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抚顺知青

王维俊:真正的乡村美食(6)

时间:2015/2/7 9:38:50   作者:王维俊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5
内容摘要:前一篇写了《我们的乡村美食》,文中所谓的“美食”,纯属戏作,那是我们下乡后的一些情况的真实写照。其实乡村还是真有一些美食的,让我留恋至今。听我一一道来。


王维俊:真正的乡村美食
资料图片  来自网络


  杀猪匠是现场总指挥,到猪圈一看猪说,三百二十左右。一声号令,开始抓猪,几个棒小伙子进了猪圈,三下五除二,把猪捆了个四马攒蹄,拖出圈外,大杆秤一约,上下不差五斤,都神了。把猪抬到一张矮桌上,杀猪匠系好皮围裙,亮出了尖刀,拍了拍猪头,说;“猪羊一刀菜,下世再托生个别的吧。”一刀下去,猪惨烈的叫,刀一抽出,一股鲜血喷涌而出,淌在地上的大盆里,有人专门负责撹血,别让血凝固,好留着灌血肠。不大功夫,猪没了叫声,血已流尽,开始褪毛。这时杀猪匠拿出尖刀,在猪的后腿膝盖后割一小口,用铤杖插进去,在猪的全身皮里肉外通个遍,然后开始顺着刀口往里吹气,几口气下去,猪有褶的地方全都圆鼓鼓的,用细麻绳扎住刀口,防止泄气。杀猪匠摸摸锅里水的温度,温度太高不行,太低也不行,那是绝对的经验。“行了,褪吧”他一声令下,大伙七手八脚忙了起来,“给你洗个热水澡吧,”一会儿,黑猪变成了白猪。该开膛了,杀猪匠小刀在游走,十几分钟,活蹦乱跳的家伙就变成了一堆肉。屋里的酸菜锅热气腾腾,大骨头、大块肉放下去,剩下的肉一块块的放在帘子上冻,狗舔着地上的血,乞求的眼睛看着里外忙活的人们。有时想靠近帘子上的肉,管谁看着就喊一声“小狗子,打死你,滚!”夹着尾巴溜溜地躲出去,今天确实没有它什么事儿。

  等大伙吃完了,它会得到几块啃得比舔得还干净的骨头。屋内高朋满桌,喝得满头是汗,酒足饭饱之后,杀猪匠拎着东家给的一刀肉和他必得的大肠头,喷着酒气,一步三晃的回家了。

  好了,还说黑驴上炕吧。我们这边也有叫黑瞎子上炕的。这需要一定的场合和对象,必须是关系比较近的人,才能享受。有几个小菜,炕上放上一个火盆,放上炭火,用一个三盆,里面放上酸菜、白肉、血肠,管吃管添,炕暖酒热,菜香肉烂,把酒话桑麻,煮酒论英雄,山南海北,云山雾罩,你就喝吧,唠吧,吹吧,不带醉的。

  我说的这些美食都是我亲身经历的,绝不是瞎编,你想想,对不对?(2012-12-13)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标签:知青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