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抚顺知青

王维俊:真正的乡村美食(2)

时间:2015/2/7 9:38:50   作者:王维俊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5
内容摘要:前一篇写了《我们的乡村美食》,文中所谓的“美食”,纯属戏作,那是我们下乡后的一些情况的真实写照。其实乡村还是真有一些美食的,让我留恋至今。听我一一道来。


  锦州干豆腐。

  现在市场上有卖锦州干豆腐的,出于对下乡时期的怀念,买了几回,但绝对不是那个味儿,口感也不行,发柴、不肉头、不筋道。我们下乡那地方的干豆腐那叫一绝。怎么绝?不说你不知道。一说吓一跳。一斤干豆腐可以称十多张,铺在报纸上可以看报。放上几天就会沁出油来,放在锅里一燉,都燉到一块儿去了。要是搁上点肉,那就更好吃了。我们每年回家都要买上很多,分送给亲戚尝尝,全竖大拇指头。要多买可要提前打招呼,否则买不到。我们队里有豆腐坊,小豆腐匠姓王,大豆腐匠姓朱。每天要半夜两点起来磨豆腐,豆浆要过包,然后煮,每次都要揭几张豆皮儿,晾在角落里的铁丝上,留着下酒,一般人见不着。

王维俊:真正的乡村美食
资料图片  来自网络

  做干豆腐很麻烦,工序多,都是小豆腐匠的活。豆浆熬好后,要点豆腐,大豆腐匠负责操作,把卤水点到豆浆里。待豆浆成水豆腐后,就开始泼干豆腐了。什么叫“泼”,给你讲一讲:先把水豆腐用小刷帚头捣碎,再用一个小瓢泼在放好豆布子的木框里,一层一瓢,一层一瓢,直至木框高有二尺多高时,就“泼”完了。这时,小豆腐匠开始压干豆腐,约半个小时后,干豆腐压好了,就要尅干豆腐了,用一把小刀(类似画油画的刀)把贴在豆布上的干豆腐一尅一揭,一张薄薄的干豆腐就揭下来了。粘在豆腐布子上的豆皮也枪下来,叫豆腐毛子;还要把干豆腐用尺逼着切整齐,剩下的豆腐边子和豆腐毛子都是小豆腐匠的额外奖赏,别人捞不着。干豆腐平日轻易不敢吃,那时候好几毛一斤,谁吃得起?一天才挣一张邮票钱,哪有钱?只有过年节、或者家里来了贵客(音:qiě 且),才会买上一斤。但也有另外,因为这一美食有人贪嘴了,差点儿闹出人命。

  一队有个老刘家,八个孩子,家里特别困难,二小子叫刘元儿,长得又小又瘦,馋干豆腐馋得不行,就和别人打赌,说自己能吃二斤干豆腐,还不用搁手拿,就用嘴叼着吃,如果吃不了,就给对方买二斤。真有好信儿的人,就赊了二斤干豆腐让他吃,你还别说,不大功夫他就吃下一斤,噎得直翻白眼儿,看看另一斤,咬着牙继续往下吃,费了好大劲儿,终于造下去了,赌输的一看,心里懊恼,赔了!想,不能便宜这小子,端来一瓢水,说:“我认输,看你噎得够呛,给你点儿水喝吧,别噎死!”这刘元儿年龄小,不明白其中的厉害,咕咚咕咚灌了一瓢。这下坏了,本来二斤干豆腐就强下去,再来一瓢凉水,肚子胀得快爆炸了,躺在炕上疼得直打滚儿。大人们用鸡毛透嗓子眼儿,也吐不出来,爹一声,妈一声的叫唤,眼瞅有进的气儿,没出的气儿,把家里大人吓得魂飞魄散。要不是有人给出了个主意,刘元死定了。啥招?把他放在能装十担水的水缸里,两个人拎着他的膀子上下墩,靠着水的浮力和运动,用了四个多小时,才算有了缓,捡了一条命。美食也能吃死人!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标签:知青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