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考古

历史考古

酣睡143年的知府

2015-01-04 10:19 抚顺七千年 孙相适 2521
1975年(毛主席逝世头一年),农业学大寨还在劲头上,学习的措施之一是平坟。将建在平坦地面上的坟,尤其是那些无主的古坟铲平变为耕地。新宾县南杂木人民公社房身生产队村庄东面的王翰林坟早就在该平之列,但由于社员们对...

酣睡143年的知府


孙相适

  1975年4月23日,是个暴发奇闻的日子,这天,奇迹发生了。

  1975年(毛主席逝世头一年),农业学大寨还在劲头上,学习的措施之一是平坟。将建在平坦地面上的坟,尤其是那些无主的古坟铲平变为耕地。新宾县南杂木人民公社房身生产队村庄东面的王翰林坟早就在该平之列,但由于社员们对王翰林颇有好感,所以迟迟没有动手。现在,上级严厉催促:必须平掉。实在捱不过去了。

  23日这天谷雨,已经套犁杖种地了,房身生产队派一台推土机和十几名沈阳六八届下乡青年平坟(没派当地社员,司机除外)。

  王翰林坟坐西南朝东北,西连房身屯,东邻金木沟,后倚连绵群山,前望说是象征出大官的鸡冠砬子,左右两条山岗弯环抱护,山坡下聂尔库河横贯东西,西北方向两山夹峙的关门山将出水口关拦,风水极佳。现在,高速公路横穿墓园遗址,对面河谷里建有添泷耐火材料公司。

  据开推土机的吴作会师傅介绍,王翰林坟有7盔坟包,排成4排,第一排(西南上首)1盔,第二排2盔,都很小;第三排1盔,坟包很大;第四排3盔,稍小些。坟地长有几棵古松,四周砖砌围墙已经倒塌,在遗址随处可见青砖碎块。

  吴师傅驾驶推土机推松树,虎性十足毫无畏惧的青年们刨坟。先刨一、二、四排小点的,都比较顺利。

  刨那盔最大的坟包时遇到了困难。剥开表土,是一层灰白色特别细致特别艮硬的“狼屎泥”,费好大力气刨掉了狼屎泥,扒掉一层糟木欀,又刨掉一层致密的黄泥,露出一角棺材,竟然乌黑发亮。青年们来了兴致,加紧挥锹舞镐,当包裹的黄泥全部清理掉之后,一具长226厘米、高126厘米的六面圆拱型的大棺材显露出来。棺材外面通体胶合两层布,涂着黑漆,黑漆尚有光泽。青年们撕掉漆布,用洋镐尖撬棺盖,左撬右撬,终于将棺盖与棺身分离,一股浓烈的中草药味弥漫开来,青年们探身往棺材里面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

  里面躺着一个人,身穿官服,掀开盖在脸上的冥布,原来是个老头,瓜子脸,八字胡,本皮本色,象是熟睡一般。头戴缀有红缨有顶戴无花翎的酱斗篷形的“凉帽”,身穿绣有云雁图案的“补褂”长至脚面,项戴一串琥珀“朝珠”,足蹬青缎“官靴”。身下褥子里有大量中草药,并有浓茶色积水。青年们碰碰脸蛋,脸蛋有弹性;拽拽胡子,挺结实;摘去帽子,头发整整齐齐;从马蹄袖里拽出手看看,连指甲都在;动动胳膊,胳膊能弯曲;抬抬腿,弯曲自如;整个人好好的,就差没有气。青年们七言八语:“哎——你别说,给点气还能活呢!”一个青年探身搬动一下老头的脑袋,脖子能拿弯,他摘下串珠,嘻嘻哈哈地套在自己的脖子上:“你们看,我像个官不?”然而,谁也没有笑,他们很快地平静下来:“这是文物啊,应当保护。”那由眼前奇异景象所引起的震惊迅速升华为文物保护意识,他们放回串珠,合上棺盖,不再动它。这时候,他们才仔细阅读棺材头竖书的一行文字:“皇清诰授朝议大夫济南府知府显考翰屏府君讳朝幹之灵柩”。一面留人守护在这里,一面回队报告。

  房身生产队陈队长立即向南杂木公社报告,公社指示:设置警戒线,不许人们近前围观,等待上级来人。4月24日,省、市、县文物部门派人到此进行科学清理。

  考古工作者给坟墓编了号,那盔最大的叫1号墓。1号墓为夫妻合葬土坑墓﹙妻只见骨﹚,有棺有椁,棺椁间距15厘米,用黄土填充夯实,椁已朽烂。棺盖与棺壁用三簧楔封闭,外包两层漆布,棺形完整,只是棺盖和东侧壁有点陈旧裂缝。死者身穿6层衣服,两侧还有5件衣服,1件幔帐,6件玉质饰物,共出土文物24件,都没有变质。1号墓尸体未腐原因是墓中用中草药防腐,尸体涂有含汞硫化物以及多层密封所致。考古人员介绍:这是抚顺市首次发现未腐古尸。就是三十年后的今天,在抚顺它也是独一份。

  这位逝者是谁呢?为什么房身百姓对它那么有好感呢?我们既然有幸与他邂逅相识,那就了解一下他的历史吧。


该文章所属专题:孙相适专栏

作者简介

    孙相适,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人,1941年生,满族,母亲爱新觉罗氏溥字辈闺秀。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迁居抚顺,专心研究清前史、抚顺地方史和满族姓氏。曾任《清前史研究》刊物执行主编。2014年出版50万字专著《走进满族姓氏》。其散文、诗赋散见于抚顺报刊。

标签:王朝幹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