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东北 > 东北文化

东北文化

萨满教星辰崇拜与北方天文学的萌芽(6)

2015-01-30 13:37 抚顺七千年 郭淑云 2077
星辰崇拜是萨满教古老的崇拜观念。萨满教星辰崇拜与北方天文学的萌芽有着密切的联系。星辰崇拜丰富了原始萨满教的内容,同时,也藉助萨满教这一载体,保留、传承了北方先民的天文学知识..


  人们用炽热的情感表达着他们对星辰的虔诚崇拜之情。同时,也通过祭星传播着人们认识自然的经验。

  综上所述,我国北方民族有着丰富的星象天文学知识。这些知识来自实际观测,又广泛地应用于生产生活实践,成为人们生产生活不可缺少的精神财富,颇具科学价值和实用价值,其中无不凝结着北方诸族萨满的智慧和心血。许多天文学知识便是由萨满加以总结并通过祝祭典礼传承下来的。事实上,一些深有造诣的老萨满都十分重视观察星象,在人们的观念中,只有萨满对星象的观测才最具权威性。在长期的观星中,还自然地形成了许多规则与禁忌。萨满一般在合朔日观星。此时无月光,星象真切可识,为突出星光。冬季观星尤以雪后为佳。雪后空气清新,尘垢荡涤,洞察星象尤为清晰,众小星、微星、暗星平日难见,此刻则可辨识。此外,观星最忌嘈杂、心乱,最好选择远山旷野,远离村落,免受人犬打扰,并要静心观察,洞彻细微,久之,才能发现变化,掌握规律。可见,这是一项艰苦、特殊的劳动,体现了萨满为氏族服务的宗旨和重实际观察、讲亲身验证的精神。

  四、萨满教星占与中国古代星占术之比较

  萨满教星占与中国古代星占术都是原始宗教的产物,宗教观念、迷信与经验、科学交织在一起。然而,就二者的精神实质而论,则是迥然不同的。中国古代星占术多以人间的祸福、政权的兴亡、战争的胜负、个人的福寿等人事为卜测对象。萨满教星占则始终以自然现象及其规律作为卜测的对象,它关注的是宇宙的变化、四季的更替、气象的变幻、生产的收获。尽管古代占星术也曾有过以自然为占卜对象的原始形态,在以后的发展中,也曾对一些自然现象进行观察、探索,如风占、雨占等;尽管在萨满教星神崇拜观念中也有一些与人事有关的迷信色彩与内容,如认为天上的星是地上人的化身,即所谓“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以及在此观念影响下出现的向星神求子和有病向星神许愿的仪式等,但萨满教星占和中国古代星占的精神实质却大不相同。这一点决定着它们向着不同的方向发展。中国古代星占术,在阶级、国家出现后,适应社会需要,便与政治相联系,又受中国古代学术政治伦理化的制约和影响,使预测政治、社会、人事变化等成了星占的主要内容。而星象与政治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其结果只能是离科学愈远。原始萨满教将星象与自然联系起来,世代观测,反复验证,从而摸索出许多自然规律,孕育了原始自然科学的萌芽。这是因为星象与自然确有联系,星占术促进了对二者联系的探索,从而向科学迈进了一步。造成这种不同的发展方向,倒不是因为萨满教本身更科学,反而是由于它更原始,更多地保留了原始宗教的合理内核。信仰萨满教的北方诸渔猎、游牧民族,由于生产活动的特点,使集体劳动成为必要。而渔猎经济主要是向大自然索取衣食之源,因而,人与自然的矛盾始终突出地表现出来,人与人之间则相对和谐,贫富分化不悬殊,人们的注意力自然投向于自然界。另一方面,原始萨满教具有极大的功利性,总是与人类的实践活动相适应。北方先民对星辰、对自然的认识主要来自实证、来自实际观察,只有与他们的生产生活关系密切的自然现象才能引起他们的关注,并被他们所认识。人们对星辰的崇拜某种程度上正是基于人们对星辰有了一定的认识,反过来星辰崇拜又传播了这种认识,促进了这种认识的完善,从而,使自然科学知识与生产生活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使其带有很强的实用性。这既是萨满教影响下北方自然科学的特征,也是其具有一定科学性的基础。

  当然,萨满教星占中的一些内容,如卜测灾异、气象等是否科学,还需要科学工作者进行观察和科学验证。这些星占内容对自然科学的认识,还仅仅停留在实证观测这一层面之上,也不可能成为科学的天文学体系。这既是历史的局限,也是原始宗教的性质所决定的。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星辰崇拜  萨满文化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