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难忘五十年前采蘑菇的经历(2)

2015-01-16 12:21 抚顺7000 杨伟 2647
前几天到市场买菜,看到农民老乡在卖蘑菇,上前一打听,新鲜的松树伞每斤居然高达30元钱,真真吓死人。这两天又是接连下小雨,今天一早,缠人的秋雨终于停了下来,一场秋雾笼罩着整个世界,20米开外几乎看不见人。这种气候是出蘑菇的最好天气,记得小时候常常在雨后立即拿起筐,拎个镰...


  抬头朝村庄四周的群山望去,那里的景色比田野里更美——火红的山里红挂满了枝头,一树树,一片片,就像一个个火炬,一团团烈火,把你的周身血液都烧得沸腾了。满山遍野的梨树结满了果实,梨儿像小灯笼一样挂在树枝上,秋风吹来,它们就伴着秋风打秋千。柞树把它的果实放到了地上,馋嘴的松鼠三个一伙两个一串往家里偷运橡果,留作越冬的食粮。野葡萄披红挂彩、硕果累累,野泥猴桃飘香流金、青翠欲滴。还有火红的枫叶,紫红的榛叶,血红的树莓叶,浅红的柞叶,金黄的杏条叶,翠绿的洋槐叶,黑绿的柳树叶,橙色的水曲柳叶……真是五颜六色,美不胜收,好一幅神仙画出的山水画。

  我们从杨家东沟上的山,先是来到了桦树沟,那里的蘑菇可真不少,三五尺一个,五六步一块,我们奋不顾身的抢了起来。我眼尖手快,看到前面有好几块蘑菇,就顺着山坡向下跑去,还没等到摸到蘑菇,只听“哧啦”一声,崭新的靴子被树桩戳开了一个三角形的大口子。可把我吓坏了。要知道,这靴子是三姐一个月前花十几块钱买的,在农村没几个孩子能穿得起,20斤蘑菇也换不来这双靴子啊。

  一会儿回了家,不挨妈妈打,也得挨妈妈一顿骂!离开了桦树沟来到了霍家坟沟,山岭上长着好几棵一人来高的小松树,我知道,这样的地方最爱长蘑菇。果然,我拿起镰刀把树底下的荒草一拨拉,一大片松树伞露了出来,足有半铺炕那么大一片,它们像小孩子似的齐刷刷地一个挨着一个,红红的、嫩嫩的,每个都有菜碟那么大。我激动极了,高声喊着:“都是我的!都是我的!”然后把手里的大筐往蘑菇旁边一横,屁股往草地上一坐,两只手不停地把蘑菇一个一个捡到自己的筐里。他们三个看到我遇到了这么一大片蘑菇,羡慕极了,无奈已经听见了我喊的那句“都是我的”,谁也不好意思同我来抢这片蘑菇,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我把一块块蘑菇放到了筐里。一袋烟的功夫,我的大筐就差不多要装满了。

  正当他们三个人垂头丧气的时候,我们又来到了房申沟的西山坡,在一个山里红树下,又发现了很多蘑菇,我觉得我采的蘑菇比他们多多了,应该让他们去采,就没有狠劲地同他们去争。那棵山里红树的北侧有一条大沟,没想到那里也长了不少蘑菇,而且有一个最大的蘑菇,头足足有大碗那么大,根粗的像小擀面杖似的,只可惜是张兆东和秦英东同时发现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下了手,秦英东抢去了蘑菇头,张兆东抢去了蘑菇根。从上山到下山,只有短短的两个来钟头,可我们却是个个满载而归,当然,还是我采的蘑菇最多,大约能有20来斤吧。兴匆匆地回到了村里,乡亲们见我们采了这么多蘑菇,都夸我们真有能耐,张二嫂还说我是蘑菇头。

  可一想到被刮坏了的靴子,那股自豪和高兴劲又跑到了九霄云外,怀里像揣着个小兔子,一颗心七上八下不停地乱跳。硬着头皮回到了家,母亲正在做晚饭,父亲正在喂猪,见到我采了那么多的蘑菇,两位老人家乐得合不上嘴,特别是母亲,眼眯成了一条缝,脸笑成了一朵花,满口金牙在太阳底下闪闪发着金光。当我不得不把靴子坏了的事情告诉他们时,母亲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没了,刚刚还和蔼可亲的笑脸突然浓云密布,变得阴沉可怕极了,她先是看了一眼我脚下被刮坏的靴子,又把手狠狠地扬了起来,我意识到这顿打肯定是挨不过去了,就闭上双眼等着巴掌抡过来。没想到母亲的手最终还是没落下来,只听她叹了口气,冷冰冰地说:“明天到章党把蘑菇买了,把靴子给我粘上!”爸爸一边喂猪一边添油加醋地说:“哼!真是漫山遍野打野鸡,到头来家里丢了个大公鸡!”

  五十多年的时光弹指过去了,在这五十多年里,从性格、容貌到爱好我都改变了很多,可采蘑菇这个爱好始终没有改变,每逢秋雨过后,我时常约上好友上山采蘑菇,可再也没有那天采得那么多,再也没有那天那么得意,也没有那天那么失意。如今,看到了市场上的新鲜蘑菇已经买到了30元一斤,我想若是时间能够倒流该有多好哇,那天我采的二十来斤鲜蘑菇,搁现在起码能买六百多元钱,至少能买五六双靴子呢!父母倘若在世,他们肯定高兴极了。

  初稿写于2010年10月5日

  修改于2015年1月7日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采蘑菇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