、老虎台、龙凤、夜海沟

古家村

古家子

古家子、四家子、姚家崴、上马古山、下马古山

张甸村

张家甸

张甸子、罗卜沟、碾盘、马和寺、平山子

塔村

兰山角

兰山角、塔二丈、五味子、养树园子

得士村

南花园

南花园、英得卜、千金卜、邓尔屯、干猫子、蛇窝

关山村

大东洲

大东洲、连刀湾、王木拉子、关门山、小东洲、唐力屯

马郡村

马郡丹

马郡丹、救兵台、小林庄、孙家卜子、十桥子

塔峪村

 

塔峪、汪良屯、英家坟、小南沟、山城沟

石城村

石文厂

石文厂、前孤家子、后孤家子、汗卜子、关山

望花村

大朴屯

大朴屯、小朴屯、柳树屯、北后屯、五老屯

松岗村

松岗卜

松岗卜、汤牛沟、拉古略、陡山子、山城子、大甸牛

景峪村

景家峪

景家峪、养树园、松树沟、邵家东沟、毛公卜

阁老村

阁老沟

阁老沟、八家子、杨家楼、骚达卜、英守卜、瓦房

海浪村

下海浪

上海浪、下海浪、松树嘴子、唐大人山、楼子沟

高官村

高官村

高官寨、花岭、滚子沟、稗子沟、五百牛禄堡子

抚顺街

新抚顺

新抚顺、旧抚顺、大官屯、南站一部、榆林堡



日寇在抚顺残暴推行的“集家归屯” 图3

日军在集团部落中休息


  2、祸从天外飞来。一九三三年七月下旬,敌寇山上守备队长将集家归屯方案通知伪抚顺县参亊官山下满男。限期自8月1日?8月15日完成边境集家归屯任务。8月1日山下邀约伪县长赵仲达和立田寅太指导官(日寇派在警务部门官衔)。伪县署既不张贴布告,更不作临时宣传,仅在行动的前一天用电话通知各有关村公所。村长通过电话,再分头召集各有关屯长通知集家归屯的紧急措施,屯长回屯后再通知各部落长。由于时间上这样短促,而各村屯长又未能迅速积极通知,因而被集家归屯户事前毫不知情,更谈不到事先有什么准备,突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横遭火焚住宅,逼迫搬家,在这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怎能不叫喊连天,哭声动地。


  3、集家时的惨状。伪抚顺县当时被指定集家归屯的边境地方计有120多个部落,在8月15日前必须集完的部落有11个,余均缓期到9月1日自动归并。现将当时被指定的营盘村高力营子屯下窝棚部落(包括秋皮沟、老背沟、崔家坟沟、老虎洞沟、大房身沟、小房身沟、葛地沟、东方十字沟、石人沟、坟沟、大东沟、小东沟等十三自然村)罹难的情况叙述如下:


  8月4日傍晚四时许,崔庆廉夫妇在秋皮沟东岗(距下窝棚街约二华里)劈青包米,突见从沟外开来大卡车两台。一台内载的是戴钢盔的日寇守备队,另一台载的是伪警察队。车开进下窝棚内,一时街上就乱起来了(勒令家家倒出房子的一半)。人声嘈杂,形势显然紧张险恶。崔知事不妙,即同其妻扛着一麻袋包米棒赶回家(秋皮沟)去。喘息未定,见汉奸李春和领着伪警察五名从沟外向沟东崔振林家走去。一个伪兵拿着一束引火草把,并把火点着。另二名伪兵高声喊道:“屋中有人没有,有人快走出来,要烧房子啦。”崔振林妻一人在家,突然听到外边喊声,出门一看,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一个伪兵对她呵斥说:“马上要烧房子,屋内东东西西还要不要?要时快往外边拿。”


