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龙凤旧事》之《矿工舞》

2014-12-11 21:55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916
这是一张我保存了五十五年的老照片,是一九五九年十月一日照的。也是我们的舞蹈《矿工舞》在全市小学生文艺汇演获奖后的留影,那一年我才十岁。中间的那位,大家可以看出,那就是我们的音乐老师,姓栗,是个多才多艺的老师,就在我们下坎的幸福楼住,论老邻居的关系,我还应该叫他一声“四叔”,他因为小时候闹天花,脸上落了几个浅皮...

《龙凤旧事》之《矿工舞》 图1

  这是一张我保存了五十五年的老照片,是一九五九年十月一日照的。也是我们的舞蹈《矿工舞》在全市小学生文艺汇演获奖后的留影,那一年我才十岁。


  中间的那位,大家可以看出,那就是我们的音乐老师,姓栗,是个多才多艺的老师,就在我们下坎的幸福楼住,论老邻居的关系,我还应该叫他一声“四叔”,他因为小时候闹天花,脸上落了几个浅皮麻子,但丝毫没影响我们对他的崇拜和尊敬。还没上学的时候,我们就会在每天晚上在他家的楼下玩耍、徘徊,就想听他拉手风琴、吹小号和黑管(单簧管),那《山楂树》、《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三套车》等等苏联歌曲优美的旋律,满足了我们少年渴望音乐的心灵。

  一九五九年,龙凤矿子弟小学建成,我们龙凤西部(大部分是矿前和员工街)的孩子,由南龙小学分到了矿子弟小学。(夜海沟的学生分到了海新小学。)我们是三年级,一共四个班。也是最高年级。也就是那一年,我认识了栗老师。他是从别的学校转来的,还是分配来的,我不得而知。但他到了我们学校,学校的文艺活动就多了起来。

  我记得暑假的时候,他从三年一班和三年二班选拔了十二名同学,组织了一个小舞蹈队,进行了一些基本训练,还常常带我们到老文化馆(在三宿舍的下坎儿,后来的龙凤派出所)观摩大人们的舞会,让我们体会舞蹈的节奏。因此我对慢三、快三,快四的节奏,很早就熟悉了。什么《小白船》、《马兰花开》,什么《山楂树》、《青年圆舞曲》、《滑冰圆舞曲》等等,一听就知道是几步,有时候还和小女伴,来一曲呢。

  为了迎接全市小学生文艺汇演,他领我们排练了一个《矿工舞》。由于我们是矿子弟小学,矿里非常支持,排练需要的服装、道具,彩排需要的场地等无条件提供。我们穿的演出服,都是矿工穿的崭新的工作服,根据我们每人的身高、胖瘦,矿里给改的。靴子、安全帽没法改,只好找最小号的,矿灯也没法改,只好用矿工带的真家伙。

  为了排好《矿工舞》,老师和同学们都没少费劲儿。栗老师既要编排动作,又要编曲,我们一天要排练好几个小时。累的腰酸腿疼。但想到要去参加汇演,我们都挺了过去。

  这个舞蹈的旋律是这样的:“收收都收米收都,收收都收米西啦,收收都都拉收米啦收,啦啦收啦米来都来,米米米来都啦都收米,啦米来啦都。”

  歌词是:“不怕山高路不平,不怕崖陡石头硬。我们都是人民的采煤工,劳动战线打先锋。为了多炼钢和铁,干劲把天冲!”

  动作是:“一出场,十二个人一排,男女相间,随着音乐飒爽英姿地用垫步的舞步走到舞台中央。第二遍音乐响起,全都蹲下,后边的扶前边的肩膀,蹦跳向前,绕一个圈儿,用来模仿矿工坐人车的情景;第三遍音乐响起,分成两排,相对的两人互搭双肩,最后的两人出中穿过,好像矿工穿过井下的支护;当第四遍音乐响起,十二个人两两一对,组成六对,两手相握,前手高,后手低,模仿矿工用煤电钻打眼儿的动作;随着“打眼儿”工作的完成,后台有两声“轰轰”的效果,模仿“放炮”,我们远远的捂着耳朵,看煤炭被“炮”崩下来。音乐第五遍响起,我们六六相对两只手三百六十度做往复运动,模仿运煤的溜子。

  至此,整个“采煤”工作结束了。我们又踏着音乐,用上场的动作回到后台。

  我们整整排练了一个假期,但很少穿服装,等到了快彩排的时候,我们感觉到了麻烦。靴子太大、帽子太沉、矿灯太重,特别是一跳的时候,帽子一颠,就把眼睛捂上了,什么都看不见。矿灯直往下坠,弄不好就闹个屁股墩儿,出了不少笑话。

  紧张的排练结束了,九月迎来了全市小学生大汇演。我们都憋足了一股劲儿,一定要跳好,为校争光,为矿争光。那天在市工人俱乐部演出,我们一炮走红!走台后,“进入井下”,舞台切光,我们打开矿灯,灯光闪闪,“追光”罩着我们表演的区域,矿灯与追光交相辉映,响亮的音乐,整齐的动作,获得了雷鸣般的掌声,我们的《矿工舞》,获得了舞蹈一等奖。那天我们很晚才到家,高兴得一宿都没睡着。之后我们又到矿里演出多次,还到外校进行表演,都获好评。

  “十一”,也就是国庆十周年的时候,我们穿上演出服,在龙凤照相馆,照了这张像作为留念。那时候我们“太年轻”了。

  现在我给朋友们介绍一下照片上的各位:第一排右起依次为马凤兰、贾立、王静、中间就是栗老师、袁丽华、齐锁霞、王玉枝;

  后排右起依次为:肇恒富、郭树华、郭文忠、刘文华、邢世阔、最后一个就是我。好玩儿不?这些小学同学现在都六十多了,栗老师也不在了。五十多年过去了,见面的机会极少,好想念他们。我的少年的伙伴们,你们都好吗?我想,如果他们能看到我写的这篇文章,一定会引起对少年时候的回忆,一定会想起我们跳《矿工舞》时的许多有趣儿的事儿。(2014年12月9日)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