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考古

历史考古

明代女真与朝鲜的贸易(2)

2015-01-03 11:26 《史学集刊》2007年第5期 刁书仁 2611
女真族与朝鲜之间的贸易往来始于辽金时期。到了明代,这种经济往来不论是贸易形式与规模,还是贸易商品的种类都有了新的发展。这种贸易补充了各自所需,丰富了双方的经济生活,尤其是对女真社会的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女真与朝鲜以进献与回赐形式的贸易  明代居住在图们江、鸭绿江流域的女真...


  女真人在与朝鲜的贸易中,朝鲜官吏时有故意压低回赐价格的情况。成化八年(1472)正月,居住在朝鲜六镇庆兴府的“城底女真”朴豆弄吾进献貂皮一领,朝鲜官员“不准时值,只从旧例,给棉布三匹”。朴豆弄吾对这种“不准时值”,故意压低回赐价格的行为“不无含怨”,上诉李朝。成宗国王下令所司按时价“以营所储棉布四匹加给”,并对女真朴豆弄吾说:“汝所进皮物回奉该司例给数少,故特命加给”。[4](卷14,成宗三年正月乙巳)此事充分说明女真与朝鲜都认为进献与回赐是一种等价的商品交换。当然,一旦这种进献与回赐不等价时,女真就不到朝鲜京城进行贸易。据《李朝实录》载:“城底彼人(女真)上京时必以貂皮为进上,而例以下下品为市准而给价,故彼人不喜于上京,以其貂皮之兴产不如昔时,而其价反不如彼处之价也”。[5](卷72,中宗二十六年十一月己未)由于女真在京城交易貂皮时,有些朝鲜官员不分毛皮质量,以下下品为时价,致使女真不愿到京城交易,而在当地交换。表明这种贸易交换对女真来说是自由的,在何地交换完全取决于是否等价。

  女真人对朝鲜进献后的回赐贸易得到的主要是棉布等纺织品,至于弓角、箭镞等女真社会生活所需的物品,朝鲜是禁贸的,只有与京城的商人、居民私贸中才能得到。朝鲜政府为了防止女真与朝鲜商民私贸禁物,曾派义禁府官员专门监督在京城北平馆居住的女真人,“痛禁人出入”,女真回还时,朝鲜还派官役“托以照检驮载轻重,仍察赍去物色,如有禁物,其潜卖人及不能检举官吏,并依律科罪”。[4](卷52,成宗六年二月丙申)然而,朝民及官吏为利益驱使仍将禁物私贸女真。嘉靖四年(1525)正月,李朝侍讲官李芄在给中宗国王报告中道出女真与朝鲜官民私贸的实情。他说:“闻北平馆野人处贸易皮货者,前则如箭镞禁物潜匿怀中而卖之,今则弓角、箭镞等物公然卖之,以箭镞四个贸貂皮一领,其不畏国法如是,若不禁之,其弊大矣。且其房守等与彼人相谋,其所买禁物必埋于房前,还时赍去。又市人等与野人相约潜持禁物,野人回还时,邀贸于狄逾站,此则难以知也”。鉴于这种情况,他提出:“今后于北平馆,请定开市日,使市人得相买卖,余日则使不得任便出入”。[5](卷72,中宗二十年正月戊辰)然而,这种限定反而使朝鲜官民与女真私贸更加活跃,以至于有的官员将“官库之物,尽归贸银之资,其为泛滥极矣”。[6](卷22,宣祖二十一年十二月丙寅)女真到朝鲜京城的贸易活动,因万历中叶爆发“壬辰倭患”才中止。

  女真与朝鲜的边境互市贸易

  明代女真人与朝鲜的贸易,除女真人前往朝鲜京城从事贸易活动外,主要还通过边境互市的方式进行。明初迁徙到图们江流域的斡朵里、兀良哈、兀狄哈女真与朝鲜的贸易活动,最初主要在图们江以南的庆源,各部女真都到“庆源塞下市盐铁牛马”。[2](卷11,太宗六年二月己卯)永乐元年,明朝在图们江以北设置建州卫,并通过建州卫招谕图们江流域各部女真,使李朝北拓疆土的计划受阻。为此,李朝取消了庆源互市。图们江流域的女真因得不到盐、铁,遂致愤怒,“乃入庆源界抄掠之”。[2](卷11,太宗六年二月己卯)永乐四年,李朝东北面都巡问使朴信上奏说:“禁绝则野人以不得盐、铁,或生边隙。乞于二郡置贸易所,令彼人得来互市”。为缓解与女真的矛盾,太宗国王同意在镜城、庆源两地与女真互市,但“唯铁则只通水铁”。[2](卷11,太宗六年五月己亥)明正统以后,互市的地点扩展到整个图们江以南的会宁、庆源、钟城、庆兴、稳城、富宁六镇地区。大体上五日一市,届时各地女真前来互市者络绎不绝,“六镇”的朝民也“与野人争相贸买”。[5](卷29,中宗十二年九月乙未)万历十一年(1583),努尔哈赤崛起后,为了招抚茂山附近的女真部落,又私自开辟了经车逾岭至茂山(今朝鲜咸镜北道富宁北古茂山)的贸易之路。据平安道观察使尹承吉的报告说:“车逾岭胡人潜行”往来,全然不顾边将的“严辞开谕”,“托以买卖,往来无节”,边将禁之,他们竟然反诘道:“往来之路,何以禁之?若或相禁两国相好之意安在?”而努尔哈赤则根本不把朝鲜禁令放在眼里,曾对各部女真说:“车逾之路,勿为昏夜潜行,白日明正通行”。[7](P2231-2232)为了与努尔哈赤争夺茂山附近的老土等部女真部落,朝鲜于万历三十一年决定在茂山开市。就茂山开市的目的,《李朝实录》载:“若于茂山堡许其开市虚水罗诸部之胡,闻风辐辏,任意买卖,老土父子亦必出来纳款,此后当以利害反复开谕,期于革化其心,则当初从贼(努尔哈赤)之辈,我可以尽抚以有之,会宁藩胡亦当安集,而藩篱自固矣”。[7](P2708)这样,不仅“土兵有生利”,远近的女真部落,“皆凑集本堡,以为资活之计,城内人丁,不期足而自足”。茂山开市后,朝鲜规定:“依五镇例,五日一次,农器、釜鼎、食盐等物许令买卖,其他禁物一切严禁”。[7](P2709)建州女真迁徙到浑河、婆猪江地区后,与朝鲜在鸭绿江流域的边境互市也逐渐开展起来。临近鸭绿江流域的朝鲜平安道地区,自李朝建国以来,对与女真的贸易禁令森严。永乐二十二年四月,李满住率建州卫女真迁徙婆猪江(鸭绿江支流佟家江)后,经常到朝鲜满浦镇对岸的皇城坪(今吉林省集安),向朝鲜边将请求粮米、盐酱等,并要求互市贸易。朝鲜边将均予以拒绝。为此,李满住曾上奏明朝,希望借助明朝的影响,达到与朝鲜互市贸易的目的。据《明实录》载: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女真  朝鲜  贸易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