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怀念我的齐姥娘(2)

2014-12-22 19:43 抚顺7000 王尧 1578
齐姥娘王尧我的生命中有一位永远也忘不了的老人,她就是我的齐姥娘。我不知道她的姓氏和名字,她夫家姓齐。她出现在我的童年,陪伴了我最需要长辈疼爱的童年时光,她给了我永不消失的爱、永远不灭的记忆。1970年,我5岁、妹妹周岁的时候,随父母走“五七道路”,下放到清原县霸王沟小队,那时父母...


  齐姥娘总是挎着一个小筐,总是带着一些好吃的东西从山里下来看我们。那真是个神奇的小筐!像油炸饼、酥饼、李子、沙果、草莓,有山里的特产,有她自己做的小吃,她拿来的东西总是香喷喷的花样百出,仿佛是个魔术师,不断变换着幻术。我们也常到深山里的齐姥娘家作客。两家就像“走马灯”似的来往,齐姥娘和母亲几天不见就相互想得慌。日子长了,我们的感情与日俱增,已经不是用“深厚”这个词能表达得了的。我母亲、父亲的祖籍也在山东,齐姥娘,这位无比善良又普普通通的乡村老太太,已经成了我母亲的亲人、我的亲人,我们全家的亲人。

  有一年秋天,她远在黑龙江的大女儿终于来看她了,齐姥娘高兴得合不拢嘴,她蹒跚地走到我家来,放下小筐里满满的好吃的,就乐颠颠地拉着我们全家去她家里作客,她和齐姥爷预备了丰盛的家宴庆贺、欢迎大女儿的到来。

  “关里人过日子”,这句话名不虚传!齐姥娘的家在山里,就像小说里的花果山、水帘洞一样,山清水秀,满目翠绿,真是鲜花万点、绿柳千条。在宽敞的大院套里,大榆树下,摆上了自己酿的果酒和鱼肉。大家兴高采烈地围坐在一起,品尝着山里人的盛宴:炒木耳、炒辣椒、炒韭菜、炒鸡蛋、蘑菇炖鸡,酱排骨。在物质那么贫乏的年代,这些东西把我们都看呆了,现在想来,勤劳、俭省、会过日子,是老一代人留下的多么宝贵的财产!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炖蛤蟆。齐姥娘的小儿子叫“六盅”——据说喝他们家自己酿的山葡萄酒能喝六盅,并因此得名,这小舅舅和我一般大,我们捡来劈柴往锅灶里添柴火,一口黑锅里的水烧得滚开,齐姥娘端来一盆洗得干干净净的蛤蟆,揭开锅盖先把白菜叶子放里,然后“哗”的一声把蛤蟆倒在锅里,马上扣上锅盖,就听得“乒乒乓乓”蛤蟆撞击木锅盖的声响,一会儿盛出来,往碗里撒上干辣椒和葱花,甭提多香了!这时再怯生生地抿一口齐姥娘酿的山葡萄酒,清香醉人,孙大圣喝的琼浆玉液也不过如此吧!

  齐姥娘搂着一个小女孩,这小女孩小名叫“嫦娥”,跟我和六盅一般大,11、2岁的光景,脸红扑扑的,泼辣俊俏。大家吃过了饭,齐姥娘高兴得脸都红了,她拉着自己的大女儿和我母亲,一口一个女儿地叫着。嫦娥的母亲很逗趣,她笑着跟我母亲说:“大姐,干脆给我们嫦娥和你们家小子定个娃娃亲吧,行不?”当时我哪里明白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当亲属就好,还没等母亲说就抢着答道:“行!”话刚出口,满院子人大笑,嫦娥瞪着一双好看的眼睛恼怒地看着我,她伸手揪住我的耳朵说:“俺们关里娃娃亲就是大人说的两口子!”齐姥娘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笑了出来。六盅喝多了酒,趔趔趄趄走过来,指着我和嫦娥傻笑着嚷嚷:“两口子,两口子!”孩子们打闹着,大人亲切地攀谈着,此情此景,犹然在目。

  有一次,我和小舅舅六盅“打仗”玩,不小心用铁锹尖把他的脚踝划出了一个深深的口子,鲜血直流,我吓坏了,六盅疼得擦着虚汗,还一个劲地安慰我:“没事,我不会告诉你妈的”,还是齐姥娘敷药给治好的,这事我妈一直都不知道。当时除了对小舅舅佩服得五体投地,觉得齐姥娘还是向着我。乡村的六年,齐姥娘陪伴了我们六年。回想齐姥娘六年里对我们的恩德,我由衷地感到,山东人醇厚、可交是真真切切的,我自己不也是山东的后裔吗?

  后来,我们回城了。回城的当天,天上也飘着清雪,霸王沟满村的父老乡亲到家里送行。卡车驶出大院,齐姥娘迈着小脚在石头路上蹒跚地一直送着,直走到一个小山岗上再也走不动了,像我的外祖母一样,她也是一个人孤孤零零地站在雪中的山岗,直到我们和她都渐渐地消失。

  回城后的第三年的一天,小舅舅六盅突然来了,他含含糊糊地说要在我家住几天。后来我问出来了,他是私自要去黑龙江他大姐家。我很怪他:不声不响地走了,齐姥娘还不急坏了吗?可是又有一喜:齐姥娘找小舅舅,就一定会来我们家,这样我就又能看到她了。果然,齐姥娘来了,我们全家高兴极了!可是,一见到齐姥娘,我和母亲都不禁大吃一惊:齐姥娘还是那么亲切,笑眯眯的,但脸却变得又黄又瘦,更加瘦削,头发花白。伴着阵阵剧烈的咳嗽,脸上还不时泛上不健康的红晕。她还是穿着黑布衫,脑后的发髻上依然插着那根发亮的发簪。齐姥娘的手臂枯干细瘦、青筋突起,但她老人家还是用力向上提起着——她还是挎着那熟悉的小筐!那里仍旧装满了李子,装满了沙果,装满了山里红。

  齐姥娘在我家住了九天。九天里,齐姥娘总是埋怨六盅给我们添了麻烦,面对母亲和我们全家的热情和孝敬,她竟然觉得忸怩不安了。第十天,尽管我们一再挽留,她还是执意要带六盅走了。临别的晚上,齐姥娘的精神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她紧紧搂着我,凄然、长久地凝视着我母亲的脸,好像这一辈子再也见不着了似的。母亲忍不住哭了。

  送行的时候,我们来到车站。望着齐姥娘从车窗里探出的头,被风吹起的白发,我忍不住眼里的泪水。亲爱的齐姥娘,善良的老人!在孤苦无援的年代,我们患难相交,您的关怀从来没有间隔过,您的深恩无法报答!您是我的《在人间》里的又一位外祖母,您的爱永在。

  这以后的文字,请原谅我不忍再写了。对不起!!!

  有句话说的很好:“你生活中出现的每一个人都不是无缘无故来到你身边的”。人生之所以幸福,是因为每当你经受厄困危难的关头,身边就会出现一个爱你的人,有拥抱你胸膛,拉着你的手,把你挡在身后的担当,填补你的空白和缺憾,这个人、这些人就是你生命中不可忘记的贵人。齐姥娘的香案上,永远有我作孙儿的一炷香,齐姥娘的坟前,永远有我跪着的怀念和祭奠。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