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友记忆

王尧:难忘妻的一瞥

时间:2015/1/23 8:52:17   作者:王尧   来源:抚顺7000   评论:6
内容摘要:难忘妻的一瞥 王尧日子过久了,夫妻们的容颜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失去朝花时节的光彩。在每天“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事中,在日日夜夜的面对中,就算你是最灿烂的鲜花,也不管用什么方法来滋润和浇灌,似乎都在暗暗地枯萎和凋谢着。丈夫已不复年轻时潇洒俊逸,妻子也常常叹息不复往昔无比的清丽。但在我的...
王尧:难忘妻的一瞥


  日子过久了,夫妻们的容颜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失去朝花时节的光彩。在每天“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事中,在日日夜夜的面对中,就算你是最灿烂的鲜花,也不管用什么方法来滋润和浇灌,似乎都在暗暗地枯萎和凋谢着。丈夫已不复年轻时潇洒俊逸,妻子也常常叹息不复往昔无比的清丽。但在我的眼里,相伴了27年的妻子的容颜如果说有不同,那就是比当年更美,比当年更令我目光难舍。我时常在心里注目着她,我时常用心灵的注视与反省来试图剜去根植在我心里的一根永远拔不出来的刺,这条刺就是当年在她面临生死煎熬的关头,我曾不可原谅地忽略了她的一瞥。


  那是1989年11月1日。妻子到了临产的关头。

  儿子顽固地呆在母亲温暖的子宫里不出来,羊水破了不出来,只好打了催产素,还是迟迟没有动静,看来是一时半会出不来。从凌晨等到黄昏,心情从期盼、焦急、无奈到渐渐松懈,我到走廊去吸烟。这累得骨软筋松的一天!

  妻子是这座医院的医生,妇产科的大夫护士都跟她很熟悉。妻子能照顾好自己,这些本院大夫护士的关照更不用说。就这么脑残似的吞云吐雾一支烟过后,我又慢慢地踱回了产妇病室的大门前。在推开门刚往里走的一瞬间,我看见走廊里二十多米前的妇产科医生诊室门前,妻子正远远地挺着肚子,缓缓地向走廊深处走过去。

  也许是心有灵犀,当我正要开口喊她的时候,妻子也同时回过了头。她一边向里面走,一边回头远远地向我瞥了我一眼。那一边走、一边回头的一瞥,大概持续了有5、6秒钟。一贯镇定的妻子眼神里显得有些无助。然后妻子又扭过头,又慢慢地向走廊的最里面走去。不用说,一定又是一整天反反复复的“例行检查”、瞎折腾!我也没有细想,就懒懒地回到了病房坐下。

  等了一会儿,妻子还没回来,我就问亲属妻子去干什么,回答是她自己着急,去找医生再查一查。叹息了一声,我又坐在妻子的床边接着等,以为一会儿就能回来。可是,一等不出来,二等还不出来,我就急了,走到值班室去问当班的小护士。小护士告诉我:按照医生的意见,打完催产素的妻子刚才是进产房待产,现在即将分娩了。还嗔怪地说“李姐刚才是往手术室走,这么大的一个活人,你这个当丈夫的就没看见吗”?

  我当时就呆立在走廊上。

  一霎那,面对着空旷的走廊,人去楼空的孤独让心头发空,从未有过的酸楚和愧疚溢满心头。

  原来,妻子是去过生死关。那目光里分明有一种寻求,渴望我给她一点力量,可是我甚至没有一点作丈夫该有的常识和反应。我暗暗叫着自己的名字,痛骂自己是粗心大意、任嘛不懂的混账东西!我们那时候刚结婚一年,家境一般,妻子暗暗俭省着过日子。妻子是她家里的小女儿,是堂堂正正的医科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大医院的眼科医生,而那时我是企业里一个工资微薄的干部。怀孕十个月,她给自己买的水果都是有数的,零星的几枚香蕉就已经是她的奢侈品。我想给她买,她为了省钱告诉我说不想吃、吃不下,我也就大大咧咧的几乎很少给她买过。她是在我的工作坎坎坷坷、在我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毅然不顾亲人的反对跟我走到一起的。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标签:难忘一瞥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