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王维俊:两只鸽子鸡

2015-02-27 09:54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978
一九七零年,也就是我们下乡插队的第二年。该回城的都走了,原来十一个人的青年点就剩下我们冷冷清清的四个人,日子过得也越来越没劲。一天天没油没酱的,做的饭菜没滋没味。我们四个人都蔫头耷拉脑的,打不起精神来。我这时候已经是大队的电工了,吃百家饭不成问题,可另外三个同学就...
抚顺知青记忆
  

王维俊:两只鸽子鸡


王维俊:两只鸽子鸡 图1 


  一九七零年,也就是我们下乡插队的第二年。该回城的都走了,原来十一个人的青年点就剩下我们冷冷清清的四个人,日子过得也越来越没劲。一天天没油没酱的,做的饭菜没滋没味。我们四个人都蔫头耷拉脑的,打不起精神来。我这时候已经是大队的电工了,吃百家饭不成问题,可另外三个同学就惨了,连个鸡蛋都吃不上。想想老乡家的炖鸡蛋,哭的心都有。

  提起我们下乡这个地方的特色菜炖鸡蛋,那叫一绝。炖鸡蛋其实就是蒸鸡蛋糕。但他们有自己独特的做法。老乡家吃个炖鸡蛋那是一道看家菜,不是逢年过节或老人过寿平常也吃不起,还惦着换点儿油盐酱醋、针头线脑和孩子的笔墨纸砚呢,他们管小鸡叫“小银行”哪能舍得随便吃呢?

  因为我是电工,家家都离不开我,往大了说,都不敢得罪我,把我奉为上宾,无论到谁家安灯或修理,家家都要用炖鸡蛋来招待我。因此,我有幸尝到了“炖鸡蛋”和我们做的“鸡蛋糕”的不同之处。最不同的是在做法上。比如,要是炖五个鸡蛋,他们能做出花来。先把五个鸡蛋打开,漏出三个鸡蛋黄,放在一边,把两个鸡蛋和另外三个鸡蛋清放在一起打散,用筷子使劲打,那打鸡蛋的“啯啯”声,能传遍小山沟。然后将三个鸡蛋黄轻轻放入碗底,放点儿葱花,咸盐、虾皮,放进锅里,大火上汽蒸,待到半熟,再将虾皮撒在上面,这样虾皮沉不下去,又不浮在表面,藏而不漏。等到炖鸡蛋完全好了,再在上面点点儿靠熟了的棉花籽儿油,端上桌来,那炖鸡蛋黄澄澄,亮晶晶,油汪汪,香喷喷,把人的馋虫都勾上来了。

  吃去表面一层软软的,糯懦的,汤匙儿再往下蒯去,就是那三个蛋黄了,让你惊奇不已。他们还给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海底捞月”。有的比较富裕的人家,一次就用十个鸡蛋,五个打散,五个留黄,那“海底”就是五个月亮了,哈哈。

  看着我见天外出有吃有喝,同学们既羡慕又眼馋,唉,怎么才能不时地吃个炖鸡蛋呢,就和我商量:“咱们也养几个小鸡儿吧,可以改善改善生活”。怎么办呢,买大鸡没钱,买小鸡崽儿不好拉扯。我忽然想到,找我的房东要几个鸡蛋,自己孵鸡崽儿。

  房东说,现在都过了母鸡抱窝孵蛋的时候了,你自己怎么孵?我说,你别管了,给我两个鸡蛋我保证孵出鸡崽儿来。房东笑着给我两个鸡蛋,又在灯下照了照说:“看给你能的,一个大老爷们还能孵出鸡崽儿来,你要能整出鸡崽儿来,我都不姓朱(老朱家是一大户)。这两个鸡蛋没问题,保证能出崽儿”。我说:“不是我孵,是让别人孵”。我说的别人,不是人,你们猜是谁?是鸽子。我们那里鸽子多的是,每家房檐下都有几窝,每月都下蛋,咕噜咕噜地在那抱窝,孵蛋。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知青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