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春节,您的孩子磕头了吗?

2015-02-14 20:17 抚顺7000 王尧 1050
春节,您的孩子磕头了吗?王尧说起春节磕头这个传统年俗的前世今生,咱没有任何理论研究。这个习俗大概跟咱们中国“天地君亲师”的传统理念有关吧。天地神明、俗世的皇上是承受凡夫俗子、文臣武将们“三拜九叩”的主体,至于老师,就得看学生敬不敬了。对于父母来说,这是晚辈们奉献的最崇高、最神圣的...
春节,您的孩子磕头了吗?

王尧

春节,您的孩子磕头了吗? 图1

  说起春节磕头这个传统年俗的前世今生,咱没有任何理论研究。这个习俗大概跟咱们中国“天地君亲师”的传统理念有关吧。天地神明、俗世的皇上是承受凡夫俗子、文臣武将们“三拜九叩”的主体,至于老师,就得看学生敬不敬了。对于父母来说,这是晚辈们奉献的最崇高、最神圣的顶级礼节。对于孩子来说,爷爷奶奶、姥娘姥爷,自己的父母一天天苍老,一年就这么一次机会,怎么可以忽略呢?

  作为给家中的长辈磕头了四十五、六年的“资深宿将”,绝非是要表白自己有多孝顺,而是希望告诉您,当您给端坐在面前的长辈抱拳叩首、膜拜顶礼时,那既是您最诚挚、最幸福、用心灵报恩的过程,也是修复父母心灵老化的过程。那一刻,您的头磕在地上,心在圣洁中沐浴,父母看在眼里,也甜到了心里。我对“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句话的理解是,您的双膝为父母跪在地上,您就将收获父母的欣慰和因快乐带来的长寿,这比黄金还贵重。

  我磕头要追溯到不超过5岁时,第一个磕头的对象是我的外祖母、外祖父。外祖母把我从襁褓里带到大。听妈妈回忆,我对100这个数字特别敏感,因为当年家里总佩服我大舅用100元工资养活了全家老小9口人。

  我给外祖母磕头的时候,我们祖孙俩必得有这么一番对话:“外孙子啊,你长大了挣多少钱啊?”

  我就回答:“100!”外祖母逗我:“外孙子啊,长大后出国,坐飞机回来,拄个文明棍,带个外国媳妇儿啊!”我就答应“嗯!”于是满座粲然。在家里说一不二的外祖父眼里没有别的孩子,唯独对我偏爱有加。我这个外孙子一回姥姥家,他那谁也不敢动的小柳条筐里的小点心就要被我全部“罢园”了。外祖父是旧社会走过来的大木匠,技艺精湛,挣了大半辈子的钱,给家里亲手盖的木榫结构的老宅据说没用一根钉子,挺立了近百年,直到前几年才被村里推倒重建。

  老人一辈子好吃好喝,是个美食家。除了在那个年代忍受着日寇欺凌的亡国之恨,在家里从没受过委屈,可以说“饭来张口、水来洗手”。解放后,有一年家里吃饭,不合外祖父的口味,不知谁说了一句不中听的话,大概是嫌外祖父挑剔,倔强暴烈的老人立时卷起铺盖卷、拎起拐杖就要走。兄弟姊妹里最小的妈妈那时一直在大舅家住,听妈妈说,当时已50多岁的大知识分子、在抚顺重机厂(抚顺挖掘机厂)赫赫有名的篮球健将、总安技师的大舅朱酉康,马上“溜直一根棍”跪倒在外祖父的面前,求父亲息怒。看到50多岁的儿子跪在当地,外祖父心软了,最终原谅了家人。我给机警、幽默的外祖父磕头,那可是千万的虔诚,不敢有半点欺心和“侥幸”心理。

  外祖父病重的那一年,我们到农村大姨家去看他。我那时已经11岁了,进了门按照惯例要跪下给外祖父磕头,可地上有刚扫完地的一汪水,我就作势跪下,双手撑着地,双膝虚空悬着,给老人磕头。刚磕完想要站起来,炕上躺着的姥爷狡黠地看了我一眼,笑着说:“你小子心不诚啊,你的玻璃(膝盖)盖跪哪儿了,你小子以为我看不见吗?”说着作势起身,要摸身边的拐棍儿。羞得我双膝一软,就跪在那汪泥水里了,如捣蒜似的给老人磕了一串头。说起来,我这磕头是师承家门,“回头像”我的大舅。

  每逢春节,女孩行礼、男孩磕头。到了初一早晨,我就穿上父母给买的里外三新的新衣服、新鞋,在饭前给父母磕头。磕了这么多年的头,“瘾头”未减,而且“人来疯”。每当春节前母亲的生日,二舅到场助阵,全家族兄弟姐妹、晚辈的孩子们花团锦簇、齐贺“老祖宗”生日和团聚之时,我在宴席开始之前必得自己给自己“报幕”、“静场”,双手抱拳向父母,说一篇祝愿父母康健长寿的祝辞,然后“推金山、倒玉柱”,双膝跪地,双手扶地,叩首一次。直起腰来双手抱拳敬视父母,然后再叩首一次,如此三次。给父母叩首后,再给二舅行此大礼。

  在平辈的兄弟姐妹里面,我是最小的男丁,因为沾了他们的光儿,我都荣升为爷爷级别的长辈了,但我仍然当着众多孩子们的面给父母和健在的二舅磕头。这套动作不敢说规范,也不一定强迫孩子们学,但为的是告诉他们要对老人毕恭毕敬!人啊,辈分上来了,胆儿就肥了点,脾气也就大了点,偶尔喝多了几杯酒就对孩子们口出狂言:“你们,必须对父母和长辈保持最高的敬意、绝对的孝道,你胆敢不孝不敬,我绝不容你!”

  《二十四孝》里有个“戏彩娱亲”的故事,春秋时期楚国有个隐士叫老莱子。他为了绞尽脑汁地孝顺父母,70岁时还常穿着五彩斑斓的童年衣服,在父母面前手舞着拨浪鼓,像小孩子般戏耍。一次为二老倒水喝,假装滑倒了,赖在地上学着小孩子撒娇哭闹,让双亲开怀大笑。我时时为这个故事而感动,跟老莱子先生比,我还差二十岁呢,我愿意把给父母、二舅的磕头进行到底,当然,也要把给当年亲手接生我到这个世界,至今健在的张姨她老人家的磕头进行到底!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春节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