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王维俊:羊草沟的粮食加工厂

2015-05-08 10:07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901
一九七一年六月十八日,开机典礼!那天没放鞭炮,也没敲锣打鼓,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我双手推上了刀闸开关。两台机器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轻快的转动起来,没有一点儿杂音。

抚顺知青记忆

 

  自打羊草沟有了电,多了不少欢乐,晚上再也不用早早地钻被窝了,年轻人可以聚在一起打打扑克,扯扯闲篇儿。女人们可以在一起来个“张家长李家短,七个碟子八个碗”。勤快的女人在明亮的灯光下,编席子、编茓子。青年点里,我们再也不用点着冒黑烟的小油灯给家里写信了,纷纷向家里报告羊草沟有电的好消息。

 

  特别是生产队喂牲口的老王头,笑得嘴都合不拢,一个劲儿地夸我,“你小子真中,楞把电给整来了,这回晚上起来喂牲口,再也不怕黑麻曲的喽,以前没有电,马号里挂个马灯,像萤虎子(萤火虫)屁股似的,啥也看不清,有一年马下崽子,因为乌漆墨黑地,小马驹让羊水给呛死了,这回可不用怕了!”我真的没想到,电,使羊草沟离文明社会更近了。

 

  面对乡亲们的赞许,我心里高兴归高兴,但还有一桩心事未了,就是要干一个米面加工厂。多少年来,羊草沟米面加工都靠笨重的碾子和磨,村里的几盘碾子和磨经常要排队,没有充足的牲口使,只好靠人推。要磨面,家家都得有两三个人忙活,有上料的,下料的、筛面的,弄得浑身是面,埋里埋汰,要加工几十斤面,就是小半天。一进腊月准备蒸饽饽的时候,碾子、磨都要排号。到了我们插队到羊草沟的时候,外村有了米面加工厂,但至少要走十里地以上。我曾经为青年点儿加工苞米面走了二十多里到公社所在地去加工,回来还给驴打了一回工(见我写的《我曾给驴打过工》一文)。为口吃的要受这么多的辛苦,现在有了电。为什么不能自己干个加工厂呢?

 

  我把我的想法和队领导说了,他们感觉挺好,但也砸吧嘴儿,“没人会干哪,咱也不能去请人哪”?“我自己干,电都有了,有妈了还怕没儿子!”队头说:“好,我看中,你要干好了一年给你3200工分,另外每加工十斤粮食给你提成二分钱。要买什么机器你做个计划,我们掂兑钱。你再看看加工厂设在什么地方,我们好给你腾地方,现在盖不起新房,旧房你随便用。”

 

  有了队领导的首肯,我开始进行可行性研究。毕竟这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我虽然把电引了进来,但鼓捣机器还是门外汉。不行就学呗,没什么难的。


王维俊:羊草沟的粮食加工厂 图1
资料图片 来自网络

 

  我到公社米面加工厂待了一个星期,当徒弟,当劳力,虚心向人家学习,从加工厂的选址,到磨米、面机的选型、配电系统、过流保护装置、电机的配置、传动的方式、机器的安装、米面仓的构造、机械的维修保养、易损件儿的配备和更换、米面加工的粒度和细度、等等,都学了个遍。胸有成竹地回到了大队。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知青  王维俊  

文章评论