日寇在抚顺残暴推行的“集家归屯” 图4


  这时振林从沟里汗流夹背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听到了伪兵的话,情知哀求无用,急催其妻和他进屋将衣物粮食等从窗户向外抛出。但万恶的李春和已将火把触点檐头,霎时间红火黑烟冲天而起。崔庆廉不敢再事犹予观望,立即通知北邻张焕金家急速抢救东西;又叫小孩迅速跑去沟里通知盂繁德,自己同妻急将屋内衣物粮食等向外抢救。搬运尚未完毕,火焰已烧上檐头。沟东沟西,浓烟弥漫,烈火熊熊,直冲云霄。崔振林妻坐在沟边放声大哭。张焕金妈踩脚捶胸呼天喊地。四十多年来若祖若父苦心经营血一滴汗一滴建立起来的房屋、家园,一眨眼间化为灰烬。怵目伤心,莫此为墓。这时伪兵已将孟家住宅烧着,接着是大车沟、小房身沟。凶猛烟火,红遍天空。号哭声,真是震撼山谷。崔等正在泪眼摸糊,又听得伪兵喊道:“还不向下窝棚街搬去,去晚了就没有住处了。”人们才陆续向下窝棚街集结。崔庆廉还算好运占得了周庆勋一铺小南炕。家具安插铺行李就绪,出街一看:下窝枷小街已到处是人。但西沟、北沟、东沟三条道上仍有大量人群涌来。儿喊娘母寻儿,女哭男嚎,前后相接。有哭昏的,有气疯的,有寻死的……。真是哀鸿遍野,一幅摧心裂胆的流民图。


  入夜时分,各处火光浓烟渐熄。敌寇的警备队和伪警察队已集合乘车开走。剩下这一些无家可归衣食无着的罹难老百姓,像做了一个恶梦似的。然而并非作恶梦,确确实实是活生生的浩劫。继而大家又纷乱起来,有的回到旧地觅得残缸破罐;有的扛来未烧尽的木材;有的上山劈青包米准备粮食;有的急急寻找:安排住所……。有住仓房里的;有住碾棚里的;有住牛棚里的;甚至有住马圈子里的。但仍有半数人无处可住。天渐黄,契声稍戢。晚饭时,情景倍感凄怆,有不吃的,有咽不下饭的。街外、巷口……到处炊烟,所幸当时无风,街头巷尾,流泪眼观流泪眼,断肠人望断肠人,互相以泪眼问候。谁能料到午前尚能自给谷粟,半日之间顿然变成了缺衣短食无家可归的难民!


  事后调查,这次日寇施行残暴的集家归屯计划,仅下窝棚一个部落被集家的37户,被烧的草正房78栋203间,草厢房40栋89间;简易房、牛棚等28处。至于各家被烧毁的粮食、农具、衣物、家具等更无法估计和稽核了。再如归屯之后,由于离耕地较远,因而荒芜土地者则约一千亩;修围子、筑炮搂、站岗、巡哨等劳役几占去全部落的劳动力。被剥夺了劳力,损失约计四十万斤以上粮食。至于精神上的痛苦,集拘后生活上的种种灾难,就难于描述了。当时有这样几句民谣:“集家集家,两眼哭瞎”;“归屯归屯,坑死农民”。“天荒荒,地荒荒,鬼子来了,遭了殃”;“天灾能躲,人灾难防”。


  8月5日晨,部落长崔庆珍(他也是被集家户)召集农民们开会,商量住宅,秋收和修围子等问题,(修围子是八月四日敌寇守备队小队长的指示)。讨论半天,无有结果。这时岭东又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知道是瞎子伙洛、洼子伙洛同时放火了。会议在这一刺激下无法开下去就自动散会。同日午后,传来消息说,住宅须尽量修建在下窝棚街向外扩展,木料随意砍伐,除木工、泥瓦工酌情补助外,建宅户自备小工和一切宅内修建。并闻从八月八日起,要勒令大家开始挖围子,人工、车工按户摊派。这对于流离失所的灾民们来说,又增添了一个意外的重负。


  三、集家后难民们的生活


  下窝棚部落从8月7日起由本部落的180个劳动力,7辆牛车、13辆马车共干361天(包括秋收时间在内),分别建成简易住宅18栋(并非集体统筹修建,只是由部落长奉令摊派人、车搬青石,拔木、石、瓦匠,其余主要是由各家自行设法修建)。每栋住两家、三家或四家,加上下窝棚街原有的11栋,仅能解决59户的住宅问题。其余38户,或迁往远处亲戚家中,或租修仓房,甚或迁到高力营子屯内大庙廊房、学校教室的,免强渡过寒冬。


  在人们赶筑自己住宅时,8月15日敌伪勒令开始修筑围子。用马车运石头,牛车运黄土,并拨部分马车去元帅林站拉铁蒺藜。同时安排木工上山砍木桩材木(桩木长3尺,小头直径3寸),瓦工、木工砌炮楼,另外一部分木工挂铁蒺藜,绕围子一周。铁蒺藜外挖护庄壕,壕深6尺,宽度上边8尺,下边6尺,向里边垒土埂,埂上埋木椿,椿埋二尺,上挂6道铁蒺藜,间隔尺许。围子的四角各砌炮楼一所,石头座,土坯腰、木材盖。腰部下部留有枪眼,楼内方一丈。限9月15日竣工。9月16日营盘警察署前来验工。


