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   > 萨满文化

萨满文化

辽代女真人的萨满教与佛教信仰

2014-10-04 14:38 新浪博客 崔广彬 2164
女真人的宗教自其先世肃慎人及其以前即已产生,并一直绵延传承着。萨满教在女真人建立大金国前占据着主体地位,并且在部落的生产、生活和军事活动中起着决策与预测作用。由于辽国、高丽佛教信仰的影响,佛教也在女真人中开始传播和影响。正是由于这样的影响,才有金代佛教的发展,并出现儒释道三家融合的局面。

辽代女真人的萨满教与佛教信仰 图1


  女真人为世居中国东北白山黑水间的古老民族,先秦时称为肃慎,这一名称的来源与女真人的海东青崇拜有关[1],女真人的宗教起源自肃慎及其先世时期,肃慎的名称先后变为挹娄、勿吉、靺鞨,五代时始女真,但其宗教信仰却是一脉相承的。女真人在辽代的宗教信仰,也是女真人从肃慎到女真的宗教发展史的过程。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女真所信奉的宗教主要是萨满教,但是在辽代时期,佛教信仰和儒教的思想对女真人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一、萨满教信仰

  萨满教为我国古代北方民族曾普遍信仰的一种宗教,这种宗教在女真的先世中就已流传。《通典》载:挹娄国“东北有山,出石,其利入铁,将取之,必先祈神”[2]。这种“其利入铁”之石很显然是挹娄人制造箭簇所需要的,但挹娄人将其“利入铁”的作用归功于神,这是一种自然崇拜的现象。《北史》亦载:勿吉“国南有徒太山者,华言太皇,俗甚敬畏之。人不得山上溲污,行经山者以物盛去。上有熊豹狼,皆不害人,人亦不敢杀。”[3]熊、豹、狼乃凶猛野兽,对我的危害极大,很显然这是勿吉人崇拜徒太山及山中各类神灵所致。到五代以后的女真人时期,萨满教在其社会中发展到至高无上的地位。我们听知道的“萨满”一词的最早记载,是宋朝人徐梦莘所编的《三朝北盟会编》所记录的,“兀室奸滑而有才,自制女真法律、文字,成其一国。国人号为珊蛮。珊蛮若,女真语,巫妪也。以其通变如神”[4]。“珊蛮”就是今天我们所通用的“萨满”。

  到了辽代,萨满教在女真人中地位更加突出,无论是部落之间的相杀征战、氏族之间的争斗,还是生育、疾病,死亡等都要由巫觋 (男巫)来诅祝、预言和占卜。《金史》卷六十五载,女真“国俗,有被杀者,必使巫以诅祝杀之者,乃系刃于杖端,与众至其家,歌而诅之曰:‘取尔一角指天,一角指地之牛,无名之马,问之则华面,背之则白尾,横视之左有则右翼者。其声哀切凄婉,若《蒿里》之音。既而以刃画地,劫取畜产财物而还,无论谁家,一经遭诅,家道随败。[5]”“巫觋”代天问罪,以天诅祝,被杀者当然是罪有应得了。巫师在女真人还担当生育预言《金史·鸟古出传》载,“初,昭祖久无子,有巫者能道神语,甚验,乃往祷焉。巫良久曰:‘男子之魂至矣。此子厚有福德,子孙昌盛,可拜而受之。若生,则名之曰鸟古乃。'是为景祖。又良久曰:‘女子之魂至矣,可名曰五鹀忍。'又良久曰:‘女子之兆复见,可名曰斡都拔。'又久之,复曰:‘男子之兆复见,然性不驯良,长则残忍,无亲亲之恩,必行非义,不可受也。'昭祖方念后嗣朱立,乃曰:‘虽不良亦愿受之。'巫者曰:‘当名之曰鸟古出。'既而生二男二女,其次第先后皆如巫者之言,遂以巫所命名名之。”后来,乌古出果然如巫者所言,屡屡酗酒作恶,“无亲亲之恩”顶撞威顺皇后,景祖与威顺皇后甚感巫者之言灵验,遂将乌古出处死。巫觋预测的竟是如此的准确,能不令女真人崇信吗?巫者还能为人以卜祝来治疗疾病。《三朝北盟会编》卷三载,“其疾病,则无医药,尚巫视,病则巫君杀猪狗以镶之,或载病人至深山避之”。后来鸟古出果然如巫者所言,屡屡酗酒作恶,“无亲亲之恩”,顶撞威顺皇后,景祖与成顺皇后甚感巫者之言灵验,遂将鸟古出处死。

  此外,女真人在战争中也经常以托梦的形式来占卜吉凶,预言胜负。这实际上也是一种萨满教神权仪式的活动,而女真人的部落首领就应是其大萨满。如,《金史·世纪》载,“世祖曰:‘予昔有异梦,今不可亲战。若左军中有力战者,则大功成矣。'命肃宗及斜列、辞不失与之战。肃宗下马,名呼世祖,复自呼其名而言曰:‘若天助我当为众部长,则今日之事神抵监之。'语毕,再拜,遂炷火束缊”。类似的事件在《金史·太祖纪》也有记载,“岁癸巳十月,康宗梦逐狼,屡发不中,太祖前射中之。旦日,以所梦问僚佐,众皆曰:‘吉,兄不能得而弟得之之兆也'。是月,康宗即世,太祖袭位为都勃极烈。”《金史·五行志》中有段话说得更加清楚,女真建国之前,“初,金之兴,平定诸部,屡有帧异,故世祖每与敌战,尝以梦寐卜其胜负”。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女真人  佛教  信仰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