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难忘所向披靡的“老跤王”

2015-02-20 19:55 抚顺7000 王尧 1458
难忘所向披靡的“老跤王”王尧在说那位像鲁智深似的、所向披靡的老“跤王”之前,我先说说跟他的儿子、“小跤王”那场不打不成交的“狮虎斗”。男孩子们都有点“英雄情结”,我也不例外。小时候就喜欢舞刀弄枪,爱伸拳踢腿地比划着自个儿想象里的“武把操”,学着样板戏里的英雄人物拔脯亮相。在小时候...
难忘所向披靡的“老跤王”

王尧

  在说那位像鲁智深似的、所向披靡的老“跤王”之前,我先说说跟他的儿子、“小跤王”那场不打不成交的“狮虎斗”。

  男孩子们都有点“英雄情结”,我也不例外。小时候就喜欢舞刀弄枪,爱伸拳踢腿地比划着自个儿想象里的“武把操”,学着样板戏里的英雄人物拔脯亮相。在小时候下放的农村小学里,我是个头儿最高的小“排长”(体育委员),喜欢满操场疯跑,跳高、跳远。放了学就把家里的铁皮玩具盒子炮、木头匣子枪、木头大片刀等都拿出来给小伙伴分发“武器”,组织“打仗玩”,模仿《奇袭》、《打击侵略者》和《英雄儿女》,漫山遍野地“潜伏”、“摸哨”、冲锋。

  因为玩具多,对同学们有吸引力,一招呼大伙儿一个灵,在班里挺有号召力。但不久,班里又来了一个叫鲁信的朝鲜族同学,他家也是下放的“五七战士”。这位鲁信十一、二岁,个头比我高了半头,性情暴烈,是身大力不亏的彪悍小孩。我当“排长”喊站排,鲁信总是爱搭不理的,也不怎么拿正眼儿瞧我;他一来,我就变成班里第二高的了,我心里也有些不忿。有道是“狮虎不同笼”,小孩也好胜,一来二去,我俩看彼此都觉得别扭。

  有一年正是“七九河开,八九雁来”,刚有点“南流北淌”的开春,我和一帮同学在学校旁边的小河沟上溜冰玩,看谁打“滑刺溜”滑的最远。前面的同学一个接一个的滑,滑到冰面的尽头刹不住脚,踩到泥泞里就一个接一个滑倒在地上,堆成了个人山。我噌的一下滑过去,也一头栽在这人堆里了。正挣扎着起来,身上猛的挨了重重两脚,刚一抬头又挨了重重一拳。仔细一看,是鲁信雄赳赳地叉着腰站在面前,像头发怒的小狮子。我问他为什么打我,鲁信说我撞了他,衣服也被我的棉靰鞡弄脏了。

  没口角几句,鲁信的“拳头巴掌窝心脚”又来了,一时间打得我头也抬不起来,身上挺新的“元帅服”小大衣就别提多惨了,被踢得湿一块、泥一块。我从来也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啊,怒火可就起来了,趁鲁信的胳膊刚抡过去,冷不丁窜上去抱住他脑袋,朝他额头一口咬了下去。情急力猛,这一下咬了个瓷瓷实实。鲁信一声惨叫,想挣开我。那哪儿成啊,松开他我就完蛋了。就这么叼着,直到他疼得有气无力坐在冰面上,我才起身“嗖嗖嗖”一溜烟儿地跑回了家。妈妈问我怎么弄成这个样儿,我就实话实说了。


难忘所向披靡的“老跤王” 图1


  医生出身、平时管束我极严的妈妈这回仔细看了看我的脏大衣,没过分责备我,让我脱下来,又把锅烧起了热水准备洗衣服。虽说靠“贼咬一口,入骨三分”的偷袭侥幸惨胜,可鲁信也打得我心有余悸,这小子这顿拳脚跟谁学的,这么邪乎?

  不到一个钟头,鲁信的妈妈领着他到我家来了。鲁信前额肿起了一个青紫发黑的包,被我咬伤的牙印儿清晰可见。他母亲金姨让我妈妈给他包扎,心疼得唉声叹气,直劲儿委婉地说应该好好管孩子,别下这么狠的手。妈妈一声不吭地把我的“元帅服”递给了金姨。看着脏的像个“斑马”皮、印着横七竖八的脚印子的小大衣,金姨才叹了一口气,就不再说什么了。两个妈妈慢慢唠起了家常,我和鲁信也就“和平”了。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尧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