  这两项重大工程,对一群亡家破产,衣食无着饥寒交迫哀鸿来说,生活之惨不言可喻。特别是吃的问题最苦,秋收时全部男女老幼均下地抢秋,由于农时被夺,这年虽无天灾,但人祸连绵,因而十成年只收了八成。家家的青包米,早已吃光,除了交地主一部分租粮外,几乎没有剩余。户户缺粮,甚至在中秋节时,就没有粮吃了。穿的问题也最愁苦,烧房子时正是家家拆洗棉衣、棉被时候,未待絮成,棉胎等即被烧去,天气寒冷,浩劫之余绝大多数人缺衣少被,冻得直打哆嗦。并因新房屋冷,地下湿潮,采暖更属不易,一时罹于疾病或致死亡的,时有所闻。所谓“王道乐土”完全是一个尖刻的讽刺。


日寇在抚顺残暴推行的“集家归屯” 图5


  全县集家归屯工作完成后,十月末伪县长赵仲达,参事官山下满男,上田富夫,翻译张云桥,指导官立田寅太,翻译张心如等乘骄车三辆和两台大卡车戴着伪警察一个中队在武宪斌中队长率领下,大批人马开往营盘村来进行视察。他们先到达高力营子屯地主朱成跋家,大吃大喝了一顿之后,就来到了难民集居的学校教室和大庙(连花寺)的东西廊房,参事官、指导官等仅在教室外望望。赵县长和张云桥由朱成玉屯长引路从东庙门走进,赵县长刚跨过山门坎,就听到东墙下边有呻吟声。原来是洼子伙洛杨山咀子住户杨俊卿因吃稻糠饽饽拉不下来屎,正橛着屁股让他老妻用棍子在肛门处往外抠,里外疼痛难忍,是以呻吟。县长不能再瞧下去,走进廊房。廊房三间,住满难民,恶臭气流扑鼻而来。素日养尊处忧的这位县长又不好急于出去,只得用手绢捂着鼻子,病人呻吟声,幼童啼饿声,小儿号寒声,妈妈哄慰孩儿声……交响一片。再看这一群面黄肌瘦,浮肿虚弱的流民,也许表示厌烦,也许有动于衷或内疚于心,赵县长蹙眉疾首,郁然而出。又向西廊望了一望,就同张翻译走出庙外,临去时让张云桥和朱屯长要了杨俊卿家吃的稻糠饽饽一个携回县署,他们离开学校后又乘车到下窝棚巡视一周,看看围子工程,然后返回抚顺县署。次日去得力营村,李家卜子。又次日去海浪村,松树咀子。视察算是完毕。事后,赵县长到农会事务室来和我闲话时说:“被集家归屯的部落最苦的是李家卜子。”试想:下窝棚惨状已如此,而更苦的李家卜子又当如何呢?其悲惨遭遇就更不堪设想了。



  视察之后,他们看到了这些无辜受害的难民而实无法活下去。若不施点小恩小惠,势必把这些人逼上梁山;或者成批死去后,奴役压榨的对象就没有了。乃由山下参事官和抚矿务局商讨结果,由炭矿拨5000元,抚顺街商会援助了3000元。买了高粮800袋(每袋150斤)按每户1袋高梁5元现款施以救济。在救济粮款中扣出领粮、取款、开会、马料等开支,难民每户所得皆不足数,杯水车薪,何济于事!因集家罹难而致病死、气死、或疯或傻的,比比皆是,仅在实施救济前的一次调查中査明,被集家归屯而致死亡的人数竟占30%强。


  这次日寇在抚顺县边境上共烧了下窝棚、瞎子伙洛、洼子伙洛、竖碑、三家子、李家卜子,坎木沟、五百牛禄卜子、台沟、碾子沟、松树咀子等十一部落附属的山谷居民住宅(其他山谷零星散户勒命拆除者不在其内)这对百姓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灾难。全东北不知有多少地方,受到了同样的灾难。同时对反满抗日的革命力量也确受到一定影响。但日寇的阴谋伎俩及其毒辣手段并未能摧毁中国人民坚决要求解放自己的斗争意志。与敌人的意愿相反,东北人民同全国人民一道,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的抗日的力量一天天发展壮大起来。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撰稿人:李一鸣)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集家归屯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