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怀念我的齐姥娘

2014-12-22 19:43 抚顺7000 王尧 1494
齐姥娘王尧我的生命中有一位永远也忘不了的老人,她就是我的齐姥娘。我不知道她的姓氏和名字,她夫家姓齐。她出现在我的童年,陪伴了我最需要长辈疼爱的童年时光,她给了我永不消失的爱、永远不灭的记忆。1970年,我5岁、妹妹周岁的时候,随父母走“五七道路”,下放到清原县霸王沟小队,那时父母...
怀念我的齐姥娘

王尧


王尧:怀念我的齐姥娘 图1


  我的生命中有一位永远也忘不了的老人,她就是我的齐姥娘。我不知道她的姓氏和名字,她夫家姓齐。她出现在我的童年,陪伴了我最需要长辈疼爱的童年时光,她给了我永不消失的爱、永远不灭的记忆。

  1970年,我5岁、妹妹周岁的时候,随父母走“五七道路”,下放到清原县霸王沟小队,那时父母也只有40岁。我是由外祖母把我由襁褓中带到5岁的,对外祖母深深的依恋着。可是由于年龄太大、路途太远,外祖母不能到乡下继续照顾我们。告别的那天,天上飘着清雪,刚强的外祖母流着泪贴着我的脸不松手,她跟着缓缓驶出的卡车出了院子,一个人孤零零在雪中站了好久,直到渐渐消失在了远处。

  到了农村,只有我们一家四口在一起生活,再也没有疼爱我的外祖母每天陪伴我,给我讲故事、作好吃的了。童年的光阴在想念外祖母的日子里过着,妈妈给我买了高尔基的《在人间》连环画,我只能在连环画里高尔基慈祥的外祖母的一颦、一笑想念着我的外祖母。我没有想到,我的又一位外祖母神奇地从画中走出来,出现在我的生活里,这就是我的齐姥娘。

  有一天放学回来,见家中有位老太太正坐在炕上跟母亲攀谈,这是齐姥娘第一次到我家来,她老人家是来求我母亲给她远在黑龙江的大女儿写家信的。齐姥娘个头矮小,穿着泮扣的老式黑布衫,是一个小脚的“关里”老太太,她头发黑黑的,脑后挽着“疙瘩髻”,插着一根闪亮的发簪。齐姥娘是瓜子脸,很瘦削很白皙,脸上的皱纹都浅浅的,一双细长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她的嘴唇很厚,给这张慈爱的脸更增添了忠厚和诙谐的色彩。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和我母亲唠嗑的情景:她盘着腿坐在炕上,像是对她的大女儿,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思念女儿的话,有时说着说着就抬起手抹去浑浊的老泪,边落着泪边问母亲她说得对不对。

  后来知道了,齐姥娘原来是一位关里汉的妻子,生育了两个子女,后来丈夫去世了,她就带着孩子“闯关东”逃荒到东北,陷入饥寒交迫的绝境。这时同是“关里人”(山东)的齐姥爷便收留了她,两个人成了家,又生育了两个儿子。她的大儿子和大女儿就回了关里并都成了家。齐姥爷脾气暴躁,总让她很伤心。齐姥娘和我母亲投缘,听我母亲对她诉说伤心事时,老人显得那么同情和担忧地看着妈妈,不时发出沉重的叹息。这叹息的声音就像是神奇的雾,一下子把忧郁笼罩得看不见了。妈妈和她在一起时总觉得很快乐,她也把我母亲当成了她又一个女儿。信写完了,她的心就舒畅了。她不识字,却把信捧到眼前,睁大眼睛要看得更清楚似的,仿佛那里就有她想念的孩子。她把信放在胸口,那般感激地对我母亲笑着,长久地感激着道着谢,她常说我的母亲像她的大女儿。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