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艺星斗武魁

2015-01-30 16:30 抚顺7000 王尧 1863
艺星斗武魁王尧1973年秋季的一天,外面的天都黑了,清原一个小山村的青年点里,气氛沉闷压抑得挺可怕。四十多个20来岁的知青黑压压地围坐在南炕和北炕,人头攒动但静默无声,都大眼瞪小眼,紧张担忧地看着两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他们在南炕沿上隔着一条窄小的木桌,虎视眈眈对视着。背后...
王尧:艺星斗武魁 图1
现代革命京剧:《智取威虎山》剧照

  1973年秋季的一天,外面的天都黑了,清原一个小山村的青年点里,气氛沉闷压抑得挺可怕。四十多个20来岁的知青黑压压地围坐在南炕和北炕,人头攒动但静默无声,都大眼瞪小眼,紧张担忧地看着两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他们在南炕沿上隔着一条窄小的木桌,虎视眈眈对视着。背后的墙上贴着《智取威虎山》的剧照。——画面上,穿着虎皮坎肩的杨子荣踩着椅背,“老鹰抓小鸡”似的抓着座山雕握着日本指挥刀的手腕,矮小的座山雕抓着杨子荣握着驳壳枪的手,仰着铮亮泛青的小脑袋、梗着脖子抬脸瞅着杨子荣,看那意思是挺不服地问:“你想咋地”?

  桌子东边坐着的这个男知青姓李(化名)。他身材壮实,肤色黝黑,青脸平头,浓浓的黑眉下一双小眼睛,他咬着牙,强悍的下巴朝前撅着,右拳的大拇指上缠着厚厚的绷带,渗出不知是血迹还是红色的“二百二”药水,还不时把拳边轻轻擂在桌子上威慑一下对手,又马上疼得从牙缝里挤出“咝咝”的动静赶紧缩回了手,恨恨地盯着对方。

  桌子西边坐着的男知青姓刘(化名)。黄白脸,留着很少见也挺洋气的小分头,还有点卷头发,身材也细溜得多。他长得挺帅,颇有点“风流倜傥”的意思,脸上挂着一副让人一看就想发笑的“文艺范儿”,挺喜庆。但这会儿他的眼神有些凌乱,时而装作满不在乎地躲避着对手的眼神,时而又觉得不能示弱地抬眼与对手对视着。

  屋里的空地上,村生产队的小队长坐在马凳子上狠劲抽着旱烟不吭声,头上的烟雾呛得他自己直咳嗽,一个头发已秃了顶的老干部模样的老头儿和几个中年人唉声叹气,像长辈儿似的,苦口婆心劝着这两个男青年。

  原来,这是青年点最强悍的“武状元”小李与好唱好说的“文艺家”小刘之间的“谈判”。小李和小刘是来自城里同一个厂矿的子弟,平素关系还不错,争端缘于青年人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就像前苏联歌曲《山楂树》所描写的那样。小李虎背熊腰身体棒,平时爱舞枪弄棒,干农活也学得快、干的快。

  他喜欢一个爱说爱笑的女孩子,就默默地在田里帮她“接垄”,把她负责的那条垄的播种、锄草、施肥、收割之类的农活干完,她就总向他目送感激,小李也自以为这女孩子对他芳心暗许,点里大多数知青也都这么猜。但她并没确定这种关系。而好说好唱的小刘也喜欢上了这个女孩,他知道论农活不是小李对手,但自诩不屑卖笨力气、傻力气。

  他天生是喜剧演员的料,学啥像啥,说笑话一抖包袱一个响,还会拉二胡,时常背着自己从城里带来的二胡下田。田间地头知青们工余休息的当口,他就总给大伙儿和这女孩子讲笑话,大家也常起哄叫他给唱唱歌、耍耍怪。他就把脖子上搭的白毛巾扯下来围在头上扮成《地道战》里的老乡,倒握着锄头当枪比划,嘴里先哼哼几句“鬼子进村”的小调,然后拉着“倒了嗓”似的、呜呜咽咽不怎么成调儿的破二胡,唱起阿尔巴尼亚电影《宁死不屈》里的歌: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尧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