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秋光里的六弦琴

2015-03-07 05:23 抚顺7000 王尧 2309
秋光里的六弦琴王尧《秋光》是一首缠绵的情歌,吉它是弹唱它的乐器,吉它的主人是与我一位短暂相处的朋友,一位曾经的战士。他为我和朋友们弹唱的这首歌,在我心里鸣响了三十年。他是用在硝烟里冶炼过的青春火炬点燃了六弦琴的真正的歌者,一位永远的歌者。1986年初秋的一天,锻造车间团总支书记于...
秋光里的六弦琴

王尧



邓丽君 《秋光》


  《秋光》是一首缠绵的情歌,吉它是弹唱它的乐器,吉它的主人是与我一位短暂相处的朋友,一位曾经的战士。他为我和朋友们弹唱的这首歌,在我心里鸣响了三十年。他是用在硝烟里冶炼过的青春火炬点燃了六弦琴的真正的歌者,一位永远的歌者。

  1986年初秋的一天,锻造车间团总支书记于德斌到团委跟我谈起了一件事,说他们车间新分配来一位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下来、荣立了三等功的伤残军人,名叫刘德彬。这位刘德彬跟他是自小的邻居,他们两位的父亲是当年的工友。希望我抽空去看一看他,代表团组织表达一下慰问。这还用说吗?当时,前方的指战员们正在老山、法卡山、扣林山等对越反击战战场上书写着“血染的风采”,着名的艺术家、歌唱家们纷纷到前线慰问,《十五的月亮》、《小白杨》、《望星空》等脍炙人口的歌曲从老山唱遍了全国,无数人流着泪读着李存葆的《高山下的花环》,朗诵着战斗英雄史光柱《我是军人》的诗篇。着名评书演员刘兰芳从前线慰问归来后,把战士们在狭小潮湿的“猫耳洞”里浴血奋战、保卫南疆的英雄壮举,用录音报告的方式把“老山精神”带回了后方,在后方的工厂、学校和机关的青年中广泛传播,听得刚转业到我们厂不久的一位军队的老团职干部当众伏在桌子上痛哭失声、不能自己,听得我们这些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青年人血脉贲张,恨不得立即组成一支团干部敢死队,到前线去跟那些忘恩负义的狗日的越寇拼个你死我活!现在,前线的战士复员了,我们怎么能不去看看!我立即安排用团费购买了一些慰问品,就带着几位团干部和德斌一起,去看这位回到家乡的年轻战士。


王尧:秋光里的六弦琴 图1

老山前线 资料图片


  我们来到了刘德彬的家。他家和我大舅家都住在一座高度低于周围的住宅,红砖垒砌成的二层楼——“插建楼”,他家在一楼。开门的是刘德彬的小妹妹,一个13、4岁的女孩子,领着我们进到了外屋,看到了一位面色苍白、英俊帅气的青年正从里屋坐着轮椅,摇动着车轮向前迎来,一位老妈妈在他背后推着轮椅。他正是刘德彬,只有21、2岁的年龄,面色白皙,五官清秀,留着乌黑的分头,脸上总是挂着微笑。上身清瘦、挺拔,但看到他的下半身,我的心一沉,他的双腿齐膝以下没有了,盖着一方毛巾被。于德斌在团委告诉过我,刘德彬是在参加收复阵地的战斗中,往山上冲锋的时候被炮火齐膝炸断的。我向刘德彬表达了来意和敬意,刘德彬微笑着道谢。我握着他的手,感到他瘦削的手柔和而有力。当我表达对他伤势的惋惜和难过时,令我惊异的是,刘德彬非常平静地微笑着,他只说了一句“这没有什么”。出于对这位青年战士伤残的尊重,我没有过多地询问他战场上的惨烈。其实,战斗英雄史光柱的那首《我是军人》已经诠释了那一代热血军人为国献身的理想壮志,“ 刚毅是我的灵魂,牺牲是我的本分”就是他们对祖国和人民最忠诚的表白。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尧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