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王维俊:两只鸽子鸡(2)

2015-02-27 09:54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462
一九七零年,也就是我们下乡插队的第二年。该回城的都走了,原来十一个人的青年点就剩下我们冷冷清清的四个人,日子过得也越来越没劲。一天天没油没酱的,做的饭菜没滋没味。我们四个人都蔫头耷拉脑的,打不起精神来。我这时候已经是大队的电工了,吃百家饭不成问题,可另外三个同学就...


  我就在房东家的屋檐下找的一对儿刚下完蛋的鸽子,把鸽子赶跑,把鸽子蛋拿出来,把鸡蛋放到鸽子窝里。鸽子也不管是不是自己的蛋,尽心尽力地孵起鸡蛋来。眼巴巴地等到了二十一天,房檐下传出了小鸡的叫声,我的小鸡崽儿孵出来了!高兴的我直蹦高。房东也高兴的直嘟囔,“这小子真他妈的有脑袋,真让鸽子抱出了小鸡崽儿,但还得姓朱,还能随了别人姓去?真服了你了”他不知道,这就是动物的天性,我们学过的,啥叫知识青年,这就是!你就是给它换上两块鹅卵石它也会当成自己的蛋一孵到底。

  老乡们听说我用鸽子孵出鸡崽儿,都来看新鲜。

  都说:“听说过,没见过,小青年真有办法”。两只小鸡全是母鸡,还贼厉害,一般的鸡都不是它俩的对手,听别人说如果是公鸡那就更厉害,完全可以培养成斗鸡。我才不稀罕什么斗鸡,我要的是鸡蛋,还靠它俩给我下蛋呢。两只小母鸡特别野,人一撵就飞上树,觅食能力极强,我给起名叫“鸽子鸡”。

  两只小鸡长得很快,半年过去,脸红了,开始下蛋了。“咯咯哒,咯咯嗒”鸡下蛋的报喜声,天天在我们破旧的青年点儿响起,青年点儿好有生气和活力。从此,它俩又有了新的名字“小蛋库”,现在我们可以隔三差五来一个炖鸡蛋,十天半月就可以来一个煎鸡蛋,从别的点儿并过来的小刘妹妹,乐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你们点儿太好了,还有煎蛋吃,美死了!”可惜好景不长。

  我们没有鸡架,晚上鸡都是用一个抬筐扣着。有一天晚上,也就是半夜十一点多,梦乡中突然听到外屋一阵鸡叫,急忙翻身下地,到外屋一看,满地鸡毛,一只鸡不见了,滴滴鲜血从地上到锅台,再到窗户,开门到外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隐隐能听到鸡的惨叫声渐渐远去。不知是什么野物把它抓走了。从外面回来,另一只鸡在外屋地腾腾乱飞,惊恐的惨叫。费了好大功夫,才抓到它,鸡浑身直抖,羽毛都簌簌直颤,心脏腾腾乱蹦,它吓坏了。

  为了保住唯一幸存的“小蛋库”,我加强了防范,新糊了窗户纸,又在扣鸡的抬筐上压了一块菜板,心想如果是黄鼠狼一定不会再得逞了。可由于我的一次疏忽,最后一个”小蛋库”失去了性命。有一天去给老乡家修电灯,喝了点酒回来晚些,酒有些喝高了,就没在抬筐上压东西,倒头就睡,结果又是半夜“鸡叫”,等我听到动静,那只鸡早不见了身影,惨叫着离我远去。我的“鸽子鸡“、我的“小蛋库”啊,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我发誓,要为我的“鸽子鸡”报仇,不报此仇誓不为人。我根据两次偷袭事件分析,感到这不是黄鼠狼干的,它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它钻个洞,咬死鸡。喝个血什么的,没有把抬筐弄翻,把鸡叼跑的能耐。

  我去请教老乡,老乡吧嗒着嘴说,极有可能是“山狸子”作的祸。我心里有数了。我去找房东,跟他说:“借我一只鸡,我要把这个东西抓住。”房东知道我能说到做到,毫不含糊地借给我一只鸡。回到青年点儿,用抬筐把鸡扣了,在厨房的两个窗户上用细钢丝绑上两个“勒死狗”的套子,静等着“叼鸡贼”落网。几天过去了,没有什么动静。我没有放松警惕,终于等到了它。


  一天深夜,忽然听到外屋“嗷”的一声惨叫和剧烈的扑腾声,我抄起镰刀就冲了出去,点灯一看,“呵”,原来是一个比家猫大很多而又像猫的动物,幽绿的眼睛在灯光下冒着凶光,脖子被钢丝紧紧地勒住,四肢拼命的挣扎,长长的爪挠得窗户、窗台哗哗直响,“呜嗷”的叫声在静静的夜里很瘆人。原来它是冲破窗户纸奔鸡而来,欲故伎重演,没想到今天撞进我的“圈套”。一股复仇的情绪在我心中升腾(那时候还没有野生动物保护法,就是有,我也要给我的“小蛋库”报仇)。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知青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