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史考古

张德玉:“佛托妈妈”性别考辨

时间:2014/11/11 20:16:20   作者:《北方民族》1996年第4期   来源:张德玉   评论:0
内容摘要:满族大祭中于第三日之夕举行“避灯祭”佛托妈妈。佛托妈妈,又称佛头妈妈、佛朵妈妈、完立妈妈、万历妈妈、歪里妈妈或喜勒妈妈、喜兰妈妈,是清代满族朝野上下普遍祭祀的女神。满族常祭(日祭)、大祭与释迦牟尼、观世音菩萨、关圣帝君“三神”同列祖宗板一隅(右侧),供在西山墙上,主司保佑人口平安“以保婴而...
  满族祭祀中的换索仪式

  满族大祭中于第三日之夕举行“避灯祭”佛托妈妈。佛托妈妈,又称佛头妈妈、佛朵妈妈、完立妈妈、万历妈妈、歪里妈妈或喜勒妈妈、喜兰妈妈,是清代满族朝野上下普遍祭祀的女神。满族常祭(日祭)、大祭与释迦牟尼、观世音菩萨、关圣帝君“三神”同列祖宗板一隅(右侧),供在西山墙上,主司保佑人口平安“以保婴而祀”[①]。独享专祭,被奉为赐福降子之尊神,全称为“佛立佛多鄂漠锡妈妈”。它是一个用黄布制成的口袋,口袋里装有长四五丈的五彩丝“索绳”,索绳上结系着许多五彩布缕或帛条、竹制成的小弓箭或是猪嘎拉哈,俗称布条为“索络条子”,称这种五彩丝索绳为“索绳”或“子孙绳”、“长命绳”,称这个口袋为“妈妈口袋”。


张德玉:“佛托妈妈”性别考辨


  佛托妈妈之祭,叫做“换锁”,通常是满族大祭的第三天夜晚举行。据载,“换锁者,换童男女脖上所戴之旧锁也。其锁以线为之”[②]。祭祀佛托妈妈要隆重举行备锁树柳、求福换锁、夕祭享祚等主要仪式程序。

  那么,满族朝野这样隆重祭祀的佛托妈妈究竟是何神?祭祀始于何时?按满族传说多以为始于清太祖努尔哈赤:传说与史学考证云:努尔哈赤青少年时代以及起兵前的三年曾在明辽东总兵李成梁麾下为亲兵[③],努尔哈赤与李总兵的小妾喜兰私情被发觉,李总兵欲杀害他,喜兰传消息并帮他逃离总兵府。李总兵将喜兰剥光衣服活活杖死,努尔哈赤为报喜兰救命之恩而奉其为“万佛之首的佛头妈妈”[④],为其祭祀。因其死时身体一丝不挂,故避灯而祭。另据《竹叶亭杂记》记云:。明万历之太后,关东旧称万历妈妈。盖其时明兵正盛,我祖议和,朝臣执不肯行,独太后坚意许可,为感而祀之”[⑤]。

  诸如此类传说,清史专家莫东寅先生予以否定[⑥]。假如满族“避灯祭”是为祭喜兰或万历妈妈,其性别是女性无可争议。有的学者曾就佛托妈妈性别问题提出过质疑,如李文刚先生。

  笔者认为,这一民俗课题,考其真赝实讹,对于研究满族习俗、祭祀以及萨满教的形成,查寻满族民族发展历史大有益处。

  莫东寅先生认为“柳树枝求福(亦称换索)之仪接近于赫哲人的萨满求子的捉雀仪式”,“佛托”即相当于赫哲族的“送子娘娘”[⑦]。锡伯族的女祖先是“子孙妈妈”,已与“佛托妈妈”无异[⑧]。兴京(今新宾满族自治县)“瓦力额摩,世俗多谓歪里妈妈音转化矣,乃家宅之神”,据记载,新宾满族祭“民户岁时报本,率皆悬宗谱中堂,前设几案,罗列祭品……”,“又有供朱果神女及万历妈妈者,亦均附祀”[⑨]。这里明确说佛托妈妈是女性。佛托妈妈为女性,本文谨就如下几个方面予以考辨。

  首先,我们先弄清“佛托妈妈”“妈妈”一词的含义。满语清代称之为“国语”。至清中期以后,经过清代历史上第三次的汉满文化大融合,清代的“国宝”满语和骑射逐渐消亡,国语贻尽,骑射亦已废止。但个别词汇、语句、称谓等仍保留在日常生活的口语中,如称爸爸为“玛玛”,称妈妈为“讷讷”,称哥哥为“阿烘”,称姐姐为“格格”等。那么,“歪里”“完立”是什么意思呢?它们能音转为“万历”吗?回答是否定的。“完立”是满语,其意为木偶,“完立妈妈”是指满族人供奉的 女神的神像木偶,如同汉族人供奉的泥菩萨一样。“完立”与“歪里”只是汉字记写的异同而已。而“万



标签:佛托妈妈 性别考辨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