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回味那些难忘的下酒菜

2015-02-16 16:35 抚顺7000 王尧 1056
回味那些难忘的下酒菜王尧东北男人好酒。就像评书《兴唐传》里说的,在昌平王邱瑞这位练家子的王府里,就是丫鬟婆子都能练上两趟“空手夺攮子”一样。注意健康当然没错,可酒桌上男人不喝点酒就好像显得有点多余,连女士们也能小酌几杯,你个大男人不喝,别人看着别扭,自己也不得劲儿。下酒,就必有下...

回味那些难忘的下酒菜

王尧

 

东北男人好酒。就像评书《兴唐传》里说的,在昌平王邱瑞这位练家子的王府里,就是丫鬟婆子都能练上两趟“空手夺攮子”一样。注意健康当然没错,可酒桌上男人不喝点酒就好像显得有点多余,连女士们也能小酌几杯,你个大男人不喝,别人看着别扭,自己也不得劲儿。下酒,就必有下酒菜,回想起看过、吃过的那些下酒菜,不由得心生感慨。

从七十年代初随父母下放在农村,渐渐记事儿起,就看过父母在冬天喝酒。那时天气异常寒冷,冬天的温度达到零下40多度。爸爸每天骑车20多里地在当地中学教书,回家手和腿都冻麻、冻僵了,不喝点儿白酒冷得受不了。妈妈是药剂师出身,“下放”前长年穿着雨靴子在职工医院的制剂室里做药,脚下也怕凉。爸爸喝的是村里“合作社”(小卖点)卖的散白酒,妈妈把散白酒倒进小碗里,再兑上一点白糖和热水就着喝,也就是抿几口点缀点缀。可下酒菜呢?过年自不必言,什么酸菜白肉、烀肘子、酱猪蹄、炒猪下货、油炸花生米、酱醋拌白菜心,满桌子好吃的,能一连吃到正月。可过了这个年就不行了。爸爸喝酒时,我记不起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有时候村子里谁家做豆腐送来几块就算难得的下酒菜。更多的时候只有一盘油炸盐黄豆,还有从房檐下拽下的晒了几个月的干辣椒,捏碎了撒碟子里,再倒上点酱油。我尝过爸爸这套又烈又辣的白酒和“下酒菜”,辣得通身是汗,浑身的毛孔眼儿都开了,辣得我“哈哧哈哧”直纳闷儿,爸爸就好这口儿?

七十年代末期,我家回城了。爸爸喝酒的下酒菜有了些许改观。花生米是比较常有的,炒的疙瘩白(圆白菜)、大白菜、辣豆腐、土豆片,荤油芸豆炖土豆,还有咸菜疙瘩、酱瓜子。逢年过节,爸爸妈妈也允许我少喝点果酒。就这些下酒菜喝酒,酒喝下去胃口舒服了不少。现在条件好了,别说过年,父母随时想吃什么就能给他们做什么,逢年过节满桌子好吃好喝,但爸爸妈妈常慨叹“人老了,吃不动了”。给妈妈爸爸做好吃的,要精挑细选、细致板牙地做,得嚼得动,更得有味道。从饭店里买的山珍海味父母不爱吃,儿子、女儿做的菜,他们吃得那么香甜,因为我们知道他们的胃口辣过、苦过!

八十年代初,我进了抚顺挖掘机厂工作,在厂团委担任专职团干部,一直干了九年才转业。由于工作的关系,天天与基层团组织、团员青年们接触,也时常参加朋友们的“酒局”。特别是在每次艰苦的义务劳动后,大家总要聚会一下,喝点酒歇歇乏。到小饭店,有散酒也有瓶酒,菜谱上的菜样儿倒是丰富多采,煎炒烹炸什么都有,可那时的工资每月还不到30元钱。点一个小鸡炖蘑菇或酸菜血肠白肉这样昂贵些的炖菜,最多再配上辣椒炒肉、醋溜白菜、辣豆腐这两、三道炒菜就够意思了,主要还是靠从街上买的辣白菜、狗宝、花生米这些便宜的“毛菜”下酒。有时候囊中羞涩,桌子上就一道炖菜,满桌子咸菜,一个装满白酒的塑料桶,把面前的小瓷碗倒得满满的。血气方刚、志同道合的青年人聚在一起,大家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意气昂扬,高谈阔论,说到动情处大家一起洒一把英雄泪,把小饭店的老板都感动得直劲儿加菜、敬酒!大家不为吃什么好吃的下酒菜,就为了那份肝胆相照、义气相投的豪气和友情!那时候共青团组织突击劳动、搞各类活动从来不费什么劲,真是“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直到如今,当年的团干部、团员青年聚到一起,还是那么豪爽仗义,条件好的哥们弟兄抢着买单结账,大家是一生的交情!因为我们曾经一起在工厂最困难的时候患难与共、奋力拼搏,我们一起喝过又辣又烈的散白酒,我们一起吃过这些今天看起来“贫瘠”、“寒酸”却回味无穷的下酒菜!

现在条件好了。只要你有钱,到饭店可以吃到“山中走兽云中雁、陆地牛羊海底鲜”。离开了工厂,也再不能与这些患难与共的朋友们时时相聚了。但一旦相聚,除了要几道“上讲”的菜,我们每次还是要必不可少的点上大葱黄瓜萝卜条的“大丰收”、小咸菜、花生米、烫豆腐,这些当年的下酒菜,今天还是那么香、那么下酒!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尧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