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发现   > 探索发现

探索发现

评析朝鲜对建州卫女真的第一次用兵(3)

2015-03-15 08:38 抚顺七千年 谢肇华 2335
建州卫女真迁到婆猪江畔的初期,因缺口粮、种子、盐酱等,常常在大小首领的带领下,成群结队到朝鲜边境地方,向朝鲜乞粮;同时要求,“今后但有建州卫人民来往买卖,印信文书,许令施行,毋得阻挡”,(《朝鲜实录》,世宗七年七月己已)要与朝鲜进行贸易;一些女真人为生活所迫,有的强行越境,甚至“...


  第二,调集了足够的军力。世宗十五年二月甲辰,世宗确定了“其举兵,则不可孤弱,当大举而讨之”的作战方针。第二日,与众大臣议定,“军数以三千为率”。三月庚申,根据朴好问的侦察报告和平安道都节制使崔润德的要求,世宗决定“军数当加一万"。因为,“自马迁至兀刺等处,野人散居山谷,鸡犬相闻。若击一二里,则必相救授,成败难知。古人有动大众而为小寇所败者,况大军固难再举。每一二里各遗一军,则彼将自救不暇,不能援他人矣。故非万余不可。若以三千分为数道,则分军亦难”。(《朝鲜实录》世宗十二年三月庚申)三月丁卯,即七天后,与大臣再议,军数增至1.5万,其中马兵1万,步兵5千。从而保证了对女真的绝对优势。

  第三,作好及时的與论攻势。朝鲜作了三方面的出兵舆论准备。一是出兵前“颂教于北征将卒”,在内部作战前动员;二是预写“征婆猪江声罪榜”,届时张帖于女真居处,专对女真人,以宣传攻势配合军事行动;三是对明朝的辽东当局和明朝廷,要具辞通报和上奏本,以争取明朝的理解。对将卒的教谕,对女真的榜文,对明廷的奏本,其主要内容,都是述说婆绪江人掠夺朝鲜人口、牲畜、财物的罪行,说明朝鲜此次用兵的含理性,以作到出师有名。

  第四,对可能作为建州卫外援的建州左卫,朝鲜也作好了应变的各种部署。朝鲜侦知并预计,当建州左卫首领猛哥贴木儿自北京回来之时,正是征讨建州卫之时。“若助彼賊,则佯不知而杀之;不助彼賊,而城心归顺,则毋得杀之"。(《朝鲜实录世宗十五年三月戊寅)若是猛哥帖木儿之子权豆,自朝鲜东北面率兵来救,则令相近的成吉道都节制使挟攻之。(《朝鲜实录》,世宗十五年四月戌子)可以看出,在用兵之前,朝鲜在各方面都作了周密的部署。

  由于建州卫无备,几乎没有交战即败,受到的打击扱为慘重。计被杀260人,被俘248人,被夺马62匹、牛118头。(《朝鲜实录》世宗十五年五月己未、壬申)其中建州卫首领李满住的妻子”死于锋刃“李满住本人则“身被九创”。(《燕山君日记》二年十一月甲辰)

  关于建州卫死亡人数,一些学者的著作与本文有出人。李燕光、关捷主编的《满族通史》记为183人,比本文少77人;日本河内良弘著《明代女真史研究》记为255人,比本文少5人。出现这种差别的原因,可能是《满族通史》只统计了“实录"五月己未所录的都节制使崔润徳的战后总报告,其被俘、被杀数与该报告一致。而这份报吿只记录了中军节制使李顺蒙生擒之数,并注有“杀死之数不录”字样。十三日后的”实录”,即壬申日又有如下记事:“召问判中枢院事李顺蒙曰:卿斩获几名?顺蒙启曰:斩首二十六,射杀四十六;割耳二。然其初主将不令斩首割耳,小耳皆弃而来,只将生擒五十六以启。赵石岗亦启曰:李澄石道,射杀搦水而死者,臣亲见三人。命承政院并录奏闻“。《满族通史》在统计时可能是漏掉了这段记录。而《明代女真史研究》的统计,则可能未包括这条记录中的“割耳”2人与“射杀溺水而死者“3人。笔者认为,“割耳”不是指将活人耳朵割下,而是将被杀之敌的耳朵割下,以作为统计杀敌数之用,这同割鼻、割下首级作统计是一样的。己未日的报告中,就有李澄石“射杀割耳五”的记录。所以,统计女真被杀人数,应增加壬申日条下的“割耳”2人。同样,壬申日赵石岗所言亲见李澄石“射杀溺水而死者”3人,也是对前记其“射杀割耳”5人的补充。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朝鲜  女